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居 > 粉彩瓷器的巅峰:瑰丽华美的雍正粉彩瓷器

粉彩瓷器的巅峰:瑰丽华美的雍正粉彩瓷器

2020-11-21 12:05未知阅读:1979评论:0

雍正一朝虽仅十三年,但其瓷器质量高超,彩釉品种空前丰富,有青花、釉里红、青花釉里红、粉彩、斗彩、五彩、珐琅彩,以及各种颜色釉瓷。釉上釉下彩绘,高低温色釉无所不备,唐英《陶成纪事碑》记雍正彩釉达五十七种之多。其粉彩、珐琅彩、色釉及仿古瓷的艺术成就最高。器物造型丰富,圆、琢各式具备,制作精巧。器形俊秀典雅,瓷质莹润,胎薄体轻,胎质洁白。装饰纹样繁多,美不胜收,图案精美细腻,构图疏朗明快。

清雍正 粉彩过枝八桃五蝠福寿双全盘成对 直径20.2cm

RMB 50,600,000

本品盘为一对,敞口,弧壁,圈足。盘心以粉彩绘一株苍茂桃树,沿盘壁蜿蜒伸展至外壁,枝上雅绘盛开桃花,缤纷花蕾,八颗嫣红桃实,五颗于盘内,三颗于盘外,浑然一体;桃枝盈间,以矾红绘就三只蝙蝠飞舞于盘心,另有两只绘于外壁,底足青花双倭角方框内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此对盘,其上以精湛的笔法工笔写出一颗桃树,其枝干虬错矫健,蜿蜒而生,时而乍然转折,却总与碗形相得益彰。花蕊及花苞以细笔淡墨勾勒,突显其高洁清雅,密而不乱,充分表现画家功力。形态端庄秀雅,运用过枝花的手法在白底上从器外壁起画,经过口沿,延续到器内壁,绘八桃五蝠,取「洪福齐天」、「福寿双全」之意,雍正时期一般绘八桃,乾隆时多绘九 桃,故有「雍八乾九」之说。本品布局构图之妙见于「过枝」技法之运用。过枝又称「过墙」,即花绘布局将碗盘内和外壁相连通,图案自盘外壁攀延过盘边伸展铺陈于盘心,使内外图案既独立成章又浑然一体。晚清陈浏所著《陶雅》记载:「庚子后出五彩过枝盘碗甚伙。过枝云者,自此面以达于彼面,枝干相连,花叶相属之谓,皆雍正官窑也。

清雍正 玫茵堂典藏珐琅彩粉彩「平安春信」图碗

直径11.9cm

RMB 46,000,000

本品珐琅彩粉彩碗为专场之隽,纹饰寄冬去春来天地双安之意。碗直口,弧腹,外壁曲线极为柔和、唯美,至底内收,承接圈足,底足修胎完美,胎质细洁致密,外壁以洋彩绘就梅花、南天竺、水仙,别具匠心。外壁下侧绘就一对憨态可掬鹌鹑相伴,色彩绚丽,填色工整华贵。尤鹌鹑、洞石绘就之彩,其瓷胎画珐琅之质感有明显别于粉彩之效,底施白釉,正中青花双圈内落「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此碗的纹饰描绘,以突破传统的粉彩与珐琅彩相结合的方式绘就,通过对雍正时期珐琅彩瓷与粉彩瓷的艺术风格、造诣等不同制瓷特点,望可初探其制作源由。本品之洞石由蓝料彩加以墨彩描绘,观之极富「青绿山水」之绘画艺术风格,侧面印证了此碗的画意直接取自宫廷画师之笔法。且所绘洞石皆呈一高一低之势,高矮错落,如有长幼尊卑之意。可见众馆藏雍正珐琅彩器上之洞石绘法雷同此法。雍正珐琅彩沿袭康熙之作,绘于其上的洞石又是否有敬祖、尊卑之意呢?可较,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若干例雍正珐琅彩作品,其洞石绘画笔法与本品如出一辙,皆以蓝料彩为地配以墨彩绘就轮廓,洞石嶙峋错落,可较一例【清雍正 珐琅彩黄地芝兰祝寿图盘】,上绘洞石兰花配以诗文;再较一例【清雍正 珐琅彩孔雀图碗】,此碗外壁绘就海棠、玉兰及翠竹,配以孔雀绶带鸟穿于期间,下绘洞石;吉祥动物与花卉的组合亦呈现眼前,是如本品构图异曲同工之妙。

