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江南科场案中康熙为何支持汉臣

2018-12-08网络整理阅读:119评论:

江南科场案中康熙为何支持汉臣

廉政文化墙浮雕——廉冠江南张伯行 (图源网络)

江南科场案中康熙为何支持汉臣

康熙五十年(1711)秋,苏省乡试后,发生了一场规模不小的学潮。九月二十四日,苏州乡试发榜,顿时士论哗然,议论纷纷。举子们指责副主考赵晋及提调马逸姿内外勾结,交通关节,大肆舞弊。义愤填膺的数百名举子一气之下,将贡院门口匾额上的“贡院”二字改成“卖完”,还将财神庙里的财神塑像抬到学宫里,以讽刺考官受贿,科场不公。学潮闹得很凶,惊动了朝野。

时任江苏巡抚的张伯行,立即将此事奏报康熙帝。正考官左必审也上疏陈述,并检举知县王日俞、方名所荐的吴泌、程光奎“二人平日不通文理”却中举。康熙帝极为重视此案,立即指派户部尚书张鹏翮和侍郎赫寿两位大臣到扬州按治,会同张伯行及其上司两江总督噶礼一起审理此案。让人料想不到的是,会审结果:“得举人吴泌、程光奎通贿状,词连噶礼”!这次科场受贿舞弊案竟然牵扯到了苏皖地区的“太上皇”——两江总督噶礼。

经查,噶礼涉嫌受贿,并索要50万两白银庇护舞弊者过关。噶礼十分清楚此案内情,并狂妄宣称:“今科举人,一大半是买的,人说都是副主考卖的”,并利用权势干扰会审正常进行。噶礼,满洲正红旗人,既是满清贵胄,又是康熙的红人,在当时无人敢碰。于是,主审官相互推诿,不仅月余不得结案,而且张鹏翮和赫寿竟然提出单单处理副主考赵晋和其他受贿的试官,放过噶礼,将此案草草了结。

案件如此处置,惹怒了江苏巡抚张伯行。张伯行在三十余年宦海生涯中,以居官清正名闻于朝野。他本是以宽厚待人的长者,平日里与齮龁用事者共事,“推诚协恭,无丝毫芥蒂”。但是,对此置民愤国法于不顾的举动,淳厚的张伯行异常愤怒,不再洵洵,而是难得的发威了,坚决不同意这样做。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