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犹太少女化身艳谍,香吻阻止希特勒细菌战,死前竟提了个特殊要求

2020-05-12 03:36暂无阅读:1210评论:0

(图)希特勒1943年8月,二战已进行到后期,纳粹德国的军队在欧洲战场上江河日下,颓势尽显。然而,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并不甘于失败,企图在末日前进行最后的疯狂挣扎。根据英国军情五处打入德国内部的特工人员汇报,希特勒为了挽救早已注定战败的命运,集结了手头一批优秀的科研人员,研制出一种威力恐怖的“无声武器”,这种非常规武器实际上是一种细菌炸弹。只要在飞机上将它投下,大半个伦敦城便会弥漫一种致命细菌。而人体一旦沾染上,不久便会全身溃烂,8小时内痛痒不堪,继而在折磨下痛苦死去。而且,这种细菌还具有高度传染性,只要触碰一下患者便有极高的危险。而更加恐怖的特点是:这些细菌的效果只持续三天。也就是说,只要在目标城市上空投下炸弹,就会将这里变为一座“死亡城市”,但在三天之后,德军便又可以毫无阻碍地长驱而入。

(图)时任军情五处负责人戴维·皮特里会议室里充斥着不安气氛,军情五处的负责人戴维·皮特里正因希特勒的这一恶毒计划而愁眉不展。他很清楚细菌炸弹的恐怖之处,而更加不幸的一个消息是:根据最新情报显示,希特勒的这项计划已经基本成功。因此,如何阻止德国对细菌炸弹的研究便成了他所要面对和解决的最紧要事情。最终,军情五处B组组长莫森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派人潜入希特勒的研究所,一举摧毁细菌实验室。就这样,计划的提出者莫森被指定全面负责这项工作。然而,经过调阅大量资料后他才发现,派人潜入细菌实验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在从事细菌弹研制工作,能够直接进入那里的人只有大约50人,而其他陌生人在每天严格的检查下,想要进入则根本难如登天。莫森为此想了很久,终于有一天豁然开朗:外部人员想要进入的确很难,但是我们可以寻找一个合适的人,伪装成内部人员混入其中,然后在内部炸毁那些可怕的细菌炸弹实验资料。也许,这是现在唯一可行的最好办法了。

(图)二战期间的犹太难民于是,莫森开始对那个研究所中,所有为希特勒研制细菌炸弹的工作人员进行调查。最终,他认为一名叫谢丽薇的女子很有利用价值,而接下来便是要找到一个能够冒名顶替谢丽薇,潜入实验室的合适人选。1943年12月的一天,一名军情五处的特工人员向莫森汇报,在难民营里发现一名少女,无论样貌、气质,还是身材,各方面都和谢丽薇极为酷似。这名少女名叫韦芳菲,是从德国逃难而来的一名犹太人。1922年时,她出生在德国莱茵河畔的一座小城里。少年时代,她在父母的宠爱下幸福地生活。后来,正当她通过刻苦的学习而迈进大学校门,准备学成后造福人类时,二战却无情地爆发了,这场战争灾难彻底碾碎了少女的青春梦想。由于韦芳菲一家都是犹太人,因此便遭到纳粹的残酷迫害。在她父亲惨死之后,她和母亲只能逃离德国,来到英国。在这里,韦芳菲的母亲又因为过于思念丈夫,再加上饥饿和疾病等折磨,很快便离开了人世,撒手人寰。

(图)二战时期的英国女间谍莫森驱车来到了难民营,当第一眼看见眼前这个从气质到样貌都与谢丽薇极其相似的韦芳菲后,心中不觉一惊。他感慨道:“感谢上帝,她正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个人!”莫森知道,这位看似美丽而矜持的犹太少女,其心中却充满着对纳粹的无比仇恨,因为她的父母都是因为被纳粹迫害而凄惨离世。于是,便将自己准备派人潜入希特勒细菌实验室的计划讲了出来。“为了让无数无辜的人免于纳粹细菌弹的毒杀,我们只能来求助于你。当然,我并不想强迫你,因为这是件极其危险的事。”“不,先生。我愿意去做这件事。我的爸爸和妈妈都被纳粹杀害了,所以我要为他们报仇,而就算是死了也是值得的。请相信我吧!”韦芳菲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下来。1944年2月,一个阴云密布的夜晚,在经过8个星期的秘密培训后,韦芳菲终于开始了独闯虎穴的征程。一架没有任何标志的英国皇家空军飞机,顺利将她送到位于德国史德格郊区的盟军接头地点。很快,她在这里便和盟军间谍奥伯接上了头,并惊奇地见到了早已被军情五处特工绑架到这里的谢丽薇。

