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正文

梁建章:一个被携程耽误了的人口学家

2018-07-14网络整理阅读:174评论:

刚开始以为梁建章讨论人口问题,是携程公关的出的主意“声东击西”,那时候携程正遭遇亲子园事件的危机。后来一路看着梁建章一会发表鼓励财政为生育拨款,一会又在世界人口日怼了马尔萨斯的人口学理论,才觉出,梁建章作为社会学家是认真的;作为携程董事长才是兼职的。目前,携程股价从去年风平浪静的60元,已经跌到了45元。连美团上市,携程已然如“温猫”一样,不发一言。

古有皇帝不爱江山爱木匠,今有携程梁建章不爱经营爱社科。

有人说,比起和携程董事长梁建章谈他的百亿级的事业,更能让他有倾诉欲,其实梁建章钟爱的人口学。更有认同感的身份,也许不是携程董事长,而是北京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这种学者执念,即使是在携程半年中集中遭遇“捆绑营销”、“亲子园虐童”、以及“卸载携程”等舆论漩涡之时仍未改变。梁建章仍然端坐在他的书斋里,研究怎么利用财政拨款用鼓励出生率。

6年前,携程在遭遇同程等互联网新玩家的多维挑战之时,从书卷中重新回到了老板椅上,把如温室般的携程打造成了一个创业者集群。“你用铺贴打价格战,我调遣你两倍军力迎战”。狼性文化把温顺的携程彻底变成了一头饿狼。携程不日便重OTA行业头把交椅。

2016年,携程宣布去与哪儿合并,人海战术玩家与OTA知名技术派走到了一起,一时间让人感觉OTA市场格局已经基本锁定。不承想,去哪儿内部骨干因不满携程绕过自身,转而与大股东百度谈判而积怨,关键岗位人才或流失于外,或自主创业,去哪儿板块逐渐沦为鸡肋。

如今,同程、艺龙效法携程、去哪儿并宣布合并,三个月后即宣告上市,时间又恰好卡在携程公关事件的节骨眼上,后者市值在舆论漩涡中累计抹去达74亿,不得不让人感叹,商场果如战场,挑准时机下口,是商场中的道法自然。

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