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正文

从仿制走向创新 恒瑞、豪森等的创新路径有何差异?

2019-11-11 12:19暂无阅读:1999评论:0

同仿制药的开发相比,创新药的研究门槛高、投入大、耗时长,这让多数药企望而却步,而将目光投向了“短平快”的仿制药上。这就造成了我国有4000多家药厂,而其中大多是研发仿制药的(小部分是仿制药加创新药),至于创新药研发公司却只有200多家,这与美国的药企情况(生产商200多家,研发公司20000多家)截然相反。在2019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上,先声药业董事长任晋生表示,十年内我国药厂将减少到1000家甚至更少,这个速度取决于政策,做仿制药的只需要100-200家就足够了。

受“4+7”带量采购的影响,未来仿制药的长期价格会快速下降。那么可以预测到,未来普通仿制药将进入微利时代。面临生存的压力,企业不得不去寻求新的发展之路,而转战创新药成为行业共识。

纵观我国医药创新企业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恒瑞医药、豪森药业、正大天晴、齐鲁制药等都是靠仿制药起家的。鉴于此,笔者对这类企业做了统计整理。下面列出的这8家企业,他们都是由仿制药或原料药起家,通过自主研发或并购的方式,最后转型升级成为了医药创新企业:

虽说这8家企业同样都是从做仿制药/原料药发展到医药创新企业的,但是其发展各具特色。

对于“医创一哥”恒瑞来说,仿制药是他的“开山功臣”,就是因为前期仿制药的大规模收益,才为恒瑞近年来的大举进军创新药研发铺下垫脚石。而且直到现在,仿制药的营收贡献也是很大的。据恒瑞公司公告,2019年上半年其创新药营收占比为20%(20亿)。当然随着创新药的陆续上市,这一块的占比会慢慢被新药的营收所替代。目前恒瑞已经有5款新药上市,另外还有一款氟唑帕利胶囊的上市申请在近日获药审中心承办,有望成为恒瑞下一个重磅创新药。

豪森药业、正大天晴、齐鲁制药与恒瑞类似,也属于由仿到创、仿创结合的典型案例。而与他们以研发和专注为主的特点不同,复星药业虽然也是仿创结合,但却属于以并购和多元为特色的综合性发展企业。

另外,科伦是以大输液起家,后续才大力投入仿制药和创新药研发;康弘则一直的临床价值导向就是创新,只是经历了中成药创新、首仿化药、生物创新药而已;而石药则是从原料药向创新药过渡的。并不属于仿制药起家的医药创新企业。

在研发投入方面,据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恒瑞是这几家企业中除了中国生物制药(正大天晴母企业)外研发投入最多的,半年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过了10亿元,其次是石药与复星。药企的研发费用投入虽然不是衡量其研发实力/创新潜力的唯一指标,但却仍是影响研发实力/创新潜力的重要因素。不可否认,恒瑞有如此强大的研发实力,也和其在此大量投入有一定关系。

注:正大天晴为中国生物制药的下属企业之一,数据来源于公司公告

虽然创新药是未来发展趋势,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条路就好走。仿制药赛道人满为患,同样的,创新药赛道也是拥挤的。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名誉会长于明德指出,中国医药行业药品研发过多趋同,过多的趋同研发会浪费人力物力财力,这一点值得被关注。很好理解,未来整个创新药行业的入局者越来越多,那必然就会出现多个企业在同一个赛道上跑的事情,产品出现同质化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