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我的“抄书”时代,还能回来吗

2018-06-15网络整理阅读:181评论:

摘要:三天就要还书,我只得利用闲暇时间在本子上工整抄写《论语》,竟然一共抄了七八篇。书还给老师了,抄写本后来却不知道弄哪去了。

我的“抄书”时代,还能回来吗

少年时代我曾养成了抄书的习惯,可惜成年后不知不觉又将它丢掉了,如今回想起来,似乎若有所失。

记忆中第一次抄书,始自初一上《两小儿辩日》一课。老师讲解完课文后给我们讲孔子,他口若悬河,有声有色,将孔子的形象刻在我脑海中。他将带来的一册旧书翻给我们看,说:“这就是记录孔子思想和言行的《论语》,是儒家的经典作品。这本书非同小可,古人说读懂半部《论语》就可以治理天下。宋朝有个宰相叫赵普,一生只读《论语》一本书,他以前半部《论语》助宋太祖平天下,又以后半部《论语》助宋太宗致太平。”

当时对孔子实在佩服极了,对《论语》也向往极了,心想什么样的书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只要读懂半本就能安邦定国,那我要是读懂了全部,该厉害得不得了。老师看着我傻乎乎沉浸在幻想中的样子,似乎看穿心事,下课后叫我到他房里,把《论语》递给我,说:“这本书借你看三天,记住,只有三天。”

我迫不及待,连夜翻看,一看就傻了眼,里面内容我连一句都看不懂。看了一个多小时,完全云里雾里。三天就要还书,我只得利用闲暇时间在本子上工整抄写《论语》,竟然一共抄了七八篇。书还给老师了,抄写本后来却不知道弄哪去了。

班上几个界牌来村的同学常在一起谈论三国,我受到感染。那时家里很穷,一本小说也没有,我就要父亲去借《三国演义》。父亲很高兴,立刻带着我往西岸泉坑和伯家借书。《三国演义》借到了,线装繁体竖排,破旧不堪,有好几册,我如获至宝。那时才十多岁,如何看得懂?我不认得的字就只有瞎认。不久和伯带信来说,书三个月就要还。我急了,每天放学回家,便狂抄《三国演义》。抄得很辛苦,一共抄了40多回。不过,当不久后父亲终于给我买回梦寐以求的《三国演义》时,我欣喜若狂,日夜迷读,抄写三国也就中断了。这个抄写本与《论语》抄写本,也一起丢失了。

我的“抄书”时代,还能回来吗

《三国演义》开启了我的阅读之门。中学时代,野史、演义章回小说如水浒、西游、封神、说唐等都想办法借来看。家乡一带几乎所有的读书人家,我都去借过书。我借书有一个优点就是恭敬守信,讲明何时归还,绝不拖延,因此藏书人家多愿意将书借给我。为了方便再读和记忆,我总是将喜欢的书抄在本子上,前后抄过《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封神演义》《说唐》《说岳》《杨家将》《镜花缘》等30多种,多的抄有四五十回,少的抄有一二十回,久而久之,抄书就形成了一种习惯,凡得到一本新书,我必抄之而后快,这样持续到高中毕业。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