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雍正问臣下是否捞油水,此人一句话差点掉脑袋

2019-03-18 00:36暂无阅读:1639评论:

古代封建社会严厉意义上来讲,是没有真正的“清官”,所谓的清官是指在宦海潜划定之外的清廉。以明清时期来看,衙门中的各类黑钱是任何一个官员都无法排斥的。是以也就有了“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

雍正问臣下是否捞油水,此人一句话差点掉脑袋

官府搜刮民脂民膏的风气历来以久的,尤其是那些下层地方官,他们直接治理公民,是以也就有着各类各样的弄钱方式。明清的州县官以及手下的胥吏一样都是经由以下黑钱来进行欺诈的:

淋尖踢斛

一样情形下,老公民每年要给国度上交粮食。各地官府按例都邑用大一号的斛作为量器,公民所交粮食都要堆起成尖,然后由衙门经手胥吏用力在斛上踢上几脚。如斯一来,溢出来的那部门粮食就成了“手续费”。官方的说法是为了填补保留和运输过程中的损耗用的。

可别小看了胥吏的这几脚,清代户部对此有一个较为正确的评估。这溢出来的粮食大约有四五升之多,而这些多出来的部门,按例是由各级衙门给私分了。因为这种做法引起了公民的极端不满。后来,户部公布了尺度,将这一部门上交国库。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处所官变着法子照样勒索公民。

折色火耗

明清时期,商品经济成长已经十分蓬勃,以往老公民所有缴纳的各类钱粮都是实物。为了轻易治理,朝廷命令不在悉数征收实物,而是改征银子。那么这又显现了问题,公民所交的银子遍及都是散碎银两,需要由官府统一锻造成大锭的官银。于是,熔化银子时发生的火耗就成了黑钱收入的大头。

譬喻说公民要交一两银子的钱粮,那么官府就会征收一成的火耗。并且,有的官府心黑,还会托言说银子成色欠好,得打扣头算分量,如斯一来的话,正本要交一两银子,加上火耗和折色,或者就要交1.2两了。实际上,火耗是有,但这个比列被远远强调,剩下的这部门也落入各级仕宦的腰包。

雍正问臣下是否捞油水,此人一句话差点掉脑袋

谎报垦田

明清时,朝廷都鼓励处所开垦荒地,增加钱粮。可在实际运作中,处所官府并没有开荒,但报到户部时却加上了垦田数量。那么户部就会按照开垦的数量予以奖励和各种优惠。可是官府却按照新的耕地数量对公民征收钱粮。到头来,朝廷没捞到优点,公民的肩负更重,两头的油水悉数收入各级官员囊中。

要说,这种事一年两年,甚至十几年皇帝受愚的或者性是有的。可是自明代起头,一向到清代,这中央隔了几百年,皇帝换了无数茬,总不至于还蒙在鼓里吧。显然,皇帝和朝廷对于这些处所黑钱是心知肚明的。各地官员摆清楚也是不怕,就算碰到雍正那样的铁腕皇上照样照样堂堂皇皇。

雍正问臣下是否捞油水,此人一句话差点掉脑袋

雍正初年,山西巡抚诺岷就像雍正建议,将上面所说的各种“灰色收入”悉数收归省库所有,先填补亏空,剩下的分给全省各级官员。这个建议自己就有问题,这不就是公开认可“黑钱”的正当性吗。雍正一时拿不定主意,让六部九卿一路讨论,可是大臣们因为有各级官员的孝顺,欠好揭橥谈论。

这时,有名臣之誉的沈近思谈话了,他对雍正说,这个法子行欠亨,若是照此打点,处所官府一定还会想出其他法子来增加新的黑钱,这无疑会加重公民的肩负。他还说:“臣自县令起身,对此深有体味,此法子切切行欠亨。”

雍恰是清代诸帝中惩贪力度最大的皇帝,于是便问沈近思:“那么你当县令时,也贪这黑钱了?”沈近思很坦然地回覆道:“不是贪这黑钱耗羡,而是要养活一家老少。”满朝大臣为他捏了一把汗,谁知雍正却没有丝毫怪罪他的意思。

雍正问臣下是否捞油水,此人一句话差点掉脑袋

看来,这种沿袭已久的盘剥公民的方式,已经获得历代皇帝和权要的承认。别说是清官无法招架这种宦海风气,就是雷厉风行的雍正帝也只能听之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