清雍正 粉彩六桃五蝠过枝「福寿双全」图碗

直径14.2cm

RMB 33,350,000

此器胎薄釉润,圆壁光泽,圈足托承。碗为瓷胎粉彩,构图纹理精妙,点画传神,色泽浓淡相间,巧夺天工。外壁自底部伸两桃枝环绕碗身,开四颗寿桃,色调自然,丰腴逼真。其中一桃枝施灰彩,上附数花,均双层瓣,青色黄蕊;另一枝为红褐色,花瓣单层,粉色黄蕊。枝间叶片,曲卷瘦长,绿色松石色混糅,层次分明。一对铁红色蝙蝠翻飞于两枝间的留白处。

外壁花枝越过口沿进入器内,呈过枝画法。过枝的运用始见于康熙后期,尤以五彩瓷器为多见,凡运用此法者,皆质量非凡。雍正一朝过枝者显然是由此而来,并将其与宋人写实花鸟画之精髓结合而成,遂营造出新的美学意境。就此类构图而言,画好枝干固需一流画师,但唯有画技出神入化者,方能驾驭桃树袅婷曲折的枝干。过墙枝,音谐「长治」,借喻国家长治久安、政通人和,当中既有歌功颂德之心,亦含祝圣上万寿无疆之意,处处匠心独运,笔笔浑然天成。

内壁的枝头结两枚桃实,透熟欲坠,亦绘花蕾及三只飞舞中的蝙蝠,内外合共六桃五蝠,取「福寿双全」之意。而矾红五蝠,为传统器物上常见的纹饰,红蝠意指「洪福齐天」,五蝠音同五福,即代表「高寿、康宁、富贵、好德、善终」,多种美好寓意集于一器。

清雍正 粉彩瑞果三多暗刻龙纹大碗成对 直径20cm;直径20.2cm

RMB 32,200,000

本对大碗外壁彩绘写实,笔触精妙,尤得好评,用色丰富,色调淡雅,对各色果实的渲染逼真,如寿桃的描绘上,以胭脂红点染出深

浅浓淡的斑点,以致外表由淡绿渐至粉红,从而使果实甘熟欲滴的质感彰显无遗。枇杷的表现则更见新意,其色泽金黄明润,彩料富

有质感,与珐琅彩非常接近,表现手法上对西方绘画的借鉴也十分明显,饱满的橙黄色以胭脂红勾边,增加了立体感,此种方式在康

雍干御窑珐琅彩绘中均有所见;画稿则当出自内廷珍藏,如北京故宫所藏宋代林椿与宋徽宗所作相同题材的《枇杷山鸟图》,与本品

所绘比较后可见风格上有明显的继承,均是清雅丽质的清新小品。另见绿叶阴阳反侧,尽显清风中摇曳俯仰之姿,与各色果实互为相

衬,又以丹青妙笔皴染出苍雅的枝干,与莹润曼妙的花果相称。

清雍正 绿地粉彩描金镂空花卉纹香炉 高51.5cm

RMB 26,432,000

香炉整体呈八角形,由盖与炉身两部分构成。炉口外侈,扁圆形腹体,肩饰正反“S”形双耳,腹下内敛,腹部底层中心有八方形孔,下承双层台基座,底承八柱形足,上配伞盖式宝珠形钮盖。烧造工艺极为复杂,纵向在口沿、炉身及上下各部分的衔接处,饰有塑型规整的装饰线,在基座内壁有镂空金钱纹装饰,在底端每两足之间亦留有小孔。整体造型稳重大气,极富宫廷御用之器的韵味。

