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居 > 正文

浸染雪域灵魂的画卷

2019-01-14网络整理阅读:67评论:

文匡民/ 画江祥荣

雪山,经幡;圣湖,圣河;苍凉,旷达;朝拜者,喇嘛寺;磅礴大气,沉着淡定——这是笔者观看了江祥荣的24幅西藏系列山水画后由衷的感慨。

雪域西藏,是距离人的灵魂最近的地方。

画家,画出了西藏山水的灵魂,也画出了自己在那片冻土之上行走的灵魂。

雪域高原的风如圣洁的雪水一样洗濯了他的灵魂。画家的心灵更趋纯净、浸润,画风也更趋纯净、圆润。眼见着,将近圆满。

2014年 9月,正是金色的秋天,江苏连云港籍画家江祥荣终于踏上了拜谒圣地西藏的征程。他战胜了魔化般传说的高原恐惧,携带着自己一副高大肥胖的身躯和据高不下的血压,毅然由川藏线向西藏逼近。

在川西藏东的稻城,画家便找到了临界雪域的感觉。那是一个多么纯净的地方呀,深深地吸一口气,便足够你一生使用的。他画了一幅画《稻城亚丁》,天鹅绒般的绿地,柔曼铺展的山岗,少女秀发似的树木,还有那条晚霞中火一样燃烧的金沙江。

深入藏地,画家的感觉在裂变,画家的笔触也在嬗变,变得越来越像雪域高原的风那样硬朗,极富质感。

在羊湖,在纳木措,阳光为湖岸镀上了金边,蓝钻似的湖水,巍峨的雪山,遍地的牛羊,湖边山坳里的藏民族村落,迎面而来的卡若拉冰川、雪被下的“红河谷”,景象万千,都让画家肃静沉默。沉默是禅师的额头闪烁的参悟之光。在大昭寺,在布达拉宫,看着千里之外朝拜而来的信徒匍匐在地,长叩不起,宗教的力量让他的内心变得如雪山一样空灵、澄明。

浸染雪域灵魂的画卷

展开他的24幅关于西藏的系列画作,一股来自雪域的劲烈的风席卷整个画面,也席卷着观者的魂魄一起升腾——雪域的山水竟然有如此的魅力、如此的力道。

国画大师董其昌将中国山水画分为南、北二派,南派主要表现江南风光、小桥流水,构图简约天趣,诗意盎然;北派以崇山峻岭、苍松古柏为对象,构图雄伟大气、远古沧桑感强烈,属于大漠孤烟,属于雪山冰川。祥荣兄的作品风格,当属后者。

米拉山海拨五千多米,从拉萨到林芝必须翻越米拉山口,,那一刻他被深深地震撼了:崇山峻岭翻涌,高原朔风狂啸,眼前雪花飞舞,雪山逶迤起伏。米拉山口栓满了五色的经幡在劲风中哗哗作响,此时一个骑着单车的年轻人来到了山口,风吹乱了他一头长发,毅然前行。于是,一幅《米拉强者》诞生了。

浸染雪域灵魂的画卷

远景是耀眼的雪山,山下是一双圣女大眼睛似明澈的两个湖,一个骑马的女子放牧着一团团雪白的羊群,这是画作《海子山》所表达的;而《色季拉》里的雪山在高原的太阳光芒下呈现出火一样热烈的色彩,悠然而归的耗牛群,五彩斑驳的经幡,隐然可见的藏民村落......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