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正文

普吉现“大规模外逃”!泰国与病毒“第二回合”厮杀还有多远

2020-05-12 03:01暂无阅读:1601评论:0

与新冠病毒的“第二回合”较量,似乎就要来临了。

这是不是一场速胜战,也不是一场必败战,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亚洲国家在基本压制了第一轮疫情的爆发,并艰难守住了“境外回潮”的冲击后,开始率先启动国家经济的“重启”。

人员流动的复苏,必然会带来疫情死灰复燃的风险。

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承受永无止境的封锁与停顿。

惟一的选择,只能是在击退疫情的第一波进攻之后,小心翼翼地复产复工,一步步地“试水”,摸着石头过河,观察局势将会如何发展。

假如复工之后疫情依旧能够被控制住,那么就继续解禁。

如果疫情出现反扑,便又要回到原先的老路上,重新进行封锁,与疫情进行又一轮的搏杀。

对于任何一个不愿意用“群体免疫”来消极承受病毒的国家而言,这是一场必须要面对的,险象环生而充满未知的道路。

中国,在五一长假期间的全面开放,实际上正是这样一种试验,看看抗击疫情的战局是否承受得起这样的“开放”。

目前,初步的结果是,全国性的疫情反弹没有出现——但是局部地区的抗疫形式,出现了令人担忧的反复。

这场战斗,远没有结束。

而泰国,也面对着同样的难题。

新冠疫情三月末在泰国爆发,五月初得以控制。泰国政府在“渐进式封城”取得成效之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渐进式解封”。

第一轮解封,开放了餐厅、公园、市场——最后是大型夜市。而各省(府)之间的交通也开始逐步恢复。所幸目前为止,疫情尚未出现显著反弹。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5月17日前后,泰国将迎来第二轮解封,主要解封对象将是室内的商铺与商场,但是不包括娱乐场所和电影院。

这也是一种“慢慢停药,观察一下会不会复发”的试探。

大家都很紧张,死死盯着各地疫情,看看会不会出现反弹。

在这种紧张的空气之中,第一个重新点燃恐慌的“爆点”,是普吉。

从一开始,普吉就是泰国的“三大疫情高危区”之一。

人口稠密的曼谷、靠近马来西亚且穆斯林人口聚集的泰国南部、滞留大量外国游客和外府劳工的普吉,一直是泰国疫情的重点盯防对象。而旅游城市普吉,同时兼具“地处泰南”和“洋人众多”两大特色,因此一直以来都是泰国防疫的高危地区。

当泰国“官方公布”的病例数字,每日仅增长个位数时,普吉的确诊病例增长达到全国的一半。

5月10日,泰国普吉府传染病委员会发布公告,自疫情爆发以来,普吉累计确诊224例,近日更是突然新增4例;不但包揽泰国新增病例的半数以上,且病例全部是泰籍居民。

第221例为泰籍女性,23岁,从事秘书助理工作,5月2日出现疑似病症,前往医院接受检查后确诊。

第222例确诊患者为泰籍女性,29岁,便利店店助,5月7日出现疑似病症。

第223例确诊患者为泰籍男性,19岁,学生,5月6日开始出现疑似病症。

第224例确诊患者为泰籍男性,29岁,为芭东警局警员,5月2日出现疑似病症。

以上患者均去过“疫情高危风险区”域,目前均在当地医院接受治疗。

突然出现的,无迹可寻的本土病例,让普吉陷入了一场恐慌。

于是,两个月前“十万民工逃离曼谷”的场面再次重演。

大批泰国民众,开始“逃离普吉”。

从周日开始,从普吉岛向外“出逃”的人数明显增加。

每天都有数千人从普吉岛返回泰国本土,而从5月3日到11日,已经有20000名左右的“出逃者”离开普吉,四散而去。

尽管普吉的新增病例,不过也就是个位数,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大家都担心这个位数的病例,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就算不怕被感染,也害怕普吉被“二次封城”,所以能走就走,不敢久留。

在“普吉围城”当中的人,深怕走不掉了,于是恐慌性地逃出普吉;

