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梁兴初回老家,学徒时克扣工钱的老板娘送来30大洋,未取还回赠

梁兴初回老家,学徒时克扣工钱的老板娘送来30大洋,未取还回赠

2020-11-22 12:42未知阅读:667评论:0

江西中部吉安青原区渼陂村,在以前以河运为主要运输方式的时候,由于村子旁有一条宽阔清澈的富水河,给这个村子带来了繁荣和辉煌,那年代从这里发展水运,行走粤赣,以手工业起家,开设店铺,使这里成为远近闻名的经济发达村。

因此,渼陂村留下一些很是气派的宅院和宗祠,有的门廊三开,红石柱子,上有飞檐牌楼,上面为很多雕镂的小官帽图案,官帽上还有字,门口一对很萌的石狮子把守,有的精雕细镂的木制品,如藻井屋顶,廊柱子,窗格子,给人雕梁画栋,其中,有一幢最为著名的是“梁家宗祠”,保存得较好,因为从这里走出中将梁兴初、梁必业,少将梁必骎、梁仁芥。

梁家宗祠青砖、灰瓦、红石柱,门窗也是红色。房屋是典型的赣派建筑风格,追求庄重典雅,俭朴实用。这里古老的建筑虽久经风雨洗礼,岁月沧桑,却仍保留着众多精美细致的木雕、屏雕、石雕、砖雕、灰塑、描金、彩绘、墨绘等。近20座精美的古祠堂,雄伟壮观,设计精美,工艺精深,文化底蕴深厚。其中,开国中将梁兴初的故居最为引人注目。

梁兴初,1912年8月出生在村子里,他的父亲是一名篾匠,苦劳苦作一辈子,勉强供儿子去私塾读书。梁兴初小时候生性顽皮,爱搞恶作剧,经常惹是生非,读书期间,私塾里装不下他,他也不愿在私塾里读死书,十一二岁时见父亲病重,家里的大梁塌了,他干脆辍学回家,到处学谋生的手艺去了。

母亲觉得他没有事干不行,便安排他先在家里学篾匠手艺,但干了几天,梁兴初就跑出去了,说是整天编筐憋得慌。又学裁缝,他却将长衫剪成了短衫,吓得师傅赶紧把他送回老家,接着学理发,他搞恶作剧把人家的头剃成阴阳头,师傅再也不敢收留他。

眼看他长成了14岁的精瘦小伙子,却是一事无成,恨铁不成钢的父亲一气之下,把他送去学打铁,打铁所有手艺里面的力气活,要有力量胆量,还要心细吃得苦,父亲的本意是要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儿子,让他自己知难而退,重新回到相对更好一点的手艺谋生。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从小不安分的他见到熊熊燃烧的火炉,还有火星四射的铁水之后,竟然死心塌地喜欢上了打铁。他喜欢上了这抡大锤的活,拉风箱,打帮锤,一招一式有板有眼,非常的投入,他一干就是三年。

三年时间,梁兴初打的是铁,锤炼出的是他那身钢筋铁骨和刚毅有力的性格。后来,梁兴初说,刚强的人就要干刚强的事,每天站在通红的炉火边,铁锤在铁砧板上砸亮,火星子四溅,汗水甩进炉火里哧啦哧啦地冒轻烟,一打几个小时,我不觉得累,越打越起劲。

根据学手艺的规则,三年时间徒弟出师的时候,师傅得付一点工资给徒弟另立门户,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铁匠铺的师傅比敲骨吸髓的资本家还要黑,还要狠,他嫌梁兴初干得不好,动辄拳脚相加。大冬天,师傅让梁兴初挑着一些铁器走街串巷去叫卖,可怜梁兴初连饭都没有吃,走了好几里路,饿得头晕眼花,一下子晕倒在地。

当时梁兴初家里实在困难,当梁兴初找师傅支付30块工钱时,师傅眼睛一瞪,还想拿工资,没有叫你赔钱算不错了。还把他轰了出去。梁兴初学徒三年,居然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他恨恨地离开了。这个时代哪里有穷人的活路,为了解决肚子问题,为了能扛枪去揍眼前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于是,他拎着一把十几斤重的铁锤,毅然决然地参加了红军。

