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2019-03-18 00:31暂无阅读:1040评论:

在达拉战争之后,拜占庭帝国拯救了东方战线的腐败事态,战事已经陷入了相持阶段,。拜占庭方面无法持续扩大战果,波斯固然不克翻盘但却还能维持。目击东线态势已经趋于不乱并且短期内无法打开局势,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又动起了答复罗马帝国的心思。

汪达尔王国最初是迦太基人的地盘,经由三次布匿战争,一百多年的厮杀,罗马帝国于公元前146年将这一地盘丰腴,物产雄厚的区域收入囊中,并竖立了北非行省。然而在5世纪的民族大迁徙中,被匈人挤压驱赶的日耳曼人被迫向西方迁徙。个中,东日耳曼人中的一支,即汪达尔人穿越欧洲大陆,自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到了北非西北部并在此假寓下来,后来解脱罗马帝国掌握,占有了迦太基城,并以此为王都,竖立了汪达尔王国。

在占有罗马故地的蛮族各部中,汪达尔人的文明化水平最低,有“损坏者”的称号,他们达到北非后几乎推翻了罗马帝国的一切统治秩序,他们甚至于破坏了除迦太基城以外的所有城墙,是以相对于占有亚平宁半岛的哥特诸部来说,汪达尔人的实力也是最弱的。本着柿子要挑软的捏的原则,查士丁尼大帝的第一刀,预备剁向汪达尔人。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皇帝查士丁尼大帝

与此同时,汪达尔人也送来了一个极佳的托言。本来,查士丁尼以及之前几位皇帝都与汪达尔王国连结着相对亲善的关系。查士丁尼在位时,汪达尔国王希尔德里克更是奉行亲罗马的政策,并不吝抛却汪达尔原本的宗教而转投上帝教,然而这一政策却引起了传统汪达尔人的不满。公元530年,希尔德里克的堂弟盖利梅尔动员政变,废黜并囚禁了希尔德里克,自任为国王。这无疑给了东罗马一个极好的托言,在调解失败后,查士丁尼便决意以武力解决掉盖利梅尔,顺便解决掉汪达尔王国。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汪达尔王国与拜占庭帝国事态图

然而事情并没有查帝想象的那般顺利,出征汪达尔的规划遭到几乎阖朝文武的否决,更有近卫军长官以跨海作战是罗马武士的短板来否决。查大帝似乎被说服了,然而就在他要改变念头的时候,却自东方来了一位基督教的主教,这位主教以天主托梦的体式求全查大帝违反了本身的誓言,抛却了对利比亚区域信众的珍爱。“天主的求全”又使皇帝从新果断了战心,他一边让贝利萨留做好预备出任远征统帅——此时贝利萨留已经成为查大帝麾下最超卓的将领,一方面屯积兵器粮草,整备船只戎行。

查士丁尼为贝利萨留预备了16000士兵,个中10000人是步卒,6000人是马队,这些军队都是从帝国正规军以及“蛮族”雇佣兵中召集的,同时出发的还有1000名“蛮族”联盟戎行。这些军队中最为焦点的就是贝利萨留的铁甲蛇矛兵,这些蛇矛兵都是其时最为悍勇的重甲马队。输送军队以及给养的是500艘海船以及30000名水手,尚有92艘战船护航。

不得不说,拜占庭选择的时机也是极好的。盖利梅尔的篡位,招致了其他区域的不满。533年春,特里波里亚率先挑起了反旗,并向拜占庭帝国求援,查士丁尼吩咐了一支数百人的小军队接管了该区域;同时西地中海的撒丁岛上也显现了作乱力量,并自立为僭主。盖利梅尔担心撒丁岛的作乱势力会影响到王国的国外商业,于是便派本身的弟弟特扎宗率5000名流兵和120艘战舰前去平乱。如许,汪达尔的几乎悉数水师力量便被带走了。

公元533年6月,贝利萨留的船队从首都君士坦丁堡出发,一路上收拢戎马,大军杀气腾腾就奔汪达尔王国而去。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贝利萨留进军路线图

征程远没有人人预料的那么顺利。

帝国戎行果真已经良久不修海战,以至于舰队都无法在航行中连结队形,贝利萨留不得不将几艘大舰的船帆染成红色,并在桅杆上挂起灯笼,离别作为白日黑夜的航标,如斯才将就使舰队看起来像一支舰队。

因为拜占庭的这支戎行成分复杂,既有帝国正规军,又有蛮族联盟戎行,还有蛮族雇佣军,是以舰队离岸不久便显现了士兵酗酒打架以至杀决战友的事情,贝利萨留方才整肃了军纪,军队又显现大面积腹泻疫病。本来是军需官为聚敛军粮,将充作军粮的干面包削减了一道烘干法式,究竟因为面包过于潮湿,在航行中很快发生了霉变,从而导致了疫病的发生。好在其时已经在希腊的伯罗奔尼萨半岛上岸,贝利萨留紧要放置采购新颖面包以替代靡烂的军粮,饶是如斯,军队也支付了500多人灭亡的价值。

