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边缘计算,得开发者能得天下?

边缘计算,得开发者能得天下?

2020-09-17 08:19未知阅读:1264评论:0

“就我们的经验来说,开发者才是推动改天换地的在线体验背后的驱动力量,特别是当他们手握便利工具时更是如虎添翼。”

今年5月,在发布 Fastly Developer Hub 时,Fastly 客户解决方案高级副总裁亚当·登伯格如此说道。此前,用于边缘能力开发的工具散落在Fastly Labs和Fastly Fiddle等工具库里,亚当·登伯格则希望能够把这些工具都集中放置在Fastly Developer Hub上,这样开发者就可以快速获取有关Fastly 边缘平台的VCL日志、API接口等,提高开发效率。

Fastly并非天生活雷锋,高调发布 Fastly Developer Hub的背后,乃是基于其看重开发者的优良传统。

和Akamai、Cloudflare等同行不同,新晋网红科技公司Fastly从一开始就将客户群体瞄准了开发者,在其招股书中就曾强调,企业数字化后,未来都将以软件、云和开发者为基石,开发者成为新的决策者,他们会去决定用什么云平台、什么服务、什么语言等等。

此前,美国ForresterResearch分析师的话称,Fastly的边缘计算服务和对开发者友好的网络管理工具,帮助其开拓了一个不断增长的细分市场。

作为一家创新的边缘计算公司,Fastly正在大力拓展”边缘云(edge cloud)业务。Fastly构建的以云端为基础的边缘平台,将客户内容储存在快速固态硬盘以实现超过10GB 的以太网,这一做法被认为是Fastly在一众同类公司中脱颖而出的主因。

开发者就是数字世界的建筑师。

据GitLab发布 《2018全球开发者调查报告”》估算,全球开发者数量在2100万左右,他们大多数供职于硬件、服务以及SaaS等行业的中小型企业中。从物联网到自动驾驶,当信息技术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浸入时,开发者的地位日益凸显。

通过对六万多名开发者的调研,知名全球技术问答社区Stack Overflow在2020发布的《开发者技能报告2020》中指出,无论公司规模大小,在寻找 IT 人才时,对全栈开发者的需求都是最大。由于全栈开发者必须熟悉更多的技术栈,因此有 60% 的全栈开发者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曾因为工作需求而被要求学习全新的框架,有 45% 则表示曾被要求学习新语言。凭借具备前端、后端以及更多的专业知识,全栈开发者的角色相对灵活,并需要时刻保持自己的技术广度,这就意味着他们在工作中的学习永远不会停止。

承担更多责任的同时,开发者也获得了更多的话语权。

Gitlab今年发布的《2020全球开发者调查报告》称,今天开发者的工作职责并不仅仅是写代码,他们已经承担了传统的操作角色,比如创建和维护基础设施。事实上,许多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也都是开发者,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马化腾、Marissa Mayer(雅虎CEO)和James Dyson(戴森创始人)都是程序员出身。

一个良好的开发环境,无疑会增加对开发者的吸引力,并直接关系后他们对后续服务的选择。Fastly强调为开发者提供更高传输性能和安全性的编程环境,也是意在于此。

谷歌、苹果、微软等科技巨头很早就认识到得开发者得天下的道理。开发者大会几乎都是这些公司的最为重要的会议,从著名谷歌开发者大会Google I/O、苹果WWDC大会到微软的Build大会莫不如此。开发者地位正越来越重要,但一个尴尬的现实是,许多一流开发者正在远离大公司,而大公司却恰恰需要一流的开发者。

尽管开发者对于苹果的封闭系统多有吐槽,苹果公司却每年都在会在WWDC大会颁发苹果设计奖,旨在表彰每年iOS、macOS、watchOS、tvOS等苹果平台上在设计、技术和创新方面有杰出表现的软件、硬件开发者,以此鼓励更多开发者为之效力。

