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封神中,三霄抓住十二金仙后,为什么只关不杀?

封神中,三霄抓住十二金仙后,为什么只关不杀?

2020-11-21 16:39未知阅读:1915评论:0

封神中的三霄不是别人,云霄、琼霄、碧霄,都是截教外门弟子,在三仙岛修炼,所谓劈地开天时得道,炼成一身本事,尤其是三霄当中的老大云霄,则是更加了不得,封神中有一句话说的很清楚,称之为“六气三尸俱抛尽,咫尺青鸾离玉京”,什么意思?

吞六气,斩三尸,意味着已经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已经到了准圣境界,那么,准圣也有上中下三等,云霄到哪一等呢?

玉京,道家三十六重天当中的大罗天,修为当中的圣人境,这句话表面上看,说的是云霄能自由出入圣人境,实际上呢,指圣人境还没有稳固,也就是说,云霄已经一窥圣人之堂奥,再需要些打磨功夫,也就可以倚仗道德,修成万劫不灭的圣人了。

试想,云霄如果修成圣人,那截教,通天教主麾下,有人有势,力量何等壮大,然而,还是有句老话说的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天道,抑或是高高在上,视芸芸众生为蝼蚁的圣人,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存在吗?

她们唯一的兄长赵公明下山了,下山的原因只是“妄动无名,心头火热”,天皇时得道,那颗道心谁都认为可以如如不动的赵公明,却因为闻太师的邀请,以及羡慕金屋繁华,耐不住清修寂寞,下山了,下山的结果呢?

刚开始是嚣张了几天的,毕竟在大能纵横的封神世界,赵公明也是有名有姓的大能,必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然而嚣张了没几天之后。

道法高强,谁都说不出来历,只知“石桥南畔有旧宅”的神秘的陆压莫名其妙的来了,一来就直接说明:吾今到此绝公明。

一句话,好像提前有预谋似的,是专门为消灭赵公明而来,他说这句话好像跟赵公明有仇,然而奇怪的是,俩人见面时, 赵公明压根儿不知道陆压是谁,什么来历。

一个有备而来,一个懵懂无知,如此以有心算无心,赵公明的结局自然是很悲惨的。赵公明死后,嘱咐闻太师将道袍以及金蛟剪一起交给三霄,交给三霄干嘛?

赵公明自己说是为了让妹子们睹物思人,然而实际上呢,一个金屋繁华都能撼动道心的炼气士,临终昏聩之际,不可能没有希望妹子们替他报仇的心思。

他的这份心思被申公豹、菡芝仙等很好的转达。转达之后,三霄什么反应呢?

所谓“宁动千江水,不动道人心”在这里就成了一句空话,三霄都动了道心,都非常难过,其中琼霄、碧霄都嚷嚷着要下山给哥哥报仇,唯独云霄,还能冷静的分析赵公明的取死之道,还牢记师尊通天教主“不许下山”的嘱托。

云霄是善良的,然而她的隐忍换不来两个妹妹理解,两个妹妹埋怨:姐姐也忒无情。忒无情怎么办?

即便榜上有名,也要下山一遭,两个妹妹已经很明确的表示,即便下山就死,也要给哥哥报仇,神仙至此已不是神仙,而成了一位拥有强大杀伤力,却没有相应心性约束的人。

两个妹妹不由分说,各驾鸿鹄等仙禽离去,云霄不想让两个妹妹失去约束,考虑自己去万事还有个回缓的余地,于是驾起青鸾追杀直追,临走还吩咐童子:看好洞府,吾去去便回。然而,她哪能想到,她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以云霄的道心、修为,最后居然也被迫下山,这中间,难免会有一些蹊跷。

赵公明死的很惨,尽管如此,云霄到西岐后,仍然极度克制,只要燃灯、陆压出来答话,至于姜子牙等,不过四十余年道行,能有多大本事。

她相信,赵公明的死另有原因,还不想牵连无辜,结果呢?

姜子牙麾下杨戬、哪吒、黄天化等一拥而上,混战中,一众阐教三代,放狗的放狗,丢圈的丢圈,扔钉子的扔钉子,有事也不肯好好商量,那是出手就打,事已至此,云霄终于忍不住了,决定向西岐下山,与阐教开战,但生性善良的她依旧没把事情做绝,不过以混元金斗拿住广成子、赤精子等十二金仙,将之从一律闭了三花,削了五气,困,也就是关在黄河阵内。

这时候,阐教十二金仙已经失了仙体,不过有一点本事的凡人,云霄要杀他们,就仿佛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即便不是全杀,那么,为了给哥哥出气,杀掉一两个也没什么问题,也不会有人说她残忍、歹毒,不过冤冤相报而已。

但结果,三霄抓住十二金仙后,为什么只关不杀呢?

三霄以云霄为尊,云霄有四个字说的很是明白,即:月缺难圆。

尽管死了哥哥,在杨戬、哪吒等阐教小辈手中受辱,但云霄,依旧不想把事情做绝,还念着阐截二教出自同门,同气连枝的情分,对广成子、赤精子等十二金仙还有所忍让。

然而,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她的这番苦心有谁理解呢?借赵公明金蛟剪成“借金剪残害生灵生灵”,为赵公明之死难过成“愤怒于冥数”,摆黄河阵擒拿十二金仙成“业更造乎多端”,见元始天尊立而不败成“无心悔乎彰报”。

以上种种,都成了云霄,都成了三霄的罪过,在这样的说辞下,她们干什么都是错的,既然是错的,那自然要为错误付出代价,于是,云霄死了,琼霄死了,碧霄死了,在老君、元始两位圣人的合力打击下,三霄都上了封神榜,之后加封为随世感应仙姑,即坑三姑娘娘,这是多大的恩宠,事已至此,三霄应该望阙谢恩,并感激涕零才是,至于什么触手可及的圣人之道,什么同胞兄长惨死之下的隐忍,去他的吧。

都是千万年修行的老人,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