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百年前,这类人的工资非常高年薪超过500万,硬生生将国家掏空

2020-02-15 12:22暂无阅读:1109评论:0

《管子·小匡》中有这样一句话,“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柱石)民也”。

后人以此为根据,将封建社会中的人民群众,划分为了士、农、工、商四大阶层。其中,“士”,也就是古代的官员们,拥有着最高的地位。

之所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正是因为在古代阶级分明,对于寒门子弟来说,勤学苦读,通过科考,才是完成阶层的跨越的唯一途径,所以,就有了范进这样能终身致力于通过科举的人群,其毕生努力都只为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在古代,能够成为“士”,就意味着从此脱胎换骨,从此,就由被压榨的劳苦人民,摇身一变进入到了统治阶级。在古代,不同的官职品级,则意味着不同的权力大小。官越大,权越大,当然,并不是所有人做官的目的都是为了手握大权,更多的人只是为了一个铁饭碗。可见,无论古今,工资都是至关重要的,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即便官至一品,也得养家糊口不是。

那么,今天我们就以距离我们现在最近的封建王朝——清朝为例,来看看在封建时期,“正一品”的朝廷重臣,能享受到怎么样的待遇。

这里,我们先来看清朝时期的官吏等级制度。在清朝,官吏的品级可分为“九品十八级”,基本上,还是延续了汉魏以来的品级制度。其中,最高的品级为一品,最低的为九品。这每一品又分为正、副两级。以一品为例,就有“正一品”和“从一品”之分。这里要注意一下,旧时“从”读“zong”,并不读“chong”。

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基本上就构成了清朝时期政府的“政治架构”。在他们之外,还有少量的“超品”官员,一般都是蒙古王公或是非王室宗亲以及一些被册封的人,但这些人都实属特殊情况。至于皇室宗亲,王公贵族门则有另一套品级制度,在这里,笔者就不一一赘述了。

据《户部·俸饷》所载,清朝官员的待遇,由“俸禄”和“禄米”两部分组成,严格按照官员的等级发放。而据《清实录》所记载,清朝时,“正一品”大员,每年的俸银为180两,禄米为90石。清朝的“一石”大约相当于现在的28千克,一两白银按照当时的购买力进行估算的话,大概相当于170元人民币。

所以说,正一品大员,一年的工资就是30600元人民币外加2520千克的粮食。

看到这个数字,想必大家都有一些疑惑。不对呀,区区三万多元而已,这怎么能维持我们印象中官员们那种奢侈的生活呢?且不谈生活,这么低的工资,可能连个京畿之中天子脚下的房子都买不起,更别说还要养活一大堆家丁家仆、妻子小妾了。

这怎么可能呢?

只看基本工资的话,确实不太可能。但是,清朝的官吏们,除了额定的工资俸禄之外,还有不少的额外收入。

所谓的“额外收入”,主要是指:从雍正帝开始实行的“养廉银”制度。所谓“养廉银”制度,就是“高薪养廉”,以品级为依据给官员发放远高于工资的“额外收入”,以此来保证官员不会因为薪资过低,而心生歹念,鼓励官员清正廉洁不贪污腐化。

而“养廉银”根据官员的品级不同,一般为基本工资的10倍到100倍。

据《清史稿》所载,清朝官员不仅有京官和地方官之分,还有文官和武官之分。而且,同一品级的京官和地方官、文官和武官的“养廉银”还有所不同。

在这之中,取一个平均值:文职一品大员每年的“养廉银”大概在16000两左右,换算成人民币就是272万,再加上,之前的3万工资,我们就可以得出,文职一品大员每年的收入大概在275万人民币左右,还外加2520千克的粮食。

武职一品大员,每年的“养廉银”大概为2000两,加上工资收入,年收入大概在50万人民币左右。由此可见,同一品级武将工资是远低于文官的。前文我们提及,王室宗亲有不同的品级制度,在王室宗亲之中,品级最高的,在宗亲中相当于一品大员的,则是亲王。

那么,亲王的年薪是多少呢?

亲王没有所谓的“养廉银”一说,只有“俸禄”和“禄米”,但是,其数额远远高于一品大员,换算成人民币的话,甚至,都超过了五百万元。更为重要的是,皇室宗亲不需要担任任何职务,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没有“案牍之劳形”,只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宗亲身份,每年就能拿到这么多钱。

皇室宗亲的数量虽说不多,但也绝对不少。而这些什么活也不干,只顾拿钱的“王室蛀虫”每年的俸禄支出,就成了清王朝不得不承担的巨额开销。这也是清朝即便赋税严苛,国库依旧空虚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前文可以看出,一品大员不仅权力很大,收入待遇也很不错,一年将近三百万的收入,平均每个月的工资接近三十万元,这个工资水平放到现代社会,绝对是大公司高管才能享受到的,正常养活一大家子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然而,即便是工资待遇如此之高,清朝的贪污现象依然很严重。而所谓的“高薪养廉”,也随之成为了一个摆设。官员们理所当然地享有着朝廷给他们的俸禄,把高额的养廉银当成朝廷慷慨的赠与,然后,接着吃拿卡要,贪污腐败。

有老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知府在古代并非什么高官要职,也居然能够在短短的三年内贪到十万两白银之多,可见,这是何其猖狂。小小知府都如此,就更不用说位高权重的一品官员们了。贪污现象屡禁不止,使得清朝的苛捐杂税异常繁多,人们叫苦连天。

即便这里,国库却是常年空虚,使得曾经辉煌而体量庞大的清王朝外厉内荏,最终,在侵略势力的威压下一击即破,由此,走向了灭亡!

参考资料:

【《管子·小匡》、《雍正时期的“养廉银”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