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山川遍历凝成画,此去西行又一程--追忆平山郁夫先生(下)

2018-12-08网络整理阅读:89评论:

山川遍历凝成画,此去西行又一程--追忆平山郁夫先生(下)

本文共1869字丨阅读全文需要2分钟

从展览馆回来,打开信箱,蓦然发现那张报名去听平山先生演讲的往返明信片竟安然躺在那里,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那一天,很幸福。

待到9月20日,我拿着那张“中签明信片”早早地到了会场。地点离美术馆不远,叫一桥纪念讲堂学术综合中心。大厅里排着长队,来听讲的多是老年人。进入会场,大屏幕上正在播放一个关于平山先生的纪录片。不一会儿,会场的钟声响了,人们顿时安静下来,主持人介绍,下面有请平山郁夫先生为我们演讲。

我终于见到了这位老人,这位被日本各界尊为“画伯”的老人,花白头发稍显稀疏,身着深色西服,慢慢走向讲台,鞠躬--掌声响起。他的声音不大,尽管我坐的地方离喇叭很近,仍然听得不大清楚。他没有讲稿,娓娓道来。

他首先简单串讲了一遍日本美术史,包括日本绘画和中国、朝鲜绘画的关系。然后开始讲他自己的画作和经历。平山先生说,二战后,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与他同时的很多日本画家转投西洋画法,日本画面临着危机和挑战。平山先生也有过在欧洲游学的经历,但他却最终选择了日本画,用一幅幅心血凝结的画作写下了他的坚持。

而他当初也许并没有料到,自己一生挚爱、不离不弃的绘画,也给了 他终身受用不尽的回报。二战时美国投到广岛的原子弹,不仅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创痛和伤害(最严重的时候几乎失明),更给他的心灵蒙上了一层沉沉的阴影。他说直到现在,每到8月6日晚上,他都会被噩梦惊醒。梦中,那些死去的工友,在火海中向他凄惨地求救,声嘶力竭,可是他却无能为力。老人说到这里,表情顿时凝重起 来,声音也变得格外低沉。他从灾难中死里逃生,心中负载的沉痛,又有谁能了解呢?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