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正文

布里奇特·赖利 Bridget Riley | 律动的视觉魔术

2019-10-13 09:27暂无阅读:1168评论:0

布里奇异·路易斯·赖利

Bridget Louise Riley

布里奇异·路易斯·赖利(Bridget Louise Riley 1931—),是一位有缔造性的英国女画家。她是光效应绘画的奠定人之一,也是欧普艺术的卓越代表。被誉为“欧普艺术”的创始人之一。代表作为《瀑布第三号》(1967年作品,英国国会罗曼美术馆收藏)。

Start, 2000 Screenprint 46.5 × 48 cm

对错觉的陶醉

赖利进入欧普艺术时期的原因与儿时栖身的乡间饱受阳光直射的履历有关。在太阳的照射下,所有的景物非常融合,除去形体以外的能量(纯粹的能量),作品均在表达举止。在赖利的作品中,线条和色彩都示意为一种线条律动的美感,她认为频频是一种扩大器,能够增加这种律动的能量。

black to white disks 1952

孩提时代,赖利对天然现象有着迅速的回响力,尤其是天然界的光和色。尽管她成熟时期的作品不来自于天然界的视察,然而却与对天然界的体验慎密相关。赖利花了二年时间摹仿乔治·修拉(Georges Seurat)的绘画,进修其点彩绘画手艺和颜色的运用,她描述这个过程为关于颜色的启迪。1966年赖利起头运用颜色达到新的光学结果,经由纯色补色的并置来影响各个颜色被感知的明度,赖利非常战战兢兢严谨的选色配色,以达到她想要的色和谐亮度。她在树胶水彩画的研究中索求到色彩的交互感化,欣赏者的视线很天然地跟着并置的线条平行移动,并感触到爱抚和抚慰,体验摩擦和碎裂、滑翔和漂流。这种艺术和天然界平行的关联是赖利作品络续成长的有力撑持。1986年她碰见了后现代主义画家菲利浦·塔菲(Philip Taaffe)和 罗丝·布莱克纳(Ross Bleckner),在她的作品中引进了关系元素概念,这增加了她对颜色并置陶醉的另一个维度。

movement in squares 1961

赖利的作品是律动的视觉魔术。她不光怡然自得的设计着作品,更在个中注入了对人生与命运的思虑。作品多以抽象的几许形及渐变的明暗和色彩分歧组合,造成欣赏者视觉上的错觉或幻觉结果。无论是想象的陆续,照样存在的陆续;无论是看得见的线条照样看不见的线条,从基本上说照样属于组成艺术。这充裕解说欧普艺术的源泉照样德国的包豪斯。然则,赖利将平面组成和色彩组成付与了新的内容,陆续并深化了这种组成。

blaze 1 1962

赖利的作品处处传达着一种律动的美感,画布成了无限无尽思惟互相交融的阵地。尤其是她独具特色的波纹绘画作品岂论是它的外延照样内涵,最终都达到了一种结果--律动。曲线形态的转变和色彩的渐变都成为赖利作品中特定场合的视觉说话,岂论向边缘照样向内部,都施展了视错觉。从示意的意义上讲,律动和时间的关系亲切。我们生活在律动的情况中,四时的转变、植物的成长、动物的活动以及各类生理回响等都存在律动的现象,天然界中的波浪、沙丘、麦浪、炊烟、屋瓦等形象也都具有一连成长的频频,并呈现出视觉的律动美。而赖利常选用天然界作为创作主题,或许恰是感觉它们有配合特点——律动。

blaze study 1962

光、色、线、形的特别分列,举止与韵律的连系,是赖利的作品所示意出来的外在的形式美和内涵的意境美。其作品在形式上,示意出的是“视觉律动”的结果,在内涵上,则是“心灵律动”的意境,最终给了我们一种“超以象外”的视觉享受。大量有必然纪律分列而成的波纹或几许形画面造成活动感和闪烁感,使视神经在与画面图形的接触中发生光效应现象与视觉魔术的结果。赖利以此证实视觉艺术与知觉心理科学之间并无严厉的分界,用严谨的科学设计亦可激活视觉神经,经由视觉感化唤起并组合成新的视觉形象,达到与传统绘画同样动听的艺术体验。

