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正文

拷问初心使命·砥砺责任担当 巴州区2019年《阳光问廉》开播

2019-12-05 03:44暂无阅读:796评论:0

活动现场

四川新闻网巴中12月4日讯(记者 张韵晗)12月3日晚,以“拷问初心使命·砥砺责任担当”为主题的巴州区2019年《阳光问廉》全媒体直播节目正式开播。节目中围绕一名无利不贪的村支书、套取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资金、午托服务能否担当起家长们的重托等内容开展了问廉互动,现场“辣味”十足。

大罗镇元痷村:一名无利不贪的村支书

据一份《巴中市巴州区大罗镇专项资金拨款审批单》显示,巴中市发改委给大罗镇元庵村下拨了10万元的暴雨洪涝灾害救灾应急补助资金。随后,元庵村两委与本镇施工老板张建聪达成整治村社道路的合作,但对于这10万元整治道路的专项资金却有了新的安排。

据了解,除了送给财政所朱所长的两万块钱外,剩余的两万元,时任大罗镇元庵村村支书付卫东拿着其中的一万元去缴纳整治工程的税费。而剩余的一万元则作为元庵村几个干部的“辛苦费”,但是钱到了村支书付卫东手里之后就没有了动静。至此曾经的“同盟”关系,便开始破裂了。

于是,时任元庵村村主任周正明便开始想尽办法收集付卫东收钱的证据,他去调查张建聪,录下了张建聪给过付卫东“辛苦费”的证据。周正明带着这份录音资料,便开始向大罗镇举报村支书付卫东,但都没有效果。

而付卫东不仅对内撕毁了约定,没有分配“辛苦费”,而且又一次次的将手伸向了施工老板张建聪,最终,通过这次道路整治工程付卫东总共拿到了2.7万元。

问廉观察表示,少数基层干部心中无戒、目无法纪、“任性”用权,这场因“分赃不均”引起的“窝里斗”闹剧,让公众窥见了“腐败合伙人”的丑陋面目,也看到了腐败问题的复杂性、严重性和隐蔽性。必须不断强化对“微权力”的约束,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同时,对“微腐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持续形成震慑,努力营造“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良好政治生态。

鼎山镇康家坝村:套取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资金

据四川省2015年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工程建设计划表显示,鼎山镇康家坝村收到了12万元的易地扶贫搬迁资金。据相关文件要求,这笔资金主要用于搬迁群众必要的生活设施和基本的生产设施建设,主要建设内容包括住房、基本农田、水利设施、乡村道路等。

根据资金安排,康家坝村两委将12万元其中40%给了刘映雄、康泽、廖聪才、廖兰清四户村民,但这四户村民均不符合易地扶贫搬迁条件。据鼎山镇康家坝村文书颜齐军介绍,当时通过这四户老百姓套出了4.8万元。除了违规纳入易地扶贫搬迁对象并回收了4.8万元资金以外,康家坝村还打起了剩余的7.2万元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资金的主意。

据调查,巴州区水利局2015年在整治康家坝村马观桥水库时,就将水库附近这段近100米的道路硬化了。康家坝村两委便移花接木,把水利局已经硬化的道路,报进了康家坝村易地扶贫搬迁村道公路工程项目里。不过,虽然道路没有硬化,但康家坝村两委却把相应的马观桥水库道路硬化资料做的很齐备。

据介绍,康家坝村两委通过暗箱操作虚列工程项目,以硬化路的名义套取了7.2万元造了一个堰塘。这样一个移花接木的把戏,却轻松的通过了鼎山镇和区发改局的层层验收。

问廉观察表示,层层把关,层层失守,这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祟造成的,深层次原因是责任意识严重缺失。要防止“走过场、做虚功”,须找准症结、对症下药,立行立改,动真碰硬,责任和担当,一点也马虎不得,不然挨了鞭子过河,显得既不主动,也不积极,还特别被动。

