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小舍-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长沙跳车身亡女生曾做两次开颅手术,货拉拉: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

2021-02-22 19:44:08老黄小舍

湖南长沙23岁女生车莎莎从货拉拉面包车的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2月22日,车莎莎的叔叔车细强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后家属发现,“不到十公里的路上,偏航了三次。”

针对家属质疑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的情况,货拉拉总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货拉拉App以及车内是没有相关的录音、录像设备用以支持记录和取证的功能。”

长沙跳车身亡女生曾做两次开颅手术,货拉拉: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

车莎莎照片。爆料微博截图

家属:面包车3次偏航,未见货拉拉方到医院

据车细强介绍,2月6日晚,为搬家,车莎莎在21时左右坐上了一辆货拉拉面包车,从岳麓区天一美婷到步步高梅溪湖高级公寓。21时30分,货拉拉司机在曲苑路拨打120和110表示车莎莎在岳麓区曲苑路从车上跳窗。事后家属发现,“不到十公里的路上,偏航了三次。”

6日当晚,当120救护车抵达事发现场时,车莎莎已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随后被紧急送往湖南航天医院进行抢救,进行两次开颅手术。最终,车莎莎于2月10日因抢救无效去世。

车细强表示,当晚21时24分,车莎莎还在工作群发了消息,与同事互动,并没有发现什么情绪异常。家属疑惑司机为什么没有按照货拉拉平台推荐的路线行驶,而是三次偏航,车细强表示,现在家属最想要弄清楚的是事件的核心问题,即“女孩为什么跳车”,但平台方、货车司机以及警方至今没有给出确切答复。

车细强介绍,在车莎莎治疗期间,司机从未露面,而家属多次联系货拉拉公司,也没有得到回应。

湖南航天医院为车莎莎进行开颅手术的神经外科梅姓医生表示,自己曾在2月7日白天看到警方过来询问相关情况,但在车莎莎治疗期间,从未见过货拉拉相关人员来到医院。

2月11日,车细强称,其从长沙高新区麓谷派出所获悉,货拉拉司机已经被释放。22日,新京报记者证实此事确由上述派出所出警,但麓谷派出所工作人员称不了解案件具体情况。

车细强说,目前已经和货拉拉公司约定好明日面谈,“但具体的诉求还没想好,最近太忙乱,都没时间想。”

手术医生:做了两次开颅手术,术前瞳孔已散大

2月6日晚,车莎莎被120救护车送往湖南航天医院的急诊科。据急诊科黄姓主任介绍,当时病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由于情况危急,医院为其开通绿色通道,直接被送往急诊科进行诊疗。黄姓主任说,“当时她情况真的很严重,耳朵在流血,两边瞳孔也不一样大,身上有骨折,颅内也有出血。”

到达科室后,急诊科便对车莎莎下了病危。进行了CT等方面的检查后,急诊科将车莎莎送往手术室,由神经外科对其做开颅手术。

长沙跳车身亡女生曾做两次开颅手术,货拉拉: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

车莎莎入院记录。爆料微博截图

为车莎莎进行开颅手术的神经外科梅姓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晚一共做过两次手术,7日凌晨4时许从手术室出去,进入重症监护室。梅姓医生表示,自己最初见到病人的时候,病人已经瞳孔散大,“伤得很重,完全没有意识,心率不好,呼吸也不太好”。

梅姓医生回忆,开始手术前,车莎莎的脑组织肿胀得很厉害,且头皮血肿,头部两侧分别做了开颅手术。“她头上有包块,身上有几处擦伤,主要是头部外伤比较严重。”当时,医院便告知其叔叔车细强,病人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手术后,车莎莎被送往医院重症监护室,梅姓医生说,“在重症监护室待了3、4天,然后抢救无效去世了。”

至于车莎莎身体多处受伤的具体原因,梅姓医生表示尚无法判断,只知道可能存在撞击、击打。

长沙跳车身亡女生曾做两次开颅手术,货拉拉: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

车莎莎诊断书。爆料微博截图

货拉拉:目前App及车内没有录音录像设备

一位自称是车莎莎弟弟的微博用户“今夜的风格外喧嚣”曾爆料此事,并在文中提到,“我们想看看车上或者货拉拉App上有没有录音和录像等资料来还原真相,货拉拉工作人员却说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货拉拉App也没有录音录像功能。”

22日下午,长沙市的一名货拉拉司机林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想要成为货拉拉的司机,可以使用货拉拉App司机版,注册后就会有专门的人员联系。注册成功后,会在线下对司机进行半天左右的培训,“教你如何使用软件,教你如何接单等等”,这样司机便可以进行拉货。

林先生表示,货拉拉的App内是没有相关录音、录像的设备和功能,公司也没有就司机和乘客之间发生矛盾后如何处理等问题进行过相关的培训。

货拉拉总部的客服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司机接单前,都会进行人脸识别认证,如果司机和顾客之间出现矛盾,货拉拉会第一时间联系双方进行处理,“目前货拉拉App以及车内是没有相关的录音、录像设备用以支持记录和取证的功能。”

新京报记者发现,开始行程前,司机会进行拍照核实,上传平台。一韩姓司机称,该条规定是去年开始执行的,如果发现有超重、超员等与订单不符的现象,他会拒接订单。

行车过程中,韩姓司机告诉记者,除去对手机的GPS定位外,货拉拉并没有要求自己在车里安装摄像头和录音设备,货拉拉平台也无法像滴滴那样进行录音录像和行程分享,他也没有安装行车记录仪。

对于车辆是否按照导航路线行驶,该司机说,平台没有对此进行监测和警报,但行程时间会有记录,一旦超时,会对乘客加收超时费。

21日晚,货拉拉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长沙用户跳车事件的说明,表示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货拉拉将全力配合警方工作,在事件中承担平台应尽的责任。

律师:平台、司机应对乘客安全事故承担注意义务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的甘仕荣律师认为,在搬家过程中,货拉拉平台方以及司机对于乘客的安全应当承担注意义务。乘客在App上叫车,则乘客与平台、司机形成了货物运输的合同关系,在运输过程中乘客出现安全事故,平台方以及司机应该对此负责。另外,如果司机有相应的所属公司,则该公司也应该对安全事故负责。

甘仕荣称,针对此次事件,如果是由于司机的不正当行为导致乘客跳车,根据《民法典》第1165条规定,司机要承担侵权责任,平台方也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是乘客自己跳车,那么依照《民法典》第1174条的规定“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行为人不承担责任”,则平台和司机都不用承担责任。

甘仕荣认为,在此类安全事故发生后,受害人及其家属可以通过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进行维权。

新京报记者汪畅刘瑞明实习生朱世晨牛清妍

校对吴兴发

阅读排行

随机文章

网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