fall 1963

布里奇异·赖利那简练、图形化的抽象作品布满活动的错觉,使这位英国画家在20世纪60年月至70年月的艺术圈中红极一时。到80年月,她那易于识其余、招牌化的“欧普艺术(一译‘光效应艺术')”作品便过气了,而曩昔的十年中,趣味再一次发生转变,市场为这位79岁白叟补上了失去的时间。

赖利在60年月早期的是非绘画使年青年头的她成为欧普艺术的前锋。(欧普OPArt艺术,又被称作“视幻艺术”。这种艺术首要借助线、形、色的特别分列引起人们的视错觉,从而使静止的画面发生眩目举止的动感结果。行使了花样塔心理学的研究功效,是与观者的视觉感知感化慎密关联的一种抽象艺术。)并在60年月中期作为国际艺术明星一炮走红,列入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1965年的展览“响应之眼(The Responsive Eye)”,时装设计师(以及博物馆创立者)拉里·阿德瑞克(Larry Aldrich)将她缔造的图像印在一款时髦服装系列的衣物上。尔后的十年,赖利转向彩色绘画的创作,在1968年作为第一位女性艺术家和第一位英国现代艺术家获得了威尼斯双年展国际绘画奖。

intake 1964

赖利那一丝不苟的作品在80年月因那些妄作胡为的新示意主义者(Neo-Expressionist)的显现而遇冷,然而1999年在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举办的一场其全盛期作品的展览再度激起了人们对其欧普实验的乐趣。2000年,她重出纽约艺术圈,在迪亚艺术中心(Dia Art Center)和佩斯威尔斯滕画廊(PaceWildenstein)同时举办了展览,2003年,英国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举办了一场赖利大型回首展。

现在,她60至70年月的绘画最为抢手。在威尼斯双年展展示过的《吟唱2号(Chant 2)》(1967)2008年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卖到256.125万英镑(510万美元)。

fission 1963

英国最具影响力的现代艺术家

抽象是现代绘画的真正使命,赖利和霍华德·霍奇金是这一概念的英国两大代表。若是霍奇金像一位诗人的话,那么赖利就更像一位科学家。在20世纪60年月,她揭露了深藏在人类眼中的一次革命。

赖利于1964年创作了“巅峰”,看着这幅作品,人们仿佛被吸入了一个刺眼的、闪烁着微光的超弦宇宙。事实上是什么呢?它成了由是非线条构成的湍急瀑布,整洁一致地弯曲着。这一波状活动的结果是什么呢?当人们接近这幅作品时,仿佛能看到它在移动、扩大。大脑不克注释眼睛看到的器材。你能感触到的是三维空间里令人晕眩、垂直而下的瀑布,而不单单是平面上的线条。

“弯曲的实际:亲吻的研究” 1961

创作时的赖利就像一小我类心灵的工程师。举止于整个空间的颜色是她精心选择的,用来拨动我们的心弦。赖利在De La Warr馆的展览中最吸惹人饮茶的一部门是一系列丹青,她在上面正确而又细腻地描画了她想要画出的图案。她后来与艺术史学家贡布里希晤面,相处得十分融洽,贡布里希最出名的著作是《艺术与错觉》,研究我们若何对待及示意实际。尽管她没有接管过科学的艺术练习——但正如贡布里希(对现代艺术持猜忌立场)所承认的那样—— 她深入探究了认知的属性。

