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正文

你知道fuck是什么意思吗,来一起看看它的由来吧

2019-04-15 15:39未知阅读:712评论:0

诞生于嬉皮士年代的小孩长大了,他们逐渐疏远了嬉皮士文化。做着传统的工作,穿着传统的衣服,把曾经穿过的喇叭裤和扎染衬衫都尘封在衣柜里,留给下一代兀自遐想。嬉皮士的语言也已老去,人们不再说groovy,而说cool。

词语|Fuck的历史

但是,嬉皮一代给英语带来了一个重要的变化,那就是让 “fuck” 这个四字单词 “出柜”。

Fuck在当时来讲也绝对不算是新词。1568年的《牛津英语词典》就已经有fuck的相关说明,并表示fuck可能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但是无法证实具体时间,因为这个词 “一直是英语单词里面的禁忌”。当时的字典基本都对其避而不谈。即使是《牛津英语词典》这种大型权威词典在1972年之前也不会谈及。号称“未删减”的《韦氏新国际词典》(1961版)内容可谓“海纳百川”到让评审员震惊了,但它也没将fuck纳入其中。而fuck在这些字典寸步不敢踏入的地带都要用烂了,比如男人间、尤其是军人间的对话。二战中的军用术语SNAFU(Situation Normal: All FUCKED Up, 混乱的)和FUBAR(FUCKED Up Beyond All Recognition, 搞砸了,面目全非的),虽然委婉地解释为“Situation Normal: All Fouled Up”和“Fouled Up Beyond All Repair”,但也能看出来军队中对这个禁词的使用情况。

所有这一切在1960年嬉皮一代出生后开始改变。如今,人们会在各种情境中听到或看见“fuck”,通常是在电影或者小说中,无论男女都在使用,它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让人大惊小怪了。现在,clusterfuck也只是指所有搞糟了的事情, “Bumfuck”则是著名的“不知名小村庄”。还有一种女士 “恨天高” 的时尚名称是 “fuck-me pumps”, 这个名称的由来是2003年由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写的歌曲,随后这个词流行起来,甚至成为了纽约客(The New Yorker)中一个卡通女性角色台词的灵感来源。剧中女性对销售员说:“我需要一双 ‘Marry-me pumps’ 。”另外还有CFMB之类的词语,也就是 “‘come fuck me’ boots”,都是性感高跟鞋的意思。

词语|Fuck的历史

那究竟这种“地震式”的剧变是怎么来的呢?我认为可以用蝴蝶效应来形容。

那是1965年3月3日的早晨。加州,伯克利,电报街与班克罗夫特大道,加利福尼亚大学,南门,是为震中。

一切都始于一个年轻人在一张白纸上写下的 “fuck”这个词。

学生们在1964年的言论自由运动(Free Speech Movement, F.S.M)取得了胜利,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伯克利校园,这个满是嬉皮一代的大学生的地方。1964年秋季学期,学生们通过和平的静坐与游行说服学校解除了对校园政治宣传活动的禁令。自由运动开始的时候吸引一大批学生的自发支持,完成了自身使命之后大家也自觉散去了。

那这个运动究竟与语言和年代有什么关系呢?崇高的言论自由运动给1964年那个学期后来稍微激进一点的运动做出了很好的铺垫。

这人就是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一个浪子和本来要成为诗人的人,或者更恰当来说应该是“颓青”(这个词后来被X一代的人重新定义了)。那是三月的一个早晨,约翰·汤普森坐在校园正门的一个花坛边上。只是想要引人注目,甚至希望靠被丢进监狱挣点名声,他在纸上写下了 “FUCK”, 然后把这张纸高高举起。

词语|Fuck的历史

(汤普森在言论自由运动的一次集会上讲话)

最开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直到过了一会儿一个兄弟会成员出现了,他看着这张纸并把它撕掉了。男孩走之后,汤普森冷静地又写了一张,这回他更详细更正式地解释了这个词。他写道, “FUCK(动词)”。过了一会儿,那个兄弟会成员带着一个警察过来了,逮捕了汤普森。

从此 “FUCK” 有了新的含义,不久它就掀起了一场 “肮脏言语运动”(Filthy Speech Movement, also F.S.M) ,这简直让嬉皮士一代开心极了,但也让出生在静默年代(也就是1920-1940年的一代)崇尚所谓高品质民主权利的人以及反战活跃分子感到恶心。

似乎高举 “FUCK” 的口号应该是嬉皮士一代的事情。出生在1942年的汤普森比起嬉皮士一代来说老了一年,但是年轻的嬉皮士一代依旧追随他的带领。不是说天天高举着这个四个英文字母组成的单词,而是不经意地使用传播,那时中产阶级的男孩女孩还不会满嘴都是 “Fuck”这样的词。而汤普森用他的那张纸,找到了一条撼动当时已有制度的新道路。艾比·霍夫曼对此的总结也是他1967年新书的名字,《操这个制度》(Fuck the System)。

经过十年左右的传播,这股惊涛骇浪逐渐为人所知,也就不那么使人惊讶了。这时尽管人们在说“fuck”的时候依然有点紧张不安,却不再将fuck视为 “禁词”。霍夫曼这类的作者发现他们用这个词可以引起大家的关注。迈克尔·麦克洛斯基( Michael McCloskey)也发现了这个 “窍门”,所以将自己1968年出版的系列短故事结集出版,叫做 “Fuck You” 。

1969年克里斯汀·舒特(Christine Schutt)的故事集《夜工》(Nightwork)就呈现了 “fuck”对那个时代人的明显影响。故事中,妈妈问女儿:“你在写什么?”女儿回答: “操操操操操了几页。”她“似乎很乐于说 ‘操’”。

美国作家埃丽卡·容(Erica Jong)在她1973年的成名小说《怕飞》(Fear of Flying)中就是以描述各种短暂而猛烈的性行为出名。她描述到 “这种性交绝对纯洁” 并且 “没有任何终极目的” ,这里 “拉下裤链的速度就像玫瑰花飘落的速度”。

词语|Fuck的历史

“Fuck”开始广为流行是从1980年尼克·伊斯特伍德(Nick Eastwood)写的《偷窥狂妻子》(Voyeur Wife)中一个故事开始的。书中一个叫谢里尔的村妇偷听到了自己姐姐艾米与丈夫的对话。艾米说: “你是要继续和我调情还是要来上我?”书本接下去描述道:

谢里尔当时几乎要窒息到震惊了。她从未发现自己时尚而富有的姐姐居然会用这样的词。毕竟自己的家教非常严格,谢里尔非常不同意姐姐的选词。

谢里尔心想,艾米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样肮脏的词汇的?这不是与自己当初一起上大学的艾米啊!现在的这个艾米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淫妇。

词语|Fuck的历史

鉴于它的巨大震惊作用,同时人们又逐渐接受了这个词,20世纪70年代,fuck开始出现在电影作品中。而80年代出现了高峰期。据不记名统计表明,1983年上映的《疤面煞星》(Scarface)中出现了208次“fuck”, 1986年的《野战排》(Platoon)中出现了159次,在1988年的《彩色响尾蛇》(Colors)中出现了157次。

1970年的字典开始收纳 “fuck”这个词,当时的想法是如果把这个词放到字典里面,人们大概会更愿意购买这本字典。1969年出版的《美国传统英语词典》(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onary)就是最先收纳这个词的一家。即使是正儿八经的《纽约客》也在1985年接受了 “fuck” ,把它印在了当年的出版物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