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身为雅典贵族的梭伦,为什么极力促进社会进行民主改革呢?

2020-05-12 03:39暂无阅读:1564评论:0

前言

雅典城邦在公元前9世纪末期开始建立之后,经过古史传说中的提秀斯改革逐渐形成了一整套的城邦国家政治体制和社会组织形式,这不仅仅推动了雅典城邦国家的发展,而且通过契约签订形式组成的雅典城邦逐渐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这和斯巴达城邦的发展有着巨大的不同。

提秀斯改革关于社会等级的划分有助于维持当时雅典城邦的社会稳定以及明确社会分工。

虽然国王在提秀斯改革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仍然是城邦的最高领导者,但是提秀斯改革之中所确立的那种贵族政治却使得国王制逐渐走向了衰落,最终完全被贵族政治覆盖,所谓的国王也已经消失,由贵族担任的执政官来进行雅典城邦国家的治理。

提秀斯改革所形成的的贵族政治实际上是对于氏族部落发展以来社会阶层不断分化、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一次总结。

雅典公民

或者说贵族政治的出现实际上是当时雅典城邦建立之初所要经历的必然政治组织形式,贵族担任城邦的主要领导者有一定的优势。

首先这些出身贵族的执政官不论是在身份背景、经济财富还是在政治学识方面都相较于普通公民有着巨大的优势。城邦的管理者应当属于那些优秀的人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些贵族在执掌城邦之后,不断加强对于广大公民的剥削,这就充分暴露了贵族政治的弊端和罪恶。

雅典城邦本属于一个奴隶制政权,但是广大公民在贵族政治的严重剥削下,逐渐失去自己的政治权力和人身自由。比如债务奴隶制的存在,那些合法雅典公民一旦由于债务负担过重,没有在规定期限支付债款,就直接成为债权人的奴隶,就和海外征服的那些奴隶一样对待。

这对于广大雅典公民,尤其是那些中下层公民来说简直是不能容忍的,纵向分裂非常严重。在多方压力之下,贵族政治终于在梭伦改革时期得到了改善。

公民动乱

梭伦改革前雅典城邦贵族政治的危机贵族统治劣根出现,底层人民纷纷变成奴隶

贵族政治已经建立之后,虽然保证了雅典城邦国家初期阶段的发展和进步,也一定程度上维护了社会稳定,但是这种现象没有维持多久,那些贵族集团的腐败性就开始逐渐爆发出来。

最明显的就是他们凭借自己雄厚的资产不断向社会那些急需经济支持的公民发放高利贷,这些人在还不起债务之后,就成为了贵族们的奴隶,失去一切资产和人身自由,并且和普通的奴隶一样都可以进行买卖。

雅典合法公民因为高利贷的原因转化为奴隶这充分体现了当时雅典城邦的奴隶制特征,这种债务奴隶制随着雅典城邦社会的发展和公民意识的觉醒也逐渐成为了大部分雅典公民极力反对的一项制度。由于债务奴隶制而引发的公民动乱持续发生,贵族政治此刻开始受到雅典公民的进攻。

梭伦记录民情工商业主们在拥有一定的经济水平之后,开始追求政治权利

与此同时,雅典城邦的工商业和海外贸易也在不断发展,海外殖民城邦的建立正是这方面的体现。

由此涌现出了一大批工商业主,他们通过长期的工商业经营和海外贸易积累了巨大的财富,甚至在经济地位上已经超越了当时统治城邦的贵族集团,然而这些工商业者却没有实际的政治权力。

唯一能够参加的公民大会也已经形同虚设,成为贵族会议所控制的傀儡机构,因此这些新兴工商业者对于政治权力和政治地位的追求开始成为贵族集团的对立者,并且逐渐和广大雅典公民产生了联系。

就这样公元前6世纪初期雅典城邦自提秀斯改革之后确立起来的贵族政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统治危机,新兴工商业主和广大雅典公民开始逐渐联合起来不但反对当时腐朽的贵族政治团体以及他们采取只对于贵族有力的统治政策,一场改革也势在必行。

梭伦作为古希腊雅典的著名政治家和文学家,虽然出身于贵族但是在担任执政官之后,十分注重雅典民主政治的发展,成为了雅典城邦今后民主政治发展的先声。

贵族政治

梭伦的经历以及债务奴隶制的废除梭伦身为贵族却更贴近普通民众,威望极高

梭伦本来出身于贵族集团,但是他出身的贵族已经处于没落阶段,因此虽然有着贵族的名号,但是实际上家境也比较一般。

梭伦年轻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参与雅典城邦政治当中,相反他不断经营工商业和海外贸易,同时酷爱文学创作,并且撰写了数量众多的诗歌,因此梭伦是一位虽然出身于贵族,但是却成长于平民当中的人。

正是梭伦早期的这样成长经历才使得他更能够体会雅典广大平民和新兴工商业的情绪和他们的愿望。梭伦参政之后先步入的就是军队生活,他参加了当时雅典同麦加拉争夺地盘的战争,并且通过其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取得了胜利,这让他在军队中以及小有名气。