untitled (fragment 1) 1965

为了懂得为什么赖利如斯具有影响力,你需要将她与二战后改变艺术世界的美国抽象派画家比拟较——例如,她的作品“无题(右角曲线)(1966)”,勾勒出了连续串令人眼花凌乱的黑色线条。波洛克和巴尼特·纽曼坦荡的作品以一种远大的体式与魂魄进行对话。赖利的作品则冷笑了魂魄存在这一概念。与魂魄对话?这其实是光学道理,人类。你对你的大脑做了什么。这不是浪漫的神秘故事,而是诳骗你眼睛的器材。

untitled winged curve 1966

赖利在她的生涯里,担负起了最重大、最具革命性的艺术重任,并推翻了它的假设。她的作品声称,启迪并不是只有灵性精英才会获得的罕见宝贝,而是科学传递出来的民主权力。我们对待世界的体式都是一般的,经由同样的光学效应,我们能使本身的设法公诸于世。布里奇异·赖利20世纪60和70年月的作品都成功施展了它们的魔力。你不会消极地对待这些作品。你被它们所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了自身的性质。平面酿成了山脉、翻腾的河流、瀑布。图片前后的空间似乎在颤抖、生长、收缩、扭曲。

跟着从60年月徐徐步入70年月,颜色的使用增添了些许杂沓。赏识赖利的“奥菲斯3之歌”(1978)就如同参观了阿尔罕布拉宫一样。她对图案及颜色的把握就像摩尔人一般活络。

她的作品表达了60年月的进展:无题(青绿色和红色曲线) 1968

但在这之后的几年里,海潮爆发了,袭击了海岸,又退了归去。赖利是一个革命艺术家,而革命已经竣事了。我说她是我们国度最主要的画家,这是因为她改变并从新界说了绘画的寄义。她在一个布满激进厘革和乐观的年月里成功做到了这些。我们把赖利看做是60年月的远见者,这是无可回嘴的,她的艺术向我们显现出了一种极新、自由的对待世界的体式。忘怀风行艺术吧。恰是赖利所崇尚的欧普艺术向我们表达了60年月的进展与或者性以及70年月的余波。

encircling discs with grey in grey to black sequence 1970

把她后期的艺术算作是示意时间的器材也十分具有吸引力。此次展览叫做曲线画1961-2014,它遵循一种线条原则——曲线——这贯穿了赖利50多年的艺术生涯。但在20世纪80年月,曲线破灭了——字面上来说。她后期的作品多用条理不齐、不完整的形式,而不是无数的波状线条。举止住手了。赖利没有把你们群集起来,而是邀请你们去看。你们分隔站着,对着壮大而又艳丽——但不再有活力、不再令人兴奋——的颜色深思。

nataraja 1993

赖利早期的作品具有美国波洛克的气势,过山车般的空间,而且不限制在一个框架内,反而无形地沿着画布的边缘游走——其时的美国谈论家把这种气势叫做“满布绘画”,并将其看做极大的解放。她后期的作品反而具有欧洲气势。他们在现代欧洲艺术史上享有极高的地位,唤起了修拉之光。赖利的早期作品带有曼哈顿式的紧迫感,而她后期的作品使我不禁想象起了她和马蒂斯在普罗旺斯午餐后交流的画面。

two blues 2003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赖利20世纪80年月的作品失去了对改变、革命和一致的崇奉。岂非我们不是吗?不外这也没什么关系,布里奇异·赖利仍然是英国的杰克逊·波洛克。

Measure for Measure 19, 2017 Acrylic on linen 93.6 × 93.6 cm

Sonnet, 2016 Screenprint, on wove paper, with full margins. 48.1 × 36 cm

And About, 2011 Screenprint - editon of 120 71 × 55.4 cm

Nineteen Greys (from set of four) , 1968 Colour silkscreen; signed, titled, dated ‘68 and numbered “Artists Proof” in pencil, titled and numbered “19 Greys #2” 69 × 69 cm

Untitled [La Lune en Rodage - Carlo Belloli],, 1965 Screenprint 32 × 32 cm

PROCESS AND INCI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