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伟大思想家苏格拉底,以荼毒年轻人思想被审判,他是否应该越狱?

2020-01-16 21:32暂无阅读:1845评论:0

苏格拉底,古希腊时期的哲学家、思想家和教育家,是柏拉图的老师,而柏拉图更是亚里士多德的老师,三人并称“希腊三贤”。《苏格拉底言行回忆录》由其学生编写,收录了他的言行与思想,类似于我国春秋时期的孔子及《论语》,历史很奇妙,智慧的哲人扎堆出生在这个时间段,思想也迎来了大爆发。

苏格拉底最终被指控亵渎神灵和荼毒青年人思想而入狱,审判庭上他言辞激烈故意惹怒审判庭的成员,坚决不认罪(如果认了罪他将免于死刑),他的学生花了大价钱买通狱卒,想要帮苏格拉底越狱出去,苏格拉底还是拒绝,最终被执行死刑,喝下了毒槿汁结束了智慧的一生。

苏格拉底应不应该越狱是从古至今都被拿来探讨的问题,总有人问:他如果逃走了,会怎么样?

制度的完善

苏格拉底拥有很多的智慧,很多有意义的思想。当时雅典的民主制度还存在很大的弊端。虽然每个公民权利都很大,但是更多的公民是愚昧的,思想是专制的,执政者利用演讲等手段控制民心,公民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这导致了权力运用的非理性亦或是被滥用。苏格拉底的存在如他所说自己就是一只牛虻,一只刺激雅典制度的牛虻,他把批评雅典推动雅典进步作为自己的使命。人们认为苏格拉底如果选择越狱可以推动雅典民主进程进一步的完善,只要生命还存在,一切都将是可能。

而苏格拉底却是另外一种想法,他认为哲学本身就是谈论死亡与生存。死亡同样可以做到很多东西,苏格拉底用他的死亡为我们上了最后一课,而这一课值得我们每个人用毕生去思考理解。

首先,正义隐藏了不义的暗礁。苏格拉底的死带着极为强烈的悲剧性色彩,但正是这种强大悲剧性反倒成了敲醒愚人的警钟。审判庭认为这样一位伟大智慧的人有罪,并且判处死刑。苏格拉底选择以这种悲壮的方式让公民们发现制度存在弊端,这些弊端或许是自负专制的统治者和阴险狡诈的小人拥有了权力。

再者,信仰里安顿那锐利的怀疑。我们总是会崇拜某些东西,信仰某些东西,比如制度,为此我们拿出我们罪为坚定干净的东西作为祭品供奉在神灶上。但,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我们信仰崇拜的东西同样抱有怀疑,这种怀疑并不一定是让我们背弃它,这种怀疑是让我们去寻找到它理应做出改变的地方,因为我们信仰,我们崇拜,所以我们怀疑,是为了能够使它拥有顽强的生命力直至永恒。苏格拉底是想人如同他一般对现有的制度,不断怀疑,不断批判,不断提出改革的方向,来保证雅典生生不息。

律法的威严

苏格拉底认为守法是正义的一种,即便,法律本身存在问题,如果他一旦越狱,就是违反了法律,违反了正义,冒犯了律法的尊严。他清楚地明白审判庭对他地审判时有误的,但是审判过程是合法的。因为他人的错误,而以错抵制错,这是他不能够接受的事。如果他今天越了狱,他的理由可以是法律非正义,但明天也有可能有别人用其他的理由,违反法律。法律是用来维护秩序的,而法律是由其威严维护的,当法律失去了它的威严,那么秩序也就不存在了,社会将会一片混乱。

而后人认为,雅典的法律本身存有非正义性,审判的过程也有非正义性,对恶法盲目地遵从才是对法律威严地亵渎。苏格拉底不越狱,是维护了非正义的法律尊严,是助长了这种非正义性。没有人反抗恶法,恶法将继续藐视生命,当生命都被蔑视,人间不再是人间。

故土与前路

人们认为,苏格拉底越狱以后,他还有一大批跟从他的,理解他的学生或是朋友,越狱以后,离开雅典去别的地方,他可以受人尊敬爱戴,不愁吃穿,传播他优秀的思想,培养更多优秀的人才,在有一天卷土重来,进行大改革,提出制度中的暗疮。

但是苏格拉底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一生活得堂堂真正,越狱必定代表着流亡海外,不再是雅典的公民,那些跟随他的学生乃至他的孩子,都不再是雅典的公民,都不再有用作为雅典公民的权力。失去公民的身份对雅典人来说有时候比死刑更加残忍。更何况,他爱雅典,因为热爱他,他才将自己化身为牛虻,不断地刺激它,以严苛的目光要求他。

当杯子倾倒之际,血泊浸染了他苍老的发丝。但是,他的脸上没有展现出一丝对死亡的惊恐,有的只有那种神圣的静谧。有学者猜测,一切都是苏格拉底的预谋,他故意激怒审判庭,坚决不认罪,固执地不肯越狱都是为了等来一场死亡,自杀是罪恶地,那么他只好策划出一场谋杀。他的死可以教育百世的人,同样他认为他死亡以后可以见到古时智慧的人。所以,他那么坦然地接受死亡,死亡地气味于他而言可能是香甜的,就像进入了一场美梦。

无数的人为他的逝去感到唏嘘,不平,不解,但历史就是历史,历史如同最伟大的哲人一般,他计算着每一步,监狱外面可能是更加广阔的天地,也可能是被放逐的孤独。笔者选择与苏格拉底应不应该越狱为题,并且全文没有表明自身的立场,是因为没有人能拿出苏格拉底越狱后的真正结果来比较,谁都不知道哪一种结果是最好的,不要用今人地价值观去为古人做决定,笔者希望的是我们能够辩证地看待问题,“苏格拉底应不应该越狱”还会一直被讨论下去,因为它让我们不断地思考制度、正义、法律、信仰等等之间的关系。

原创作品,请勿转载,欢迎关注小辫儿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