在经营工商业以及长期在平民社会中生活的经历使得梭伦能够在雅典城邦的群众当中有着极高的威望。

宣传改革梭伦执政,首先开刀的就是债务奴隶制

梭伦深刻认识到了当时雅典贵族政治所存在的弊端以及雅典城邦现实情况,因此他通过多次演讲表示要改革当前雅典城邦贵族专制的这种政治状态,同时提高工商业的政治权力以及维护广大雅典民众的公民权。

公元前592年,梭伦在执政官的选举活动中,在广大雅典民众的欢呼簇拥下成功当选了执政官兼仲裁。梭伦主政之后,开始了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首要改革就是废除债务奴隶制。

债务奴隶制的存在是导致当时贵族政治渐趋腐败,民众反对情绪高涨的重要原因。

梭伦颁布《解负令》向民众宣布正式废除债务奴隶制,之前因为债务而成为奴隶的全部恢复自由身,并且规定今后再也不允许以公民的人身自由作为债务的抵押品,废除当前雅典城邦社会中所存在的一切债务。因债务被抵押的土地此刻也全部归还给公民,使得他们重新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梭伦

梭伦对于雅典公民等级的重新划分以及权力的分配梭伦重新划分等级,根据等极、财产分配政治权利

提秀斯改革时期已经对于当时雅典城邦发展初期的社会公民依照现实情况和职业分布进行了等级划分,当时主要分为贵族、农民和手工业者三大社会阶层,并且只有贵族具有参政权力,其他两大阶层全部为贵族集团服务。随着前文所述的贵族政治的腐败与衰落,雅典城邦公民意识的觉醒,原来的公民等级划分已经不再符合现实情况和形势需要了。

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工商业主成为新兴阶层势力不断壮大,逐渐有取代贵族的趋势。

梭伦通过长期在雅典基层社会的生活以及观察,明确认识到此时雅典城邦在社会阶层的划分上已经出现了问题。梭伦执政后,将整个雅典城邦的公民按照财产收入的多寡划分了四个等级,并且每个等级都有着相应的政治权力。

第一等级主要是原来的贵族以及新兴工商业主,第二等级基本上属于中层社会人群,第三等级为雅典自耕农,第四等级一般都是收入较低的打工者。

雅典奴隶

因此按照等级的高低、财产的多寡进行了不同的政治权利分配,第一、第二等级可以担任高级官员,如执政官、司库等,第三等级担任低级官员,第四等级则不能够担任官员,但是可以进入陪审法庭担任陪审员。

可以看出梭伦对于阶层划分和政治权力的发配已经又有了明显向平民和工商业主倾斜的趋势,贵族政治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构建全新的权力机关,制定保障公民权利的法案

不仅如此,梭伦还对于雅典城邦的权力机构进行了改组,原来的贵族会议基本上已经不再是权力机关,取而代之的则是以四大部落为中心选举而出的四百人会议。

四百人会议掌握着雅典城邦事务的决策权、执行权,任何执政官制定的决议都要通过四百人会议进行表决。对于雅典的法律梭伦也十分重视,他废除了之前一些强制性和落后性的法律条款,例如强买强卖、买卖婚姻,制定了保障公民权利的一些列法案。

四百人会议

评价

梭伦改革的出现其实是提秀斯改革之后,雅典城邦贵族政治发展遭遇到瓶颈以及危机的直接体现。

贵族政治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并没有取得明显的进步,相反而是不断变得腐败、落后,因此逐渐成为广大雅典民众反对的目标。贵族政治的衰落也就意味着雅典新的城邦治理形式的出现。

梭伦改革虽然在今天看来也是非常注重少数人的利益,尤其是贵族和新兴工商业主,但是在那个民主意识还尚未完全成熟的时代,梭伦这种极具民主气息的改革已经实属难得。贵族政治在梭伦改革的打击下逐渐开始得到了广大公民的监督和制约,基本上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为所欲为了。

债务奴隶制的废除是雅典城邦民主政治发展的一大进步,贵族集团再也不能凭借自己独有的财产优势和政治地位来对广大雅典公民的人身自由形成威胁。原来受到债务奴隶制的影响转化为奴隶的公民们此刻全部恢复自由身,并且土地也得到归还,自耕农又开始在雅典内部繁荣发展起来,有力地推动了雅典经济的发展。

梭伦对于雅典城邦公民等级的重新划分也是尊重了当时雅典现实社会的发展情况,比较符合现实要求。

但是其按照财产收入进行公民等级的划分毕竟还是存在着不够民主的做法,另外第四等级只是有担任陪审员的权力,却没有能够担任官职的权力,也让我们感觉到这个等级的公民并没有得到其应有的权力,在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上还是有相当大的劣势的。

总体看来,梭伦改革是雅典城邦民主政治发展的先声,其打击了原来嚣张跋扈的贵族政治,使得大部分雅典公民和新型工商业者获得较为公平的政治对待,雅典的民主政治发展得到了有力推动。

参考文献:《雅典政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