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居 > 正文

“无法”为法,从高二适草书看其书法的精髓

2019-12-05 00:40暂无阅读:593评论:0

高二适先生的书法,气力弥满,意态夭矫,善于在行气的纵势中体现自我痛快淋漓的书艺风神。

他的草书,以章草为体势,糅合大草、今草的笔意,熔章草、今草、狂草于一炉。所作师古而不泥古,攻“章”而不囿于“章”,笔力清劲秀拔,结体多变,流走自然,格调不凡,能严谨中见骨力,平实中见险峻,凝重处显生动,惊矫纵横,笔随神驰,自具面貌;

《临急就章二则》

在追求书法表现的痛快意识和审美上的“动态美”方面,不少作品墨气淋漓,体脉遒劲,有风樯阵马之势,具有很强的冲击力和感染力。《答林散之送蟹》、《杜甫秋兴八首》等都是几近完美的代表之作。

《答散之送蟹》

高二适晚年向今草系统的“大草”中借鉴“气势”,把古人的字字独立的章草转换为类似于今草作品的连绵回护,增强了节奏和韵势上的美感,属于独运匠心。

《怀素自叙帖扉页题诗》 1975年释文:怀素自叙何足道, 千年书人不识草。 怜渠悬之酒肆间, 只恐醉赠亦不晓。 我本主草出于章, 张芝皇象皆典常。 余之自信有如此, 持此教尔休皇皇。 款署:为文浩题此疑古。麻铁道人,乙卯十月。 钤印:高二适(朱文)

高二适先生有法,破法,但不建法。他的法是“无法”,随性而发,随性而书,自得气象浑穆,气贯古今,洋溢着高昂而势不可挡的人格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