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离证监会最近、中国“最牛”打印店要IPO了!没在荣大通宵过,就没干过投行…

离证监会最近、中国“最牛”打印店要IPO了!没在荣大通宵过,就没干过投行…

2020-11-21 12:43未知阅读:1676评论:0

原标题:离证监会最近、中国“最牛”打印店要IPO了!没在荣大通宵过,就没干过投行…

投行圈刷屏了。“中国最牛打印店”,要准备上市了!

和街边打印店最大的不同是,前来这家打印店的客户很特殊。除了券商和投行人士,还有各家企业的律师、董秘、财务总监等。赶上旺季,店内每天人满为患,据说,垄断了全国90%的上市申报材料印刷市场。这里距证监会不到3公里,出租车费10元。

靠别人IPO发财的打印店,也要IPO了

被喻为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北京荣大靠打印IPO申报材料文件而在金融圈走红。如今,这家打印店也正式开启IPO之路。

证监会官网显示,北京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大科技”)已于11月6日与国金证券签署《关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之辅导协议》。

公司官网显示,北京荣大科技是国内专业服务于证券行业的创新型科技企业。公司拥有多年的互联网数据挖掘与信息处理经验,并深入理解证券行业特点。通过互联网信息抓取、自然语言分析和数据分析技术为客户提供系统的互联网化的产品解决方案。目前拥有自主研发信息披露检索产品如:二郎神、核查宝、云协作等产品。

不过,北京荣大科技最为人熟知的还是“荣大快印”。

虽然起初北京也是一家普通的打印店,但是老板周正荣独辟蹊径地瞄准了上市企业IPO资料打印这个细分领域,并以此发展壮大。

荣大快印总店隐身在位于西直门内南小街66号的金灿酒店的三楼和四楼。这里距证监会不到3公里,高约8层的酒店外没有任何“荣大快印”的标识。

据此前媒体报道,每年,全中国大约90%的申报材料出自北京荣大。“在荣大熬夜修改材料、制作材料、核对打印稿是家常便饭。申报前肯定是在荣大度过的。”荣大承包着无数投行人白天和夜晚。

就这家荣大,被喻为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一位投行人士透露:“荣大快印的红火得益于其一揽子服务,提供从住宿、餐饮、洗浴到校对、打印的一条龙服务。”

荣大快印大部分都是“包间服务”——基本上每个项目的投行人员都被安排在独立房间内完成工作。但要进这样的包间,必须要交20000元的押金,成为VIP会员。

而在中国证监会所在地——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外,人群之中的黑色拉杆箱、“券商之家”白底红字的荣大快印塑料袋,已成为拟上市企业“跑步前进”的标准装备。

媒体曾报道,北京荣大的前员工这样评价北京荣大:“他们已经把一个细分行业做到了非常专业的高度。”

坊间也流传着这样的传闻:“荣大的人比我们更清楚证监会的官员希望看到什么样的申报材料。”

每一个进过富凯大厦这道大门的人,也几乎都走进过荣大的大门。经过近20年的发展,如今荣大成了中国“最牛”的打印店。

有投行人士称,很多人没有经历人潮聚集涌动黑着眼圈在荣大熬夜的记忆,但估计老投行人都忘不了那些热热闹闹的日子,满满的职业印迹...入行第一天老人们就说没在荣大通宵过就没干过投行

甚至有网友戏称,荣大与国金,谁辅导谁?

中国最牛打印店

荣大成立于2000年,它不仅仅是一家打印店,更像是中国股市“温度计”,见证了资本市场的起起落落,自身也成了一个谜一样的财富故事。

荣大的创始人——周正荣是军人出身,一直保持着军人务实低调的作风,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业务步入正轨后,从2008年开始,周正荣已经淡出荣大的日常经营。

2000年,周正荣注册北京荣大伟业商贸有限公司,起初也是一家普通的打印店。与众不同的是,周正荣没有选择绝大部分打印店青睐的设计院、建筑院的市场,帮助打印标书、工程图等等,而是独辟蹊径瞄准了上市企业IPO资料打印这个细分领域切入,坚持差异化经营。

为了避免客户反复提交修改和提高材料审核通过率,荣大从客户接待流程到材料制作流程,每个环节的服务都做到了极致。

起初,荣大也只是个能提供夜间打印的地方。直到2005年,荣大的业务还很庞杂,除申报材料外,还承接各种文件甚至书籍的打印。

在2005年,证监会一度停发新股,荣大陷入绝境,没有进项也要正常给员工发工资。荣大做上市申报材料,从设备、人工到制作要求,跟普通打印店完全不同,业务转型也很难,淡季只能苦苦支撑。

2006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回暖。荣大决心提供更加体贴的服务,留住客户。但凡同楼有房间退租,无论多高的价钱,荣大都会拿下用于接待券商。不同于其他打印店只提供打印服务,荣大提供专门的接待室、休息室,券商们无需在宾馆与打印店间奔忙,可直接在荣大办公,甚至在荣大开小型会议。同时,荣大还提供饮用水、食物,把券商从外部琐事中解放出来。

筹备一份上市申报材料能有多难?几乎每个街边数码打印店都能实现:只要给黑白内页套好页码、放好隔页纸、加上彩色封皮,然后装订成册即可。

然而,上市申报资料格式固定且极其严格,充满了数字、表格。报送一个准IPO公司的材料,用了好几个拉杆箱不说,来来回回打印过8次。

对于东奔西跑的投行新兵们来说,荣大实在是个意外之喜。一份上市文件可能有1000页,甚至多达1500页,不同的原件有不同的页码,再编成新文件后又需要新的页码。若是其中有错误、疏漏,还得推倒重来。在荣大,你完全不需要为这些程序上的烦琐浪费时间。