在战胜诸般难题之后,贝利萨留和他的戎行终于抵达了西西里岛。西西里岛在其时由统治着亚平宁半岛的哥特人掌握,查士丁尼特意与哥特国王商酌好,将西西里岛作为远征军的停靠基地,并为罗马戎行供应给养。

贝利萨留在休整军队、筹集给养之余,还派人收集了关于汪达尔王国的谍报。经由谍报剖析,贝利萨留他们得知汪达尔人对帝国戎行的来袭完满是一窍不通,除了水师去征讨撒丁岛的兵变之外,国王盖利梅尔甚至也不在迦太基城。喜出望外的贝利萨留立即整顿军队,从新出发。

运气再一次从贝利萨留身边滑走,拜占庭戎行果真脱离大海太久了,他们竟然把航向弄错了。当舰队抵达北非时,他们处于在迦在基城东南面约五天旅程的位置。此时已是9月,军队给养已经不多,又考虑到罗马戎行实在不善水战,万一遭到汪达尔人水师冲击后果不胜设想。贝利萨留应机立断,上岸并竖立营寨。这一决意竟有了不测的收获。

首先是因为“损坏者”汪达儿人的统治过于残暴,以至于本地居民照样对罗马帝国仍然怀有些“祖国情怀”,见到帝国戎行的到来,颇有些“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感受。贝利萨留也严厉约束戎行,务求耕市不惊,筹集物资时也对峙平正生意。如许一来,拜占庭戎行相当于在汪达尔王国拓荒了一块凭据地。不再被补给所困扰的贝利萨留率军沿海岸线的道路赶往迦太基城,并号令舰队同样沿海岸线与他同步进步。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盖利梅尔的规划

而此时,盖利梅尔也已经发现了拜占庭军队的动向。汪达尔军主力已经赶到贝利萨留军后背不远处,但并没有对其动员冲击。盖利梅尔决意在通往迦在基城的途中一处狭小地伏击贝利萨留军。同时他派人通知在迦太基城的弟弟阿玛塔斯将囚禁中的前国王希尔德里克与亲属及亲信悉数处死,并组织戎行赶往伏击点进行阻击。行军途中,盖利梅尔又号令本身的侄子吉巴孟都斯率领2000人本身的左侧争先行军,至伏击点左侧设伏,预备冲击贝利萨留军侧翼,本身则率主力缀在贝利萨留军死后,如斯,三面夹击的地势已经形成。

但名将究竟是要有名将的本质的。行军中逻骑四出的贝利萨留很快也发现了缀在死后的汪达儿人。固然前方形势沿不清楚,但出于名将的灵敏,贝利萨留也将本身戎行分成三部,一部为精锐亲卫300人,由约翰率领充任先锋;“蛮族”联盟军被派在大军左侧行军,以珍爱大军不靠大海的一侧;贝利萨留本人则率悉数亲卫在中军最后,以预防盖利梅尔的袭扰。三军持续向迦太基进步。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贝利萨留的预防

9月14日,两军在伏击点遭遇。

首先遭遇的是盖利梅尔的弟弟阿玛塔斯与贝利萨留军的前卫约翰。不得不说,阿玛塔斯是一名错误格的将军,他将大部门戎行甩在死后,本身仅率少量戎行突前伺探敌情,很不幸,他与约翰率领的300精锐亲卫迎头撞上。阿玛塔斯固然勇武,但约翰也是贝利萨留麾下少有的悍将,一番厮杀之后,阿玛塔斯连同他的小军队被残杀殆尽。意犹未尽的约翰率军一路追杀,一向追到迦太基城下。盖利梅尔的一路伏军便被解决了。

随后是盖利梅尔的侄子吉巴孟都斯遭遇了贝利萨留军的“蛮族”联盟军。正本汪达尔人在军力上是占优势的,他们拥有2000人,而“蛮族”只有1000人。但这一支“蛮族”联盟军是昔时匈人的后裔。匈人是何许人也?就是在3、4世纪驱赶着包罗汪达尔人在内的全体日耳曼人由东欧草原一向到西班牙继而过海达到北非的那支“天主之鞭”。两军的遭遇也没有发生什么悬念,吉巴孟都斯军三军尽墨。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盖利梅尔全军去二

盖利梅尔全军已去二,事态貌似在向有利于贝利萨留的偏向成长。然而,会如许吗??