关渡乡:巴药产业发展纪实

据关渡乡收文登记簿显示“10月16日,关渡乡收到了《巴州区2019年冬—2020年春道地药材种植推进方案》”,其中,关渡乡新植巴药任务为1000亩。然而这份紧急程度为“加急”的通知文件,在关渡乡乡长谷峰签署意见后,便再无分管领导的签署意见。

由于中药材种植有较强的季节性,这份《推进方案》明确要求“2019年11月30日前完成枳壳种植,2019年11月10日前完成白芍种植。”然而,关渡乡乡村两级干部至今都不清楚,巴药种植任务时间完成节点。

关渡乡既不制定推进方案,也不清楚任务完成时间,现如今早已超过任务时限近一个月了。在收到文件的当天,关渡乡就召开了全乡动员大会。但由于关渡乡党委政府在动员会上没有分配具体的任务,也没有相应的筹备部署,村干部们便静静等待着乡上新的安排。

10月22日至22日,巴州区目标绩效办、区农业农村局、区巴药局组成督查组,对各乡镇道地药材种植推进情况进行了第一轮督查,关渡乡由于推进迟缓,被全区通报。11月7日至8日,区道地药材督查组对全区道地药材进行了第二阶段督查,关渡乡因进度迟缓再次被全区通报。

被全区两次通报之后,眼看全乡巴药新植工作迟迟不见动静,关渡乡党委政府终于坐不住了,于11月19日又召开了一个全乡巴药任务分解会。此时,距离种植任务时限已经逾期了10天,如今关渡乡新植完成数为零的结局。

问廉观察表示,一些党员干部在工作中满足于“守摊摊”“不出错”,对上级部署的任务,决心在嘴上、行动在会上、落实在纸上,作风散漫、庸碌懒政,成了“光说不练的假把式”,绘就的蓝图也化为“镜中花、水中月”。只有拿出真抓的实劲、敢抓的狠劲、常抓的韧劲,久久为功、善作善成,宏伟蓝图方能化为现实美景。

午托服务能否担起家长们的重托

近日,巴中市电视台的记者以给孩子报班为由,随机暗访了巴城多家午托机构,发现了诸多问题。在一家“学而优托管”的入口,小摊贩在售卖着各种五毛、一元的小零食,墙上还悬挂着“出售香烟”的招牌,周围围满了刚刚放学的小学生,生意十分火爆。还有一个举着“景程”托管接送牌的老师,带着一群回托管中心的孩子,一起在买小零食。

这些午托班大部分设在各个学校附近老旧小区内,且大多午托机构没有安装监控设备,门口也没有保安或者老师,能毫无阻碍的进入,直到几分钟过后,才有一名午托班的老师走过来。

这些托管机构大多设置在三居室内,卧室改装成教室。时至中午放学,两名没有穿工作服、带工作帽和口罩的中年妇女正在厨房里炒菜,菜品直接摆放在教室,没有遮盖。据了解,部分工作人员没有办理健康证,午托机构也没有建立留餐制度,甚至连一个消毒柜都没有,不管是水杯,还是餐具,都是直接裸露摆放,食品卫生状况堪忧。

吃的不放心,住宿条件也同样令人担忧,一个10多平方米的房间内,左右两边塞进了大概10多张上下床。由于场地狭小,有的午托机构还用上了抽屉式的折叠床。并且在走访的多家午托机构中,大多没有完备的消防设施,安全通道狭小,个别午托机构甚至连灭火器都没有。

目前,巴城的午托机构良莠不齐,鱼目混珠现象十分严重,存在较大的消防、食品等安全隐患,让很多家长并不放心。有不少家长表示,希望政府部门能够给午托行业提供良好的管理和服务,完善托管的各项规章制度、服务标准,逐步形成稳定、专业的服务模式。

问廉观察表示,“午托”行业的红火折射出时代发展过程中人民群众新的需要不断增长,而监管的缺失则反映出有关职能部门使命担当的主动性严重不足。要站在群众的角度思考问题,主动在为民服务上动真格、办实事,才能真正的无愧于历史和人民。(图据巴州区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