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唐中宗的老婆韦后,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2020-03-27 12:25暂无阅读:1996评论:0

唐中宗被迎回宫后,武则天的身体每况愈下,五年后,五王发动政变,逼迫武则天让位给太子李显。这样,中宗在失位二十年后,又被推上了皇帝的宝座。再次成为皇后韦氏,权势欲开始膨胀,放荡行径也更加无所顾忌。

中宗第二次即位期间灾害连年,边患不断。然而韦后却对中宗说:“十多年的苦难我们已经受够了,现在就要过自由自在的天子生活了。”在韦后的怂恿下,中宗不顾民间疾苦,即位当年十一月,他们就一起到洛阳城南门楼观看了泼寒胡戏。当时天气严寒,北风凛冽,北方胡人裸身挥水,舞蹈自如。中宗和韦后身穿轻裘,从早到晚,不知疲倦。

次年春天,中宗又和韦后一起登上玄武门,观看宫女大瘦(即聚会饮酒)。韦后还觉得不过瘾,又请求中宗命宫女左右分队,互相殴打,以决胜负。他们还派遣宫女开办集市,令百官公卿扮作商人前往交易,因买卖不公,大臣和宫女们互相辱骂,言词卑猥,中宗和韦后看了以后却哈哈大笑。又过了一年,正值正月元宵期间,中宗和韦后脱去龙风袍,换上百姓装,带领大臣们夹杂在长安市民中间,在化度寺门前的大街上观赏花灯。这一夜,中宗还依照韦后意见,放出几千名宫女看灯,致使一半以上的宫女都跑掉了。接着,他们又先后观看拔河比赛,游宴桃花源,游赏樱桃园,泛舟戏乐。韦后在获得权力的同时并不因此满足,她更渴望着女人身心欲望的满足 中宗无力满足韦后的要求,她便寻求外欢,与武三思勾搭成奸。此后,韦后便如鱼得水,对政治的干预也更加猖狂。尽管韦后仿效武则天,也有想当女皇的野心,但她却缺乏武则天所具有的政治才干、执政者应具备的器量及神秘性,韦后所有的只是昏暴,而不讲究手段。

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一族再度崛起,令政变集团成员们感到恐惧和万分惶恐,当初政变时,对以武三思为首的诸武竟没有丝毫的损伤。武三思因与韦后的关系,进而成为操纵中宗的“真天子”。张柬之等人很清楚,这时中宗的制度实际上是根据武三思的裁决颁布的。在无可奈何之下,他们秘密晋见中宗,请求诛杀武三思及诸武。然而,每次晋见,中宗皆以缄默的态度予以回敬。在中宗看来,武三思是他和韦后最亲密、最信赖的知己。中宗不仅不会下令诛杀诸武,反而将张柬之等人的密陈透露给了武三思。武三思便和韦后一起双管齐下,在中宗面前,对张柬之等人屡进谗言。武三思和韦后诬陷张柬之等人图谋不轨,怂恿中宗将他们明升暗降、册封张柬之等五大臣为王。中宗对韦后和武三思的话由衷地相信,立即下诏封五王,从而剥夺了五位功臣执政之权,把他们调出京城。接着,武三思又诈称圣旨,派刺客在流放途中将五王一一刺杀。可怜这五位忠心耿耿的大臣拥立中宗复位,可谓深邃人心,可惜斩草不除根,终于冤死在小人女子手中。这样,唐朝大权完全掌握在韦后和武三思手中。

武三思等之所以会赢得中宗和韦后的信任而再度猖獗,这主要是由于后宫的才女上官婉儿的缘故。上官婉儿长期担任武则天的心腹笔杆,中宗即位后,敬佩上官婉儿的才华,继续留任她担任秘书工作。但对这位美人他是不敢觊觎的,唯恐引起韦后的责骂。无独有偶,武三思为了取得中宗和韦后的彻底信任,想到了上官婉儿。他们频繁幽会于后宫,后宫淫乱之风由此兴起。不久,婉儿便要求在宫外建立私宅,如同朝廷官员一般,早出晚归到后宫侍奉帝后。此项先例一开,仿效者接踵而至。

中宗对武三思的信赖不亚于对韦后的信赖。常常有这种情况,韦后和中宗并排听政,回到后宫,韦后便和武三思在皇帝的龙床上下棋,中宗在一旁观战,与他们一起嬉戏调笑。武三思既然与韦后、上官婉儿久有奸情,也就有推翻中宗的心思,他时时怂恿韦后仿效武后的行动,自立为女皇,这设想也正中韦后下怀。而在武则天身边长大的安乐公主,看惯了女皇帝那种一呼百应的威风,便异想天开,说男儿可为皇太子,我女孩子为什么不能做皇太女?韦后听了,哈哈大笑,抚着公主的脖子说:“待母后做了女皇帝,就定立你为皇太女!”唐中宗空为天子,不但政权掌握不了,就连自己的女人也没法把握,老婆韦后与上官婉儿倒是围着武三思争风吃醋。一个春日困人的日子,午后无事,韦后心中纪念武三思,便恹恹地打不起精神。中宗了解她的心思,便命太监宣召武三思进宫。韦后见了武三思,顿时笑逐颜开,命宫女摆上赌具,和武三思玩起赌双陆的游戏来,中宗则在一边手握筹码,替他俩计算输贏。韦后故意撒娇弄痴,逗着武三思玩笑,把中宗可怜巴巴地撒在一边。这时,内侍进来奏称,丞相李峤有要事进宫来面圣,中宗闻报连忙出去了。这里韦后见中宗身影刚闪过门口,就把双陆一掀,一耸身倒在武三思怀里,两人手拉着手进寝宫去了。在一旁站着的上官婉儿,看得牙齿直痒,但又奈何不得他们。

虽有了武三思,淫荡成性的韦后仍然觉得不满足,因为武三思是一个手里握着无数美女情妃的人,不可能时时守在韦后身边,因而韦后宫中还养着三个美男子一个是杨均,原是韦嗣立家的厨子,一次韦后到韦嗣立家饮酒,觉得菜做得出色,就赏厨子黄金百两,杨均上来谢赏。韦后一眼见他少年英俊,便暗暗地喜欢上了,下诏把杨均调到宫中,专替自己做菜,每到夜深时,韦后在别室里悄悄地把杨均传唤进去,赐以雨露之恩,杨均因此便得到了光禄少卿的官衔。另一个是马秦客,原是太医院的御医,一次偶然进宫替韦后治疗感冒,只因他眉目长得清秀,从此以后,韦后有病常把他传进宫去伺候,对他的宠爱,也不在杨均之下。再一个是叶静,原是马贩子出身,善玩马技。一年的元宵节在灯会上表演马技,被微服出宫游灯会的韦后看中,就命人把他召进宫去,除为韦后表演外,还奉命陪她共度春宵。这三个人都做了韦后的幕宾,追随着韦后,不离左右,谁也不敢说他们什么。

韦后就是这样一位权势欲与情欲同样看重的女人,她既想成为女皇,更想象皇帝一般,独揽天下的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