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 > 正文

在美食的世界里,正宗是一个多余的词汇

2019-09-14 06:25暂无阅读:873评论:0

这篇文章,源于一碗卤煮火烧。

某天值班叫外卖,突发奇想来了一碗卤煮火烧。卤煮火烧者,国都传统小吃也,主料有火烧、猪肠和猪肺之流,辅之以炸豆腐片、卤汁、香菜等......说白了就是旧时代底层劳动听民的吃食,不登大雅之堂。

青岛的卤煮火烧

卤煮火烧粗鄙俗气,卖相可憎,但我是不会介意的,于是傲然摄影发圈,并做深奥状注明:今夜眷念一下国都,卤煮火烧。倒也不算矫情,当天我实在“眷念”了一小下。

我的革命战友毅次元同志很快跳将出来,点评道:汤清油少,不正宗。不正宗?一碗卤煮火烧罢了,你还能给我论个正宗不正宗?填饱肚子就得了,要啥自行车啊。

我立刻回怼之:我认为,在食物的世界里,正宗二字实属多余。此獠透露不服,回应说:吃个青岛味儿卤煮火烧,很难示意眷念帝京之情。

这不得了啊,从形而下的色香味直接拐到形而上的情怀了,但这种说辞仍然是苍白无力的。想昔时苏东坡《赤壁怀古》,基本就不是在赤壁之战发生地写的,照样怀的挺带劲。所以我这也是前人遗风,无可指摘。

LV火烧

对话就这么竣事了,雷同的景遇并非首次。好比我晒个驴肉火烧,有人非要指出说这不是驴肉,都是马肉猪肉......哎呀,真是太不解我了,像我这种粗人,从来不care真假,敢卖我就敢吃,只要心中有驴,吃啥都是驴。横竖马和驴都是马科马属动物,相去不远;就算是猪,也都是有蹄类,能有多大不同?

同伙间的打趣话,当然不必当真。不外,本人对于食物的概念是一以贯之的,不妨再反复一遍:在美食的世界里,正宗是多余的词汇。

以东北名菜“锅包肉”为例,黑吉辽均有之。此菜是将猪里脊肉切片腌入味,裹上炸浆,下锅炸至金黄色捞起,再下锅拌炒勾芡而成,制品光彩金黄,口味酸甜。原名“锅爆肉”,后讹传为“锅包肉”,将就也算“硬菜”吧。

锅包肉

各地锅包肉的做法大旨沟通,细简单有差别。据我认识,黑省的锅包肉毫不放番茄酱,吉、辽则或者会放。上图是青岛北纬45°餐厅的菜品,纯以米醋和白糖调味,光彩较淡,给人以晶莹剔透之感;而下图则是有番茄酱的锅包肉,颇有“浓油赤酱”的神韵,质地亦较软,不如前者酥脆,更接近西餐气势。

加番茄酱的锅包肉

若单以正宗论,当然是黑省的锅包肉最为正宗,因为这菜就创自清末民初哈尔滨道台府府尹杜学赢厨师郑兴文之手。但其余做法固然气势分歧,酸甜口却都是一般的(咸口的那是溜肉段),实是各擅胜场,不分高下。有些人执著心太胜,就是不克接管TA心目中的“不正宗”,我是很难懂得的。

计较某种事物是否正宗,好多时候也许是为了显露某种优胜感。犹记在某个美食群里,一小撮人对正宗披萨应该长什么样睁开了激烈商议。太好笑了,这有什么可争的?我就爱吃羊腰子披萨,管侬啥事体啊?跟谁俩呢,一天天的。

”处处讲究“正宗”是一种病,谁能界定“正宗”?抽惯了部下送的假烟的老首长,偶然撮一口真中华,说不定会指真为假。正宗与否,皆为虚妄,应作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