而“围城之外”的泰国各地,深怕普吉“千里投毒”,对普吉人的恐慌性出逃报以同样的恐慌性防范。

似曾相识的一幕,再次重演了。

但是,对于从普吉出走的人而言,回家的路再难也要走。

疫情冲击之下,普吉第三产业奄奄一息,大量酒店餐厅关门,无数外来打工者就算不想走,留在普吉也无以为生。

要不是四月封城,早就走了。如今好不容易解禁,自然机不可失,即刻启程。

各地政府,被迫加强了“普吉返乡者”的隔离检疫力度。

网上也开始出现对政府“防控不利,放任普吉”的指责,以及对普吉归来者“为家乡带来疫情风险”的埋怨。

上周六,一名在普吉岛一家购物中心工作的28岁妇女,在返回家乡巴真武里后,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

第二天,周日,普吉集中发现报告了四例新的确诊病例。

其中,芭东警局有1名警察确诊新冠病毒肺炎。

随后,当地公共卫生部及芭东医院工作人员亲赴芭东警局,对该确诊警察的同事及密切接触者进行筛查。

结果,芭东警局与上述确诊警察接触的24名警察备好个人用品,前往酒店隔离14天。

那些申请了跨省旅行证书,长途跋涉,历尽艰辛回到家乡的“普吉归来者”则遭遇了不少人间冷暖。

5月11日,泰国董里府一名男子从普吉府返乡后,被安置在董里府某佛寺中进行隔离。

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的房间里居然放着两口棺材。

男子表示,僧人对他很照顾,但是和棺材一起睡觉,实在是有些渗人。

而当地乡长表示,乡下小地方,租不到宾馆招待所,只好委屈一下在庙里隔离14天了。再说那也是空棺材,不碍事。

当然,也有一些地方,比较贴心。

5月10日,泰国东北部乌隆府府尹(省长)就专门派出“包车”,将本省45名滞留普吉的劳工接回了家乡。

这45名劳工全部通过网上报名申请,得以免费搭乘乌隆府包车返乡。

9日下午当地时间2点从普吉府出发,10日抵达乌隆府。

当然,“温馨接回”是没问题,但是程序还是要走的。

在经过严格的病毒检疫筛查后,这些返乡打工者被送至乌隆皇家大学,在一个指定隔离点观察隔离14天。

我们需要为普吉而担心吗?

其实目前看来,并无必要。普吉自身疫情实际上并未失控,外流人员实际上也是正常的返乡者,而并非“疫情扩散”。

当初曼谷每日新增近百病例,一日之内八万人蜂拥逃离,尚且没有造成全国性的疫情失控(不得不说泰国的运气实在太好了)。此时此刻的普吉,更没有必要如此草木皆兵。

但是,泰国真正的威胁,是第二波疫情爆发的风险。

五月三日曼谷解禁以来,泰国的神经,明显松懈了下来。街头上开始出现众多不戴口罩的行人,公园中野餐长跑游玩的人,摩肩接踵;

沿海各府海滩上挤满了人,堆满了垃圾,热闹得如同寻常时节。

禁酒令解除之后,因为酗酒而发生的违反宵禁,交通肇事,打架斗殴的案件瞬间增加了一倍以上。

5月17日“第二波解禁”之后,本来就不是很紧绷(在东亚标准上)的泰国人民,必将更为放飞自我。

到时,会发生什么,就要看新冠病毒的心情,以及泰国政府的警觉性了。

也许,这也是实验的一部分吧。

人类,一时半会消灭不了新冠病毒,就只能暂时学着和病毒相处。

就像被关在铁笼里的两个犯人,不断地彼此试探,寻找对方的底线。

究竟人类可以放松到什么程度,才不会被病毒咬伤。

究竟人类要用什么样的姿势去生活,才能最大限度地舒展自己的四肢,并且不至于给笼子另一端的病毒,露出过分的破绽。

不把手伸进笼子里,你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无论是中国,还是泰国,咬紧牙关,准备长期抗战吧。

这一次,没有作业可以抄。

只有咬紧牙关,用自己的双脚,在地雷密布的未知之中,找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突围之路。

(文/岳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