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正文

雷军尴尬了,红米自作多情!荣耀不把小米当对手了

2019-02-14 14:39网络整理阅读:120评论:0

小米崛起就像一阵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据最新数据,在中国市场第四季度,小米出货量同比大跌35%,又被苹果超越,从第四名掉到了第五名——难道小米新一轮下跌又开始了?

2010年3月,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横空出世,茁壮成长;2014年,小米手机出货量超过6000万台,以12.5%的市场份额做到了中国第一。

雷军尴尬了,红米自作多情!荣耀不把小米当对手了

一时间,以雷布斯为师,学习小米的风潮席卷中国企业界。

在小米狂飙突进的背景下,2013年,华为手机子品牌荣耀诞生,专注做互联网手机,专门学习、模仿、对标小米。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没有小米,就没有荣耀这个品牌。

可花无百日红,现在华为手机已经把小米手机远远甩开,甚至荣耀手机将小米手机从互联网第一手机品牌的宝座上拉了下来,自己坐了上去——荣耀手机已经结束了那个对标小米的阶段性历史使命。

红米价格策略在偏离主流方向

在华为手机滚滚向前的洪流裹挟下,小米手机已经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这种状况让雷军怒气冲天,在2019年1月红米手机Note7发布大会上,雷军做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将红米从小米中独立出来,专门对标荣耀,并且发出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咆哮。

为增加胜算,雷军请来资深手机企业高管、原金立手机总裁卢伟冰操盘红米。

卢伟冰是曾经的国产手机巨头金立手机的二号人物,仅次于创始人刘立荣,具有丰富的手机企业操盘经验,对曾经同城的华为手机有“知己知彼”的优势,但能否将这优势转化为战斗力,帮助红米做到“百战不殆”,尚需时间和市场来检验。

红米对标荣耀,作为理想,是不错的定位。但对于对标结果,高飞锐思想并不看好,认为这是一条崎岖的山路,红米要翻越荣耀这座险峻大山,可能没有那么容易。

红米最早出现是在2013年7月,当时小米发布了一款红米手机,售价为799元——这在当时多如牛毛的千元机中,价格都算低的了。

从2019年1月红米独立运作后,打出的第一枪来看,红米对标荣耀,是在用步枪对抗导弹。红米使出的杀手锏是Note7,售价999元。这是前几年运营商主导推出的千元机通价,也差不多是智能手机价格的谷底了。这个价格,对老年人,以及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所谓“屌丝”来说,确实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雷军尴尬了,红米自作多情!荣耀不把小米当对手了

然而,在中国市场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环境下,这种价格定位,正在偏离主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