杀得鼓起的约翰和匈人血统的联盟军,都忘怀了向贝利萨留报告本身的胜利。而贝利萨留已经达到了汪达尔人的预设伏击点。名将究竟是敏感的,本身身处一片平地,左侧是山丘,前方是狭小巷子,后方有汪达尔人大军逼近,而本身的舰队还不在可支援局限之内。在名将眼中,这几乎就是一片绝地,贝利萨留号令三军住手进步,并起头搭建利于戍守的营寨。与此同时,贝利萨留将悉数步卒留下固守营寨,本身率领悉数马队预备寻机决战。

按照以往的习惯,贝利萨留派出少量马队作为先锋,同时伺探敌情。而他派出的前卫倒是“蛮族”雇佣兵。不得不说,贝利萨留犯了一个错误,他过高的估量了雇佣兵的职业道德。固然同是“蛮族”,雇佣兵却分歧于联盟军,雇佣兵的行为准则是“沾利则上,无利不往”,对于雇佣兵来说,每一次斗争都是一次生意,在胶着战中最先败退的往往就是雇佣兵。此次也没有破例。

“蛮族”雇佣兵首先发现了约翰率领的前卫军毁灭阿玛塔斯军的疆场,并从周边居民口中得知了约翰军的新闻。随后他们攀上旁边的小山试图视察敌情。而此时,同样对疆场事态一窍不通的盖利梅尔已经催动汪达尔人提议了冲击,预备三面合围贝利萨留军,将其赶入大海,毕其功于一役。“蛮族”联盟军地点的这小山因为可以居高临下俯瞰贝利萨留的营寨而被作为首要冲击方针。罗马的雇佣兵仅仅看到了汪达尔人马队掀起的烟尘便可耻的撤离了小山,毫无声誉感的自动抛却了这一要地。“蛮族”雇佣兵的溃败冲击了贝利萨留派出来策应他们的亲卫军,两支戎行一路退却到贝利萨留本军地点的处所。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蛮族”雇佣兵坑毁了贝利萨留

如今的事态对贝利萨留就对照危险了。固然对汪达尔人戎行的数量记载不太明确,但配合点是汪达尔人戎行要远多于贝利萨留军。贝利萨留军身处平地,对方占有山丘且对本身形成了半包抄之势,而前方狭小的通道在敌情不明的前提下基本不克作为逃生之路,独一或者策应本身的水师也完全指望不上。而盖利梅尔固然已经损失了两支伏兵,但因为拜占庭“蛮族”雇佣军的猬缩,汪达尔人掌握了山丘,加上后方大军的逼近,他们仍然对贝利萨留军形成了夹击之势。若是盖利梅尔此时乘胜居高临下动员马队冲锋,贝利萨留军生怕是凶多吉少。

此刻,我们必需要感慨多变命运的是如斯巧妙。

至少看起来已经掌控下场势的盖利梅尔并没有提议决胜冲锋。而是自在的走下小山,因为盖利梅尔发现了本身弟弟的尸体,他要收敛弟弟的尸体并依习惯为他举办丧葬典礼。就如许盖利梅尔抛却了已经到手的优势,将本身陷入逆境之中。

当贝利萨留从败军口中认识到两支汪达尔人戎行被毁灭的新闻后,名将的敏感让他意识到这或者是独一的翻盘机会。他敏捷清算好戎行,并马上动员了全力冲击。贝利萨留的戎行悉数是马队,并且大多是曾经跟随他在东线与波斯军决战的精锐,尤其是贝利萨留的亲卫——铁甲蛇矛兵更是其时最具冲击力的军队。而汪达尔人被称为“损坏者”,其装备水平仍停留在100多年前方才抵达北非时的水平。若是汪达尔人依靠地形优势争先动员冲击还有获胜的机会,而平地冲锋则远不是贝利萨留军的敌手了。

拜占庭名将之贝利萨留(二)——汪达尔战争上

盖利梅尔败亡

终局已经注定。在贝利萨留精锐马队的冲击下,汪达尔人军很快陷入了杂沓。善打顺风仗的“蛮族”雇佣军遵循着“沾利则上”的行为准则,同时提议了亡命追击。斗争持续到夜晚,汪达尔军损失惨重。

其实,此时盖利梅尔照样有机会的,他若是收拢败军退守迦太基,黑夜中贝利萨留军必定不会盲目追击。如许他便有或者在守城战中寻得破敌机会。然而,被打到丧胆的盖利梅尔却率军转西逃往了努比底亚。

这遭遇战的胜利被拜占庭军归因于“神迹”。

获胜后的贝利萨留号令戎行当场休整,在收拢了约翰率领的前卫和“蛮族”联盟军以及后队的步卒之后,贝利萨留又号令水师泊岸,三军前去迦太基。

盖利梅尔战败的新闻已经传入迦太基城中,所以城中已经是一片慌乱。贝利萨留军兵不血刃便接管了迦太基城。汪达尔战争由此告一段落。

此次战争是远征以来拜占庭军与汪达尔军的首次正式比武。贝利萨留的胜利固然有些须偶然性,但名将的特质不就在于擅长抓住偶然性吗?而贝利萨留灵敏的觉察并抓住了因为盖利梅尔的失误所造成的机会。汪达尔战争,必然将在贝利萨留的名将风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