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正文

中能:谁来驯服艺术品拍卖行业这匹野马?

2018-07-14网络整理阅读:168评论:

摘要:理想的,或者说健康的艺术拍卖活动,应当是通过理性的竞价过程,把非理性的资本引向那些已被艺术史所认定,并分别被刻写在艺术审美价值尺度上的不同艺术品上去作出投资选择,最终以竞价的结果,即商品价值的高低评估,来为那些经历史反复验证为巨匠杰作的艺术品予以审美价值判断的必要加分或再度肯定。否则,拍卖市场在经历了九亿元“齐白石十二条屏”的疯狂之后,将会继续上演一幕幕因“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的无厘头荒诞剧;从而,极有可能会毁灭我们建构在权威艺术史上的艺术价值判断标准。

1如果说前几年艺术品价格高涨,是官商寻租的潜规则所导致的结果;那么,随着国家反腐力度的加强,,一度畸形繁荣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应当进入收缩调整期,事实上,这一市场也曾经暂时进入到了萎靡不振的阶段。可近段时间,艺术品市场又呈现出了一派价格高涨繁荣的景象,比如,由保利公司举办的十二周年拍卖会就是一个超级繁荣的奇观,这一波的拍卖夜场所创造出的天价成交额,更是令人血脉喷张,远超理性的人们的想象。

中能:谁来驯服艺术品拍卖行业这匹野马?

艺术品交易市场出现买卖兴隆的景象,当然是好事儿。至少它能从某一角度证明人民大众的精神发展需求有了长足提高,此外,也为国家提供了一大笔数额可观的税收。然而,在宏观经济形势并不乐观,通货膨胀势头过猛,外汇兑换管控收紧的当下出现这等“好事儿”,能保证我国艺术品市场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吗?依我看,未必!

谁能保证那些被拍成天价的艺术品,不会被某些手中持有大量货币的人士视为流动性极强的资产,用作替代房地产的炒作资本的储备呢?这,仅仅只是本人立足于经济学角度的一种猜想而已。

中能:谁来驯服艺术品拍卖行业这匹野马?

倘若我们基于社会伦理学立场来反观这场拍卖会的话,我们将会发现一个令人深感不安的遗憾: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