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吕雉刘盈,当亲情遇到了权力,二者是否水火不容?

2018-12-08网络整理阅读:67评论:

有时候,我们要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情感与权力、良心与政治是否水火不容?的确,在历史的漫长岁月中,我们知道、看到太多的可恶之事。但是任何体制都是人的选择,人的制定,那么人当然可以做另外的选择。吕雉对亲情非常看重,但她的亲情范围很狭窄,必须是他们吕家的人必须是她的亲生儿女。对战争年代救过她的人,吕雉也不忘回报。如此看来,吕雉似乎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尽管她对待情敌很残忍,对一双儿女却爱护有加。当帝国不得已采取和亲政策要把公主嫁到匈奴去,吕雉坚决反对,在刘邦面前大哭。刘邦无奈,只好用一个假公主应付匈奴。吕雉不但对女儿鲁元公主好,对女婿也异常好,就连对外孙也出奇地好。对儿子刘盈更不用说了,为了儿子能坐上皇帝之位,她是运用各种手段,机关算尽。除了不小心因“人彘事件”伤害了刘盈,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吕雉要对儿子下毒手,这点与武则天明显不同。

吕雉刘盈,当亲情遇到了权力,二者是否水火不容?

刘盈登位的第二年,齐王刘肥来京,刘盈以家礼待之,但吕雉很不高兴。汉家礼仪制定的时间虽不长,可对等级却极感兴趣。当年,刘邦回到家总是向老爹行家礼,一个懂礼仪的人对刘邦老爹讲“家无二主,国无二君”,不能让皇帝给您行礼。刘邦再次回家时,他的老爹很谨慎地靠边站。深懂权力规则的吕雉当然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出现,但她又不能去责骂皇帝,于是她把怒火对准了刘肥。她指派服务人员准备两杯酒,然后让刘肥献酒祝寿,可刘盈也突然起身取酒为吕锥祝寿。注意,酒的确是酒,就是加了一些毒,至于什么毒不知道,反正不是三聚氰胺。可吓坏昌雉了,儿子就是儿子,宝贝就这一个。她急忙把刘盈的酒水碰撒。此举引起刘肥警觉,他装做大醉匆匆离开酒宴。事后得知此乃毒酒,刘肥十万分紧张,作为刘家兄弟的老大哥,他深知吕婆娘心聚手辣。刘肥的顾问从亲情角度分析,认为吕难只有一双儿女,公主只有数城之地,你齐王却拥有七十多城,只要肯让出一郡给公主作汤沐邑,必然能化解目前的危机。生命与财产哪个更重要,在刘肥看来已经不是问题了,他决定让出一郡。

吕雉刘盈,当亲情遇到了权力,二者是否水火不容?

看来只要肯让步,吕雉也并非绝情到底高兴的吕难特意在齐国驻京办盛宴款待刘肥,刘盈执政期间,吕雉并没有对儿子的权力强行干涉,或者说她并没有强行干预政治。但吕雉本人所具有的政治威望却一直飙升,这点我们从匈奴的来信可以探知。匈奴得知刘邦逝世,就给吕雉来了一封侮辱性的信信中包奴单于称,自己是个寂寞难耐的人,既然你吕堆刚刚死了丈夫,想必也空房难耐,干脆嫁过来,咱们各取所需。极尽侮辱的信让吕雉的妹夫樊哙很恼火,当即表示要亲率大军扫荡草原。但这股热腾腾的怒火很快被打压下来。季布反对道,回想当年刘邦兵败白登山,殷鉴不远,怎么还要逞能呢。毕竟来信让帝国中心的风云人物于情感上无法接受。为了平息大家心中的怒火,季布接着讲,匈奴人如同禽兽一般,他们说的话,好的不必高兴,坏的也不必恼怒。这句话足以安慰在场的人,说白了就是俗话“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反咬它一口吧。”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