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正文

一位顶级游资大佬的毕生心血:在股市里赚钱的永远只有两种人!

2018-04-18网络整理阅读:160评论:

在《庄子·养生主》中,记载了一个庖丁解牛的故事,说的是一位名叫丁的厨师为梁惠王宰牛,他用手触,用肩靠,用脚踩,用膝顶,皆发出骨肉相离的哗哗声,再配以进刀时的声音,这些都无不符合乐律,可与《桑林》舞的节奏,与《经首》曲的韵律相和谐。

梁惠王见状赞叹道:“嘻!真好啊!你的技术怎么能达到如此高明的地步呢?”

庖丁放下牛刀答道:“臣所追求的是道,这已经超出了技术的层面。我刚开始学习解牛的时候,所看见的无非是作为整体的牛。三年之后,看见的就不再是整体的牛 了。现在,我解牛时全凭心神领会,而不需要用眼睛去看,感官的作用已经停止,只是靠精神活动来行事。顺着牛身上天然的纹理,劈开筋骨间大的空隙,在骨节的 空隙处引刀深入,完全是依顺着牛体的自然结构用刀,即便是经络相连、骨肉交错的地方都没有触碰到,更何况是大骨头呢!技术高明的厨师,每年换一把刀,因为 他们是用刀割肉;技术一般的厨师,每个月换一把刀,因为他们是用刀砍骨头。现在我的这把刀已经用了十九年了,宰过的牛已有数千头之多,而刀口却仍然像刚从 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锋利。牛体的骨节间是存在缝隙的,而锋利的刀刃却薄得几乎没有厚度,用没有厚度的刀刃切入存在缝隙的骨节,则刀刃的游动运转就可以宽 绰而有余地,因此我这把牛刀用了十九年还依然像是新磨的一样。虽然这样,可每当碰到筋骨交错的地方,我知道这里不容易下手,就依然会小心谨慎,眼神专注, 动作缓慢,刀子微微一动,牛体就哗啦啦地骨肉分离了,就好像是泥土散落在地上一样。于是我提刀站立,环顾四周,对刚才的解牛成果心满意足,然后把刀擦干净 收藏起来。”

梁惠王道:“真好啊!我听了庖丁的这番话,学到了养生之道。”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