从扛枪打仗的那一天起,梁兴初就觉得打仗比打铁有意思,他不知道怕,一有仗打,冲得比谁都猛。红军需要这样的战士,五个月后,梁兴初靠敢打敢拼,晋升为红军班长,八个月后,因为带领全班出色地完成了第一次反“围剿”作战任务,梁兴初光荣地入了党。红军第二次反“围剿”的火线上,梁兴初手提一把大砍刀,从山上猛冲下来,连劈数敌。敌人见遇到了不要命的,扭头就跑,梁兴初提着大砍刀,一路穷追猛砍,这时候敌人一梭子弹扫来,梁兴初双腿一麻,跌坐在地上。

第三次反“围剿”的黄陂战斗打响,已是连长的梁兴初率部冒雨向敌人发起攻击,大战正酣时,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刚好打中了梁兴初的左胸。战友们见连长倒了下去,以为他牺牲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梁兴初突然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还拼命地喊,老子没死!给我冲!仗打赢之后,战友们纳闷,连长明明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了左胸,怎么就没事呢?这一战,梁兴初和他的连队因为作战英勇,他本人荣获“模范连长”称号和红星奖章一枚,连队被授予“战斗模范连”。(红星奖章是红军时期一种非常高的荣誉,获得者少之又少,由此可见梁兴初英勇的含金量。)

长征前夕的于都河伏击战中,梁兴初为抢占制高点,冲得比以前更猛。但这一次,梁兴初的运气不好,在守制高点的激战中,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鳃,然后从头上穿了出去,重伤奇迹般地活过来,后晋升为营长。

从村子里小铁匠走出的梁兴初,二十多年后回到老家时,昔日的“打铁佬”,竟然把包括廖耀湘在内的国民党将军打得落荒而逃;长征路上,这个打铁的虎胆熊威,深入虎穴,歪打正着,几张报纸改写了红军的长征历史;在茫茫的东北战场上,他死守黑山,围点打援,牛气冲天的敌人王牌部队最后打得精神崩溃;在白雪皓皓的朝鲜战场,又是这个打铁的奇袭武陵桥,穿插三所里,血战松骨峰,突破三八线,将不堪一世的联合国军打得颜面尽失,为所在军赢得万岁军的盛誉,这个打铁的一路打来,从南打到北,从北打回南,枪林弹雨,战功赫赫,威震海内外。

梁兴初身高一米八,身材修长,眉浓黑,鼻微红,颧骨略高,脸长嘴阔,小时候老家人称“梁猴子”,令人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门牙,一般人只二颗门牙外露,他却有四颗,两颗虎牙,两颗犬牙,而且外突,在战场上打起仗来,呲牙裂嘴,故人送外号“梁大牙”。

几十年腥风血雨,几十年刀光剑影,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昔日的小铁匠梁兴初成了开国将军,还当上了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他回到家乡,当年铁匠铺的师傅和大老婆早已去世,还有一个小老婆的老板娘在,她想起没有付给他打铁学徒出师工钱的事情。老板娘听说梁兴初回来了,还成了大将军,吓得要死,赶紧带着儿子跑了,她怕梁兴初来算旧账。所谓夫债妻还,老板娘还让人送给梁兴初30块大洋,托人告诉他,这是他们家欠梁兴初的工钱,今日还清。

这时梁兴初让当地的乡干部,把他们母子请了回来,笑着对他们说,我受组织教育多年,不会跟你们算旧账的,用不着害怕。梁兴初分文未取,退回了30块大洋,请他们母子吃了一顿饭,还回赠送给他们两只鸡。感激的老板娘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虽然当初梁兴初当打铁学徒时受了点委屈,但他对打铁及师傅一直都是心存感激,他后来见人就说:打铁是一个既需要蛮力,又需要巧力,更需要毅力的活儿。我当了三年铁匠,应该说对后来的军事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