微软曾走过一段弯路,但最近几年改弦更张、向开发者释放善意,先后开放了全球颇具开源社区GitHub上所有的.NET框架,整个Windows 10平台现在都是基于开源的PWA(Progressive Web App)技术。和开发人员接触以获取社区好感的过程中,微软最终成为开源最重要的推动者之一。

2018年,微软收购 GitHub也被认为是一次“伟大的交易”,一方面,进一步拉近了微软与全球开发者的距离;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为微软云服务Azure引流的目的。作为面向开源和私有软件的代码托管平台,目前GitHub服务150多万家机构,汇集了2800多万名个人开发者,托管了8500多万个代码库,可谓得 GitHub者,得开发者的天下。

在技术趋于复杂和快速迭代的当下,市场对开发者要求越来越高,开发者需要更加紧密的合作,以Fastly为代表的边缘计算平台“开发者友好”的模式可以快速地获得来自一线的技术反馈并不断改进,对技术公司来说,不断学习和更新才能活下去,而快速学习快速迭代才能脱颖而出。

不仅仅是科技巨头,边缘计算新贵们也积极关注开发者需求。

由于边缘节点是IT与CT融合的基础设施,多种IT组件与CT网元交互共存,相对于纯IT环境下的云应用开发要复杂得多,这给第三方开发者带来了不小的障碍。因此,边缘计算需要友好的开放软件平台,以让开发者可以简单便捷的调用网络能力,轻松开发应用。

继2017年启动Workers边缘计算平台之后,Fastly竞争者之一的Cloudflare也持续关注开发者需求。Cloudflare在2017年推出Workers平台,开发者可在Workers上创建JavaScript应用程序。今年7月,Cloudflare发布了升级版的无服务器平台 Cloudflare Workers Unbound,提供了一个轻量级的、可与AWS Lambda之类的服务器竞争的无服务器平台,以提高开发者的效率。

Cloudflar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atthew Prince在发布会上说,“我们构建Workers平台的最初动机是不作为产品出售,因为我们将其用作构建应用程序的内部平台。”

在中国市场,阿里云、腾讯云和网宿科技也在积极打造对开发者友好的形象。

腾讯在2018年6月就宣布将其两大自研开源项目——高性能RPC开发框架TARS,及其轻量化名字服务方案TSeer贡献给Linux基金会。TARS和TSeer已经在腾讯内部打磨十年之久,其中TARS是由腾讯开发的成熟RPC框架,能快速搭建系统及自动生成代码,兼顾易用性与高性能。2019年,腾讯首次公布了其智能边缘计算网络平台TSEC(Tencent Smart Edge Connector)。

阿里云在2020年6月开源了边缘计算项目OpenYurt ,旨在依托其原生 Kubernetes 强大的容器编排、调度能力,实现完全边缘计算云原生基础设施架构,帮助开发者轻松完成在海量边、端资源上的大规模应用的交付、运维、管控,阿里云称希望 OpenYurt 开源能推动社区在云原生和边缘计算交叉领域的协同发展。”

网宿科技也推出了面向开发者的边缘计算PaaS平台(ECP),依托全球广泛布局的边缘节点资源和高节点利用率、高性能的Severless架构,这一平台可通过智能调度算力和存储资源,实现毫秒级超低延迟。同时,面向开发者,兼容各类私有协议,能够自动部署、自动修复和自动扩展,同时还能实时够提供应用的监测和报告,可以为开发者提供高速、易用的边缘创新环境,能够应用于视频直播、AR/VR, 云游戏,AI计算分析,自定义监控和数据预处理等实际应用场景中。

与Fastly类似, 网宿科技在创新型边缘计算平台方面积极布局。早在2014年,网宿率先试水边缘计算,并在2018年推出边缘计算平台,开放边缘计算资源及服务。

据ResearchAndMarkets在今年8月发布的边缘计算分析报告,在全球范围内,边缘计算市场将在预测期内以37.5%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0年基础价值将达到40.4亿美元,到2026年将达到266.2亿美元。

在边缘计算这一全新的技术赛道上,获得开发者青睐或成为掌握未来市场话语权的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