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八十老头被告通奸,包公不信,嫂子做一动作,包公顿悟

2020-01-16 21:34暂无阅读:1341评论:0

在明朝人著的《包青天奇案》中,记载了这样一个离奇的案子,刚开始居然难倒了善于片言折狱的青天包大人。什么案子呢?是一桩男女通奸案。

说有一个已经八十岁的老头,大名叫周德。周德名德实不德,人老心不老,素性风流,而且为人狡诈。他发现有一个姓罗的寡妇,颇有姿色,不禁动了念头,垂了三尺的涎水。

在外人看来,似乎这是不可理解的。然而它却的的确确发生了。周德就经常有意光顾罗寡妇家,问东问西,窥测罗寡妇的反应。那罗寡妇正当年少,却死了老公,正是寂寞难耐的年岁。

禁不住周德有意勾搭,他们居然成就了好事,暗自做了一年多的夫妻。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罗寡妇的小叔子发现了他们的勾当,为了顾全门风,他先礼后兵,规劝嫂子要检点,不要做伤风败俗的事情。

虽然小叔子多次规劝,罗寡妇却当作耳旁风。老公都不在了,小叔子想多管闲事?没门。罗寡妇依然我行我素。既然“礼”行不通,那就只有“兵”了,小叔子以通奸罪把他们状告到了包公那里。

包公接手了这件案子,思量了一番,一个鳏夫,一个寡妇,通奸似乎是都有动机的。按照程序,包公先把周德拿来审问。谁知周德矢口否认,装可怜,说我都八十了,行将就木的人了,告我通奸,岂有此理呀?请包大人明鉴。

是啊,八十岁的老头通奸,谁信啊?包公也不信。然后,包公又将罗寡妇拿来审问,罗寡妇也是矢口否认,说我自从那年不幸守了寡,恪守妇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何况周德是我的长辈,平时连话都不说一句,怎么可能通奸呢?

此二人都自愿甘受酷刑,也死不承认通奸罪。这相当一致的供词就像串通好了一样。包公犯难了,一时难以定案,权且将他们收押。回到后堂,包公茶饭不思,眉头紧锁。

正巧,包公的嫂子进来了,就问他怎么了?包公也不避讳,就将难断的案子给嫂子说了一下。嫂子听了之后,若有所思却欲言又止。但是,小叔工作遇到了难题,当嫂子的也不能袖手旁观不是。

嫂子不方便说,就做了一个动作,将牙簪插地。包公看后,顿时大悟,原来如此。随即升堂,把周德和罗寡妇押上来审判。包公说,你二人休要瞒我,各打二百棍,看你招也不招。

(牙簪)

可怜一个老头,一个弱不禁风的寡妇,哪里受得了棍棒伺候,赶紧磕头求饶,从实招供了。包公将他们各打一百棍,然后把周德放回去,让罗寡妇另嫁人了。

包公显然是心里有了底,断定他们的奸情后,才会用刑的。那么,包公嫂子做的那个动作,牙簪插地,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它和周德罗寡妇通奸罪有什么关联?为什么包公看了这个动作,就断定他们有奸情呢?

查遍了有关资料,也没有确切的答案。聪明的读者朋友们,您知道吗?如若知道,就请不吝赐教一二为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