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正文

哲学家周国平对话故宫院长王旭东:科技进步让文化宝库惠及百姓

2019-11-11 07:55暂无阅读:1846评论:0

张英

我们正处于一个全面数字化的时代,如何应对技术与变化带来的焦虑,在新的数字世界安然栖居?2019年11月9日,38位来自文化艺术与科技领域的大咖,与近千名观众齐聚第四届腾云峰会现场,对这个主题进行了一场深入的跨界探讨。

这是一场科学家与艺术家和学者的跨界对话。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著名哲学家周国平、科幻作家郝景芳和与腾讯量子实验室负责人张胜誉对话,探讨科技赋予文化、艺术和人的生活的更多可能性,从专业角度分享自己在数字时代的观察与思考。

活动现场的展区还以“栖”为主题,展出了参加过包括威尼斯双年展在内的国际大型艺术展的五位艺术家的代表性作品,让大家在互动中切实体会到科技与艺术结合产生的美好可能。

上午对话的主持人是郝景芳,很多人对她的了解是科幻作家身份,其实她曾就读于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和研究生学物理,研究天体物理,后来读了经济学的博士,一直用业余时间写小说,她透露目前在做儿童教育的相关工作。

科幻作家郝景芳

跨界较多的她认为科技、艺术和文化,都是推动人类历史走到今天不可或缺的力量,而科学人文、艺术归根到底应该是人性,人们内心深处天然就渴望真善美的合一,在现实生活中也就不要把科技、人文、艺术分的那么开,“今天的科技,就是未来的文化。人类应该努力缩小不同人群的认知差距,让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被所有人共享。”

在谈到对“善”的理解时,哲学家周国平认为,善是哲学中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从苏格拉底、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他们的哲学讨论的核心就是善,“他们一直在讨论什么样的生活是好的生活,人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从科学技术的角度来说,科学技术怎么带给人们一种好的生活,这就是向善的含义,让人生活的更好。

哲学家周国平

“善就是好的生活”,周国平认为科技向善要从四个层面去理解,第一是功用层面:科学技术给人类生活各领域带来的进步、便利和效率。科学技术也可以对人类文化有保护作用,如科技用于对故宫文物的保护。

第二就是社会层面:公平正义和科技普惠,知识共享和知识产权的兼顾。“怎么样使科技成果给社会各个阶层比较平等的享受, 科技普惠就是这样的概念,包括互联网上知识共享,知识共享和知识产权的保护怎么样兼顾等涉及公平正义的问题。

第三就是伦理层面:在生育干预、基因工程、克隆人等层面,对人性价值和人类伦理价值的尊重,科技的伦理底线究竟在哪里。现在科学发展最前沿的是生命科学和计算机科学,这两个领域里都涉及到伦理的问题,生命科学最明显,包括生育干预,试管婴儿,代孕母亲,还有基因工程、克隆工程等,都是对人类伦理、家庭伦理的挑战和威胁。他提出要从伦理角度探讨科学技术的边界问题。

哲学家周国平

第四就是精神层面:即对精神价值的尊重。科技能否让人的精神生活得到更好的发展。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是否要遵循一些自然的基础规则?科技促进物质进步的同时,要想提高人类精神生活的品质,就需要科技和人文进行合作,来解决这个问题。

张正友作为科学家,秉承“科技有道,择善而行”的理念。他在腾云峰会上分享了自己独特的对善的理解。从事科研已近35年的张正友认为,科技既有好的方面,也可能会用到坏的方面,目前人们有一种担忧,担忧人工智能等新科技危及人类,担心新技术被坏人掌握等。

谈到 “科技向善”,王旭东院长认为,当人的善大于恶的时候,科技一定会向善。当恶超过善的时候,科技一定是向恶的,或者它的主流方向是向恶。所以,科技向善主要还是人的向善。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

张正友从历史角度分析说,人类经历过多次技术革命,但每一次技术革命都极大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人类即将进入信息智能化的社会。

他相信人类肯定有足够智慧去解决新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短时间内人工智能不会发展到具有毁灭人类的能力,在未来即使有了这样的能力,人类也有智慧控制。社会、政府需要有政策和伦理规范,让技术最大程度上服务于人类,防范坏人利用作恶。企业也要从社会价值角度、人类价值角度选择,负起责任来。

程武在参观展览

张正友举例说,腾讯已经在科技向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如 AI+农业,用人工智能技术通过传感器感知温室种植环境的湿度、温度、光照度,并从而计算出最适合黄瓜生长的方案,能媲美有20年经验的农业专家,此外还有用保护野生动物、人脸识别技术打拐寻人等。归根结底,科技要深入到各行各业为人类服务,并不是要去控制人类。

张正友和王旭东还具体讨论了科技如何更好地保护和创造文化。

王旭东院长认为,我们要和这个时代同频共振。谈到 “科技向善”,王旭东院长认为,当人的善大于恶的时候,科技一定会向善。当恶超过善的时候,科技一定是向恶的,或者它的主流方向是向恶。所以,科技向善主要还是人的向善。

在谈到共享时,王旭东院长认为,文物博物馆领域很需要深入思考,文物包括文物的信息资源都人类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智慧结晶,因为科学技术进步和观念的问题,并没有让丰富的文化宝库惠及百姓。

数字时代需要树立共享的理念,要利用数字技术把保护成果、研究成果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它。要让文物尽快地数字化,建立起实现共享的数据库平台、传播平台,仅靠文博领域的人是做不到的,这需要合作。所以,故宫博物院跟腾讯等公司、机构的合作都是为了能够突破一己之力的局限。

王旭东院长认为,数字时代文物保护领域的研究成果共享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公益性质,初期投入有一些要投入需要收到,但到一定时候希望就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