(图)溃败中被俘的德军军官韦芳菲通过谢丽薇的口供,知道了关于她的一切。从家庭情况、教育程度,到工作生活和同事朋友,务求周密而详尽。天明之后,奥伯开车将韦芳菲送到了谢丽薇的住所。就这样,勇敢的韦芳菲终于义无反顾地开始了冒险生活。韦芳菲在谢丽薇家里换上她的衣服,稍微调整了一会便去“上班”了。很快,她就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栋只有两层的破旧小楼。进门时,韦芳菲遇了极为严格的检查,带枪的警卫就站在她身边。好在经过一阵细致到可怕的搜身后,她终于走进了大门。因为事先准备得很充分,韦芳菲毫不费力地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她便将自己关在这间屋子里,熟悉起谢丽薇平时的工作内容。很幸运的是,整个上午都没人来打扰她,整理图片,检点资料,聪慧的韦芳菲已经基本适应了谢丽薇的这份工作。下午的时候,韦芳菲刚想再进一步熟悉资料时,电话铃声却突然惊响了。电话里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谢丽薇小姐,请来我办公室一趟,顺便把编号为XXX的资料带来。”韦芳菲知道:真正的考验终于到来了,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她这次行动的目标——亨内博士。

(图)女人有时会主宰一场战争的结局通过谢丽薇的口供,韦芳菲知道亨内博士是这个研究所的主任,他的妻子早亡,对谢丽薇很有一些意思。这位顶头上司经常会制造一些机会与他的女下属见面、聊天,并称赞谢丽薇的美丽。甚至有一次,他还借机握住了谢丽薇的手,并抚摸了很久。在一张硕大的办公桌后面,亨内博士正高兴地站起身来。他看起来虽然头发已有些花白,但面相却并不显老。亨内博士满脸堆笑,而韦芳菲也知道他似乎并不急于拿到那份资料。他口若悬河地夸赞着面前的“谢丽薇”是如此的美丽漂亮,最后竟将这位姑娘夸得“含羞带怯”。而“谢丽薇”也当然知道这个恶心家伙此时内心是多么龌蹉,可为了完成任务她只好硬着头皮应对着。面对这位可爱的姑娘,亨内博士的内心里渐渐涌起了一股莫名冲动。他突然抓起了“谢丽薇”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洁的皮肤。良久之后才长叹一声道:“哎!你知道,我老伴去世早,现在的生活真是寂寞难耐呀!你别以为我老了,你看我的心脏跳动得还很剧烈呢!你摸摸,看是不是?”亨内博士说到这里,还将“谢丽薇”的手拉起,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图)影视作品中塑造的女间谍形象韦芳菲身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胃里残存的食物也仿佛就要干呕出来。然而,在想到身上担负的使命后,她知道必须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亨内博士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和遐想:“如若我能年轻20岁,可一定要娶你。可是现在,我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不,尊敬的博士,在我的心里,您是永远年轻英俊的”“谢丽薇”虔诚地倾述着。亨内博士惊喜不已,他像一个垂涎猎物已久的猎人,猛地将眼前的少女搂进怀里,并急切地在她的额上吻了起来。这样粗暴的狂吻几乎让韦芳菲透不过气来,她甚至感到了一阵阵的恶心。但是,她只能强忍着不适,佯装着享受的样子,完全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此刻,亨内博士早已心花怒放,而他的手更是已经不那么老实了。韦芳菲霎时惊觉起来,“不能让他就这样轻易得逞,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于是,她推开了博士的手,一个闪身便脱离了亨内的怀抱。韦芳菲翩然一笑:“博士,不必着急呀!咱们的时间还长着呢!您的东西是一定跑不掉的!”亨内博士色迷心窍,只是傻傻地说道:“宝贝,对不起!我真是太着急了。”韦芳菲道:“我将终身为您服务,只是现在我要走了,时间太久,我怕会被别人发现。”“好的,那咱们明天这时候再见。”亨内博士依依不舍地说道。