“这些事没做过,根本不明白。”有人说。一个普通的打印店员很难知道一个证监会官员希望看到怎样的材料。而在荣大,从项目建议书到招股书制作,都有丰富的经验。更有甚者,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还会被打印员发现并指出。

“他们已经把一个细分行业做到了非常专业的高度。”荣大一位前员工罗荣说。

大型连锁打印店,看不上的又累又没有赚头的活儿,却让“荣大”生存了下来。在周正荣的差异化经营的策略下,甚至越过越好。

等行业大佬们想回过头来时,“荣大”已经占据了近九成的市场,而且口碑极佳。

“去荣大打印。”几乎成为了各家投行、律所IPO前约定俗成的操作。

再看它的工作人员。

在荣大,打印员分成A、B、C三个等级,一个新员工需要经过3个月的入职培训才可成为C级员工,之后随技艺娴熟能力逐步晋升B级、A级,领班则相当于技术主管。他们的姓名、照片、所在组及其领班均张贴在荣大的楼道中。事实是,荣大内部已形成一种学徒机制。一方面有经验的老员工带新员工,另一方面新老员工分工有序,比如夜间赶工的通常是最有经验的,因为天一亮,这些材料可能就要报到证监会。

一个普通的打印店员很难知道一个证监会官员希望看到怎样的材料。而在荣大,从项目建议书到招股书制作,都有丰富的经验。更有甚者,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还会被打印员发现并指出。

再看荣大对时间的把握。对于荣大来说,时间是个微妙的东西。同一天下午,5点钟报进证监会的材料和6点报进去的材料,仅仅相差一小时,审核时间可能就不一样。尤其是在每年3月、6月、9月,若是错过了每个季度的最后一天,申报材料又得新增一个季度的内容,会增加很多会计、审计成本。

所以,除了24小时营业,荣大的前台也有固定的接待模式,他们必须提前做好沟通,保证对方到达荣大后能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材料制作。

上市是件严谨的事,即便再便宜的街边小店,券商们也不敢尝试。这是小钱,企业、券商都不在乎,但对印刷的品质,他们都近乎苛刻。按照现有的书面审查制度,发审人员不会亲自去企业,他们对一家企业的了解,几乎就指望着这本材料。

“有段时间,证监会看到一个格式不规范的申报材料,当场就批了券商。”因为资料出错而耽误项目,这样的风险小券商们可承受不起。通常来说,荣大的出错概率很小,如果安排得当,时间也能保证。

为投行圈认可的是荣大分工明确、专业的服务。以IPO申报材料为例,其实制作流程并不复杂,主要分为校对、原件整理、原件套页码、原件扫描、扫描件处理、打印复印件、转电子文件、电子版刻盘等。但是,IPO申报材料都需要不断调整和补充,上报材料总是在最后几天才能最终定稿,上市文件基本都在1000页以上,若有错误,还要推倒重来。而这个风险是分秒必争的投行人不愿承担的,荣大能够提供的则是这一专业服务。

神秘老板周正荣

与荣大闷声发财的风格一致,荣大老板周正荣也是一个及其低调不肯接受记者采访的人。

坊间流传着荣大的种种传奇,一名投行人员都很难知道一个证监会官员希望看到怎样的材料。而在荣大,从项目建议书到招股书制作,都有丰富的经验。更有甚者,荣大快印的传奇故事还包括: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会被打印员发现并指出。

而一些投行人员则经常抱怨,证监会预审员对拟上市企业申报材料的要求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低调”和“神奇”往往容易引起人们的猜想,包括投行圈里的一些人都在微博讨论,荣大老板是否有着不同寻常的背景。

曾经有记者多次联系周正荣,他仅表示,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荣大只是一家街边小打印店,没什么可说的,我们没打算上市”。

荣大前员工张工(化名)透露,周正荣是一名退伍军人,40多岁,为人谦逊、低调,“这么有钱的大老板办公室很简陋”。

对于周正荣的低调,有分析称,原因不外乎“担心外界过多的关注会影响荣大的生意,闷声发大财嘛!”

“周正荣很精明,他发现拟上市企业申报材料印刷这块‘宝地’之后,不想让其他同行知道业务门槛并不高,因此无论对媒体还是同行都异常低调。”张工说。

根据天眼查数据,北京荣大的第一大股东为周正荣,持股比例为43.75%;韩起磊是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02%;宁波梅山保税区谨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89%。

此外,周正荣也布局多个其他领域,包括企业咨询、财经公关、酒店管理等。天眼查数据显示,周正荣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3家,并在9家公司担任股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份荣大集团6月份的内部推介材料显示,荣大在IPO财经印务领域市场占有率高达98%的同时, 其“投行业务咨询、辅助尽调咨询、募投可研咨询、底稿电子化系统”等领域已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此外荣大已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设立分公司,其2017年成立的南京分公司目前主要负责咨询业务,据其自称,其再融资研究分析咨询业务市占率已连续两年保持行业第一。

荣大近年来不断向金融信披检索、云协作、招股书内容核查方向拓展,投资者关系服务(IR)也成为其踏足的重要领域。

上述材料显示,荣大的IR业务包括企业发行估值报告、行业研究报告、投资分析报告、投资机构邀约报价、投资机构关系常年维护、反路演、洽谈会等多达12类。

就在十余天前的2020年11月4日,荣大科技企业名称由“北京荣大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金由2098.5万元增至4200万元,似为上市作准备。

中国基金报 泰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