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正文

“过渡”总理+权力分配微调:俄罗斯后普京时代大幕拉开

2020-01-16 18:03暂无阅读:1925评论:0

2020年1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向俄联邦会议发表了最新的年度国情咨文。

这是继2017年后,俄罗斯又一次明显变更了总统国情咨文的发表时间。上次是推迟了总统国情咨文的发表时间,将本应于新年前宣读的纲领性文件推迟到2018年大选前夕的3月1日。2019年度的总统国情咨文发表于2月20日。

而在本年度的总统国情咨文会上,普京开门见山地说,这是第一次在一开年就发表国情咨文,我们需要快一点,国家面临的各种社会经济任务需要不容耽搁的解决。

新总理是“过渡者”不是“接班人”

对外界来说,被提前的俄罗斯总统年度国情咨文只是第一个“小意外”。就在普京发表完国情咨文后,在普京与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及政府成员举行的工作会议上,梅德韦杰夫宣布政府全体辞职,普京在随后的讲话中感谢了梅德韦杰夫和各位部长过往的工作,希望他们在新一届政府成立前做好留守工作,并提到梅德韦杰夫是俄联邦历史上任职最久的总理,有将近8年的时间。

在谈到有关梅德韦杰夫未来的工作安排时,普京提出,他(普京)作为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建议设立国家安全会议副主席一职,并提议由梅德韦杰夫担任该职。很快,俄国家安全会议官网上,作为常任成员的总理、国防部长、外长和内务部长的头衔已加上了“看守”字样。

对于梅德韦杰夫及俄政府的全体辞职,尽管此前已有传闻,但因为声明发布的时间节点,仍有媒体称其为“政治地震”,但俄罗斯交易市场上卢布兑美元和欧元的汇率,仅显示出近乎可以忽略的微幅下跌。由此可见,梅德韦杰夫及政府的辞职虽显突然,但并非俄国内真正的重大政治转折。而且从媒体放出的影像资料看,在其他政府成员进入会议室前,普京与梅德韦杰夫有过单独的交流,因此就政府的全体辞职一事,普梅之间应该已经有过沟通。

就当人们对下任总理人选充满猜测时,俄总统官网随后发布的消息则马上为世人揭晓了新任总理提名的谜底——俄罗斯税务总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普京与米舒斯金举行工作会谈,并在会谈中就总理提名一事得到米舒斯金肯定的答复。俄国家杜马将于1月16日审议普京总统对米舒斯金的提名。从俄国内的媒体报道来看,普京的这一提名对很多人来说是个意外。

现年53岁的米舒斯金拥有经济学副博士学位,毕业于莫斯科国立技术大学,俄罗斯前总理米哈伊尔·弗拉特科夫也毕业于该大学。米舒斯金曾长期就职于信息技术领域、政府经济部门,还曾经商,在此次获普京的总理提名之前的10年间,米舒斯金一直在俄政府税务部门工作。

普京选择提名米舒斯金出任总理,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总统对新一届政府的期望落脚于提振经济。但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位“新人”总理人选,也使新一届政府带有明显的“过渡”性质,而非此前人们猜测的“接班人”浮出水面。

普京对米舒斯金的提名应该很快会在议会得到通过,米舒斯金正式就任总理只是时间问题。考虑到米舒斯金的“过渡”性质,俄新一届政府的其他成员构成,应该不会与刚辞职“看守内阁”组成有太大出入,尤其是外交部、国防部和内务部等关键部门。

1月15日在俄罗斯莫斯科拍摄的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工作会谈中的米舒斯京。 新华社 图

后普京时代大幕拉开

从中长期看,2020年度总统国情咨文给俄罗斯政坛带来的最重大变化当属“修宪”提议。普京是在国情咨文的最后才开始谈到有关修改国家宪法的提议,这种安排无疑昭示了“修宪”工作的重大深意,随后的一系列消息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修宪工作在国情咨文发表后即时启动。普京已经签署命令成立由75人组成的修宪工作组,由三位联席主席共同领导其修宪建议制定工作。1月16日将召开工作组成立会议,而17日就将举行工作组的第一次工作会议。

政府全体辞职,修宪工作即时启动,如此效率,可以认为,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一开始,俄罗斯开启了本国的后普京时代。

从俄国内各方的反应来看,“修宪”最主要的工作目的,是带来俄罗斯国内权力分配体系的重大微调,议会的权力地位将有所加强,主要体现在对政府总理及部长人选的提名责任上。但同时也要指出,正如普京在国情咨文中所强调的,未来俄罗斯仍将是总统制国家,从中期前景来看,俄罗斯不会变成议会制国家。而且,从俄罗斯的长历史角度看,议会制并不是符合俄罗斯强国利益的道路,俄罗斯政治精英也深知这一点。

对于普京的“修宪”提议,乌克兰方面则尤其关注修宪建议的第一条内容,即保证在俄国内的法律体系中,俄罗斯宪法地位高于国际法。对此,乌克兰前外长在社交平台发声,担心俄罗斯将不会遵守已达成或将达成的国际协议。此外,乌克兰方面对俄罗斯修宪工作的另一个解读是,普京始终会留在俄罗斯决策体系中心。

对于2024年(编注:普京本届总统任期到此年为止)的国家权力交接问题,已经有俄媒在援引接近总统办公厅的消息源称,领导执政党,议会,国家安全会议,都是普京继续发挥政治掌控力的可能的路径选择。普京提议新设国家安全会议副主席一职并邀请梅德韦杰夫担任该职,可以佐证俄媒的此种论点。如此情境会让人们联想起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前的安排——以立法的形式(《安全会议法》)确立了首任总统通过国家安全会议继续影响国家重大议程的机制。尽管目前俄罗斯的版本与哈萨克斯坦有差异,但无疑都是围绕“后普京/纳扎尔巴耶夫时代”国家权力的分配问题。

当前,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俄罗斯都面临复杂交织的正面和负面问题,对于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国家动荡的俄罗斯政治精英来说,避免因权力交接而让国家重新陷入内忧外患的政治泥潭,符合其最大的国家利益。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