(图)希特勒身边潜伏的盟军超级女间谍——奥尔加·契诃夫娃就这样,“谢丽薇”和亨内博士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开始频繁接触,打得火热。但是,韦芳菲却一次次利用巧妙的方法,依然固守着少女的最后防线。1944年3月,韦芳菲接到军情五处的情报,亨内博士将在10天之内交出细菌炸弹的样本和程式。因此,韦芳菲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不惜代价、不折手段地立即摧毁那些东西。而此时,这位犹太少女心里清楚地很:为了完成使命,恐怕必须要牺牲掉自己的贞操了。翌日中午刚刚吃完午饭,韦芳菲便来到了亨内博士的实验室。刚一进门,亨内博士便迫不及待地一把抱住了“谢丽薇”,将她扔到了床上,两人拼命地吻了起来。此时,韦芳菲仿佛真是投身在爱人的怀抱里,真是动情极了,她已将少女的魅力发挥到极限。正激烈时,“谢丽薇”却突然佯装天真地问道:“慢!博士是否真的爱我?那我叫你做的事,你都肯去做吗”亨内急切地回答说:“那当然,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为你效劳。”“谢丽薇”假装四处看了看,又“天真”地说道:“那好!你打开那个钢柜让我看看。”“哎呀!宝贝,那里边都是绝密的资料和物品,对你没什么用,你真要看吗?”“谢丽薇”有些生气地说:“我就是觉得好玩,你要是不给我看,我就走了。”亨内博士犹疑了一下,可最终还是答应了。这天,韦芳菲用自己的贞操,终于查清了这项让整个军情五处都忧心忡忡的核心机密。而接下来,就是要怎样彻底毁掉这些东西了。

(图)影视作品中,被纳粹残酷逼供的盟军女特工拖着沉重不堪的身体,韦芳菲回到了谢丽薇的住所。现在,她最需要的东西是能彻底摧毁细菌炸弹样本和程式的东西——烈性炸药。很快,奥伯便帮她弄来了。而韦芳菲则利用晚上的时间,细心地做了一些三明治和馅饼,并将炸药不漏痕迹地藏匿其中。第二天,她顺利地将这些炸药带进了亨内博士的实验室。博士一见到亲爱的“谢丽薇”,便给了她一个炽热的拥抱,然后便是更加炽烈的亲吻。可正当他如痴如醉时,韦芳菲却取出带有麻醉药的手帕,猛地堵住了亨内博士的口鼻。很快,他便昏迷了过去。韦芳菲找出钢柜的钥匙,打开那道铁门,然后将炸药放了进去。炸弹会在一分钟后被引爆,韦芳菲立即关上柜门,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亨内博士,然后拔腿就跑。爆炸声传来,已经跑到走廊的韦芳菲得意不已。然而,她虽然完成了任务,却也已经无处可逃。两名警卫拿着两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着她。韦芳菲被关进了监狱,被指控犯有间谍罪。各种酷刑肆意地折磨着她,可是她像一个哑巴一样,什么都不肯说。几天以后,那名狰狞的纳粹头子对她吼道:“今天就让你见一个人,看你说是不说!你以为只要炸掉那些东西就可以了吗?这个人轻易就可以将那些损失都挽救回来。”

(图)影视作品中的犹太女间谍韦芳菲听罢早已震惊不已,难道真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让自己所有的付出都白费了吗?很快,牢门被打开,走进来的却正是亨内博士。“宝贝,你受苦了”亨内博士竟然还爱着她。“你不恨我吗?”韦芳菲一时间竟有些感动。但是,她也终于明白了,细菌炸弹的程式都在亨内博士的记忆里,只要他还活着,希特勒的这个邪恶计划早晚都会成功。因此,她毅然决定了一个计划,现在也只能这样办了。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韦芳菲动情地向亨内博士道:“亲爱的!到了现在你还爱我吗?我就要永远离开你了,这是我向你提出的最后一个特殊要求!你还能像以前那样,吻我一次吗?”亨内博士听完这话,竟然感动得老泪纵横,他以为这位姑娘到死都还爱着自己。一个炽烈的热吻却结果了两条鲜活的生命,韦芳菲启动了藏在牙齿内的致命毒药,并将其中的一半送进了亨内博士的嘴里。很快,亨内博士便倒地抽搐,然后就一动不动了。而韦芳菲在坚持看完这一切后,才终于放心地闭上双眼,她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年仅22岁的犹太少女,却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和贞操为代价,完成了军情五处交与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