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明暗两条战线的争斗,大唐中央朝廷平淮西叛藩始末

2018-11-11网络整理阅读:185评论:

晚唐姑息,有多少方镇,飞扬跋扈。

淮蔡雄藩连四郡,千里公然旅拒。

同恶相资,潜伤宰辅,谁敢分明语。

媕婀群议,共云旄节应付。

于穆天子英明,不疑不贰处,登庸裴度。

往督全师威令使,擒贼功名归愬。

半夜衔枚,满城深雪,忽已亡悬瓠。

明堂坐治,中兴高映千古。

--《念奴娇·宪宗平淮西》 宋 李纲

元和九年(公元814年)9月淮西节度使吴少阳死,其子吴元济擅请袭位并且不听朝命。这年冬天,朝廷以严绶为申、光、蔡招抚使,督诸道兵讨伐吴元济,第二年正月,朝廷正式对吴元济宣战。

淮西吴元济深知自己是这场战事的唯一目标,根本无法逃避。于是一门心思地顽强抵抗。元和十年二月,在磁丘击败由严绶统率的主力部队,推进了五十余里,占据了唐州,同时又打败了寿州团练使令孤通的一支军队。开始的一个时期里叛军声势颇著,而朝廷方面却似无成效,只有忠武节度使李光颜取得了几次战役的胜利。到了五月份,勇而有谋的李光颜在一个叫“时曲”的小地方成功地击溃了淮西军,终于得以给叛军形成了压力。吴元济眼见单靠自己一方孤镇难以抵挡,便求救于成德和淄青。

成德王承宗和淄青李师道与淮西在对抗朝廷这一利害点上是相同的,他们知道假如淮西一旦失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但他们却暂时还不能公开与其站到一起以致引火烧身,只是数度上表请求赦免吴元济。这种情形下,自然不可能得到皇上的回应,在日益严峻的态势面前,二人暗地里都是心怀鬼胎。

淄青的李师道为人极其狡诈。四月初,李师道派出了一支二千人的队伍开赴到淮西的正前方,声言是帮助朝廷以讨元济,但根本不见这支部队有所动作。紧接着,朝廷得到报告,河阴转运院这一重要的供应站在四月十日这一天被几十个身份不明的盗贼偷袭,杀伤十余人,烧毁钱帛三十余万缗、匹,粮食三万余斛,损失惨重。有迹象表明,这显然不像是普通的盗贼所为。

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