主页 > 财经 > 正文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人会孤独 需要声音陪伴

2020-05-12 06:08暂无阅读:860评论:0

晚上8点,相声民营曲艺社团哈哈曲艺社的两位相声演员在荔枝APP平台准时现身,虽然两人都在家中通过麦克风直播,但依然可以逗得直播间观众捧腹大笑。

每天上午10点,曲艺社的宣传人员在荔枝平台发布直播预告,告知听众和粉丝当天演出的相关信息。

这样的直播通常持续两个半小时,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这几乎成为哈哈曲艺社每天固定的工作节奏,一直延续到目前。

“现在疫情情况好一些了,我们线下的演出也开始进行了。”5月10日,哈哈曲艺社相关负责人田海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眼下线下演出已启动,但线上的直播仍在继续。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声音播客这个群体变得壮大,这同样反映到了荔枝APP平台以及它的用户群体。

“我们有主播在武汉周边,感触非常大,原来声音这么重要,疫情期间很多人都是选择声音陪伴自己。”在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看来,与视频相比,音频在互动性和情感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这一特性因为疫情被放大,人们重新认识到声音的重要性。

赖奕龙看待事物似乎更愿意找寻其与人们生活的联系,颇具文艺青年的气质。

暖色系木质办公桌,挂着吉他、球衣的墙壁,加上书架上诸多艺术品类的书籍,这就是这家上市公司掌门人的办公室。

赶在2019年春节前夕,赖奕龙带领荔枝登陆纳斯达克市场,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音频公司。

赖奕龙坦言,美股上市对荔枝来说是一个起点,虽然在资金层面得到补给,但对企业盈利等方面的要求也随之增加。

“荔枝的目标是,希望今年实现盈利。”4月29日,赖奕龙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复盘了荔枝的创业过程,也展望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谈疫情:人们渴望陪伴

从某种程度来说,疫情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规律、健康,喜好美食的赖奕龙每天早上会做不一样的早餐。

“我努力做不重样的早餐,西式的、中式的、桂林米粉、清汤米粉,各种牛肉粥、鸡肉粥。”他打趣说道。

疫情改变的不止生活节奏,工作节奏亦是如此。

“我觉得疫情期间工作效率高了,应酬少了,其他杂事也少了。我们在疫情期间做了很多讨论。” 赖奕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让荔枝管理团队有更多时间对业务进行讨论与思考,这是和原来不一样的地方。

在讨论中,荔枝管理团队也发现了业务层面,和从前不一样的地方。

“疫情中,我们在平台上跟踪了两类人,觉得变化比较大。” 赖奕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波是喜欢相声曲艺的人群,另一波是喜欢朗诵、唱红歌的人群。这两类人大多是退休的中老年人,而此前,荔枝的主要受众是90后、95后的年轻人群。

在赖奕龙看来,这种疫情下的受众变化,本质还是在于人们对声音的渴望。

“音频跟人的内心有关,你出不了门,内心很孤独,需要听一些人的声音。所以他们就发现了,原来人还是会有孤独的时候,需要声音的陪伴,声音陪伴的作用特别强。” 赖奕龙说道。

这种发现并非凭空而来。疫情期间,身处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超女”李霄云,希望能为疫情中的人们做些什么,于是她询问赖奕龙,后者的回答是:“这个时候你的粉丝最需要陪伴。”

于是李霄云开始在荔枝上做直播,并一口气连续做了30天。

“刚开始每天都是几万、十几万的人在收听,跟她互动。”赖奕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期间许多像李霄云这样的艺人在荔枝平台上做直播,目的就是通过声音安抚心灵,传递能量。

赖奕龙也是其中一员,平台上“马克主播”就是他,时常会分享一些诗歌与歌曲。

谈上市:保持好自己的节奏

保持自己的节奏,在赖奕龙看来非常重要。

他认为,广州大型的互联网公司都有自己的节奏,有时与风口不同,这样的好处在于能够较为稳健。

“上市的时候出发点比较简单,坦白来讲,就是招人好招一点。” 赖奕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广州公司在吸引人才方面相对处于劣势,尤其是招聘AI方面的人才。“如果你是一个上市公司,大家就觉得还可以,最起码你给他的股票是有价值的。”