通体内外均施松石绿釉,采用模压、贴塑、镂空等多种工艺,炉身上部压模整齐的菊瓣纹,周围以仿翡翠绿釉为地,黑彩勾勒边沿,内施以酱色,上绘描金纹饰。炉身下部与其对应的部分以凸雕菊瓣纹装饰,两部分菊瓣纹均在起棱处贴饰相向而望的金釉螭龙,精巧细致。腹部、双耳、盖面及台基上的纹饰皆采取在瓷胎上模压阳文或阴文印花,再于印花的瓷胎上绘画,施蓝色、绿色、黄色等多种彩釉,色彩丰富艳丽,且蕴含独特的西洋风格。纹饰不仅具有较强的立体感,细微之处大量运用金彩,更显富丽华贵。基座内侧松石绿釉留白处落有“大清雍正年制”青花篆书横款。大型紫檀镂雕西番莲纹器座为原装贡座,保存完好。红木外包装匣盖上刻有“雍正官窑御香炉”为原有包装。

清雍正 粉彩过枝花卉纹盘

直径29.1cm

RMB 11,500,000

粉彩绘一株梅树沿盘外壁蜿蜒伸展至器内,两只蜜蜂展翅飞舞,月季盛开,灵芝、嫩竹相拌,画面喜庆吉祥。外底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

清代十三个皇帝中,以雍正胤祯皇帝最具艺术修养,其在位虽仅十三年,却为后世创造了成为后世典范的宫廷艺术品。其常命内务府造办处依其旨意制作各种玩物,御窑厂顺听其命,所烧造的瓷器深受其影响,以清新脱俗、精巧淡雅而着称。清代雍正官窑瓷器,无论胎釉、造型、绘制、款识均一丝不苟,无可挑剔。雍容典雅的器形,洁白莹润的胎釉,舒展流畅的纹饰,凝重典雅的色彩,珠联璧合,制作技艺精湛。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评论有:“雍正则逸丽而秀倩,若乾隆则繁密富丽之极而时露清气”的赞誉。《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评价有:“雍正时瓷质极佳,设色亦极精致。有称为雍正彩者,其绿、蓝、红等色均灿烂有光,为雍正一朝之独擅”。

清雍正 粉彩福禄寿观音瓶

高 25.6cm

RMB 9,200,000

此件粉彩福禄寿三星观音瓶,圆口束颈、丰肩敛腹,下承圈足。线条比例之和谐如观音玉立,令人有不能妄加增减一分一毫之感。此式观音瓶创烧、流行于康、雍之间,器形隽雅高贵,釉面素洁温润,于穆穆之中透出一股尊贵典雅之气。设计甚得天然意趣,线条舒展柔美,富有韵律感,与粉彩福禄寿三星图的结合宛如天成。工艺精湛细致而无造作之痕,为雍正时期内府花器的上品。

粉彩是清代彩瓷品种之一,始创于康熙年间,雍正、乾隆朝盛行,它以柔和细腻见长,有别于五彩的强烈色彩,又称为“软彩”。彩料中由于掺入铅粉,绘制时用分水法冲淡其色调,具有粉润秀雅的艺术风格,它善于表现形象的质感,对花叶蓓蕾、翎毛花卉的描绘十分工细,并使图案有阴阳向背的效果。粉彩器在雍正时期已成为彩瓷的主流产品,其造型多样,装饰纹样丰富,绘制精湛。装饰图案常见山水、人物、花草、虫蝶纹等。施彩柔丽,构图疏雅简洁,纹饰纤柔,绘制工细,画风深受恽南田没骨法的影响,达到了“花有露珠,蝶有茸毛”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