在他看来,上市只是企业发展过程的一个节点,是水到渠成的事,太快并不见得一定是好事。

“瑞幸就是跑得太快,出了一些事情,还殃及池鱼。我觉得所有中概股都不太开心。”对于此前瑞幸咖啡“造假门”事件,赖奕龙如此评价。

这种相对淡然的心态,与他此前的创业经历不无关系,用他的话说,自己是一名创业老兵。

早在2010年,赖奕龙便尝试做农民工实名制在线社区—183.cn,有人将其称之为农民工的Facebook。

然而,农民工社区的项目并没有存活下来,原因是不久之后,微信横空出世。

“微信出来之后,摧枯拉朽。”多年之后回忆起这段创业经历,赖奕龙仍表达了对“微信之父”张小龙的敬佩之意。

在此之后,他开始酝酿转型。在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那天,赖奕龙在家中用一天时间复盘了此前的创业经历,最终的结论是:做一点自己喜欢做的东西更重要。

什么是赖奕龙喜欢的东西?开始创业前,赖奕龙便从事过许多与声音相关的工作,做过 DJ,也组织过摇滚音乐会,是人们口中标准的文艺青年。

本着这个想法,赖奕龙决定先去美国考察,通过半个月时间,他将在美国观察到的声音形态大致分类,即音乐、声音书(有声读物)、播客。

将三种声音业务形态放到中国市场,赖奕龙发现前两者对内容版权过于依赖,而因为此前有电台DJ等工作经历,自己身边又有着不错的播客资源,因此播客成为了当时赖奕龙选择的方向。

荔枝的创立正是由此而来,之所以取名荔枝,也是代表着他希望实现长远发展,而并非贪图风口的小利。

“你种一颗荔枝,从种下来到结成果子,要等五年,对很多果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出生于荔枝出产地广东茂名的赖奕龙对荔枝生长周期非常清楚。

“我们老家也种香蕉,收获是最快的。我经常会跟同事讲,我们要种荔枝,不要种香蕉。种荔枝,你等五年才有收成,但它可以一千年、八百年还能吃到。” 他说。

赖奕龙认为,这种长期投资换来长期收获是有意义的,不仅对种植户,对初创企业也同样如此。

谈公司:要做更大众的内容

尽管荔枝抢先一步登陆资本市场,但这并不表示其已甩开对手。事实上,从用户数量来看,目前喜马拉雅仍占据着国内音频市场最大份额。

“我们从来都是走自己的路,不太受外界影响,也没有好过,也没有特别差过,反正我们坚定的走自己的路线。”面对在线音频行业的竞争,赖奕龙如此评价。

赖奕龙所说的走自己的路,除了自己的发展节奏外,其实也是指企业的发展模式。在此方面,喜马拉雅与蜻蜓FM均是走PGC(专业生产内容)路线,而荔枝则选择的是UGC(用户原创内容)路线。

与UGC模式相比,PGC模式需要更多专业人士,以产出专业内容。由于内容质量更高,不少人也认为,PGC模式才是音频市场的主流模式。

荔枝此前也曾尝试采用PGC模式。赖奕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高晓松、罗振宇在音频市场都是最先与荔枝合作的。

变化发生在2016年。

这一年,赖奕龙开始重新思考商业模式,荔枝开始战略转型。

“后来变成版权争夺战,得出高价去争夺版权。” 赖奕龙认为,PGC模式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血拼之路,所以荔枝要变换赛道,做更加普罗大众的东西。

究竟UGC还是PGC模式更适合音频市场,眼下仍无定论,三家企业在音频市场三足鼎立的局面持续多年,目前竞争还在继续。

对荔枝来说,竞争不仅来自行业内部。眼下,短视频、直播模式的火爆,让抖音占领了人们的休闲时光;“前浪、后浪”所引发的公众讨论,也被看作是B战破圈,为进一步拓展用户群迈出了有力一步。

“视频是娱乐性强,但它互动性不强,视频,包括直播,互动很少,它是媒体单项。”在赖奕龙看来,音频有着视频不可替代的特质,尤其是情感类和互动性的内容,更适合以音频传播。

赖奕龙的这一想法在疫情期间得到了进一步印证。

据了解,疫情期间音频市场增长迅速,甚至好于视频市场,原因是视频原本需求量就大,疫情期间的变化并不明显,而音频的强互动性和情感性,让很多人重新感受到了声音的重要。

“疫情期间,在家里天天看电视电影,不跟别人聊天、互动,你也受不了。”赖奕龙认为,尽管很多人认为这有些内容应该多增加些新闻、娱乐类的内容,但在自己看来,这并不是声音的特性,所以用户黏性也不会那么高。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诗,也许能够表达赖奕龙的商业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