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汗青故事——李存勖卒于兴教门之变

2019-04-15 00:17暂无阅读:796评论:0

李存勖继续其父李克用遗志,不只打败契丹,攻破燕地,覆灭刘守光与刘仁恭父子的割据,而且于923年覆灭后梁,统一北方,在魏州(河北台甫县西)称帝,国号为唐。李存勖还收降了李茂贞竖立的岐,并覆灭王建 (前蜀)所竖立的前蜀。又以诛灭唐朝逆臣之名,族灭了后梁宰相敬翔、李振等人,将匡助朱温篡唐的旧臣11人贬官。李存勖将后梁的西都洛阳改称东都,定为后唐都城。

李存勖在位时代,对功臣老将多有猜忌之心。李嗣源是后唐灭梁第一功臣,曾表奏义子李从珂为北京内牙马步都批示使,进展李从珂能就近照看家中。李存勖却恼怒非常,认为李嗣源“握兵权,居大镇”,却插手军政人事,是以将李从珂贬为突骑批示使,远戍石门镇,并多次驳回李嗣源的入朝恳求。而在李嗣源入朝后,李存勖又命朱守殷黑暗看管。

后唐同光四年(926年),皇甫晖在邺都兵变,李存勖命李嗣源前去伐罪,石敬瑭也一同出征。在魏州城下李嗣源却被叛军恭迎入城,李嗣源百口莫辩,遂受石敬瑭摆布而拥兵自立,与魏州的叛军合兵一处。李嗣源占有大梁(今河南开封),进军洛阳,前锋石敬瑭则带兵逼进汜水关(河南荥阳汜水镇),李存勖决意亲征还击。

到了晚年,就与唐玄宗一般,自认为这辈子都在拼命,应该好好歇息一下,遂芜秽朝政。李存勖自幼喜欢看戏、演戏,常袍笏登场,并自命艺名“李世界”。李存勖对伶人极为宠任。早在称帝之前,便曾因任用伶人杨婆儿为刺史,而贻误战事。伶人周匝在胡柳陂之战中被梁军俘虏,因伶人陈俊、储德源的珍爱而免死。后唐灭梁后,李存勖竟然要授陈俊二工资刺史,以答谢二人对周匝的救命之恩,究竟被郭崇韬劝阻。伶人们更是随意收支宫禁,陵虐大臣,群臣皆敢怒而不敢言,有的甚至反过来趋承伶人,以保求富贵。

李存勖在位时代,皇后刘氏权力极大,所发布的教令与皇帝诏敕具有同样效力,各地官府都必需执行。刘氏生性贪婪小气,不只和李存勖一同剥削财帛,还派人到各地经商,连柴火果蔬之类都要加以销售,从中获利。降将如袁象先、温韬、张全义,都经由厚赂刘氏而获得重用。

郭从谦本是一伶人,因为嗓子好,所以被热爱戏曲的李存勖收留。李存勖见此人不只能唱,还能打,就让他做了亲军向导人。郭从谦除了擅长唱歌,还擅长说合势力。他先认了后唐上将郭崇韬为叔父,然后又跟寄父睦王李存乂(yì)打得火热。当郭崇韬被李存勖的皇后杀掉后,他在属下中为郭崇韬鸣冤叫屈。李存勖知道后,把他叫到眼前,训斥道:你跟老郭的关系我早有耳闻,他在世时你亲近他也就而已,他如今死了,你居然还这么亲近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郭从谦盗汗直冒,从这今后,他对李存勖是又怕又恨。李存勖也用本身的动作证实给郭从谦看,总有一天他会杀掉郭从谦。郭从谦只好黑暗鼓舞亲军,对李存勖极尽奚落之能事。这一天,他终于等来了机会,火烧兴教门,动员了叛乱。据说,这位郭艺人动员叛乱的初志是想拥立本身的寄父当皇帝,可他不知道早在两个月前,他寄父就被李存勖处死在洛阳宫中了。

李嗣源的前锋石敬瑭带兵切近汜水关。李存勖火冒三丈,再加上众大臣的乱哄哄,李存勖决意亲自率军赶去据守汜水关。四月一日这一天,他所统帅的马队和步卒按照他的号令,在洛阳城外等待出发。李存勖一夙兴来,和武将们吃早餐,突然听到宫城兴教门外一片喧嚣声。他急遽拿起兵器,带贴身的马队侍卫前去查察。到中左门,只见他的亲兵向导人郭从谦正领着他的亲兵向他冲来。

李存勖气得哇哇怪叫,大骂道:你这个伶人也敢造反?

李存勖骂完他,就一马当先,率领侍卫冲杀曩昔,将郭伶人和他的叛军赶出门外,并敏捷关上了大门。郭从谦可不是善类,在门外又从新组织人马,见攻不进去,就起头放火。火势一大,李存勖的守卫全都跑了,郭伶人又杀进门内。李存勖与剩下的几十名侍卫(个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太监和伶人)拼死招架,在乱战中,不知是哪位英雄,向李存勖的脑袋射出一箭,李存勖听得风声,慌张躲闪,可惜,没有闪过,箭正中其面门,痛得他哇哇怪叫。众侍卫赶紧把他从城楼上扶下来,拔出箭来,血柱直冲苍天。

李存勖流了太多的血,突然感觉口渴。侍卫急遽跑进宫里跟刘皇后说了这件事。这位刘皇后正在整顿玉帛,预备逃跑,据说丈夫中了箭,也不去探问,只端了一碗乳浆,叫侍卫给丈夫喝。这位皇后一定不懂医学,因为人在失血过多的情形下一旦接触到奶浆,就会加快灭亡。果真,李存勖喝完这碗乳浆后,就一命呜呼了。

几个伶人很怕乱军进来羞辱主人的尸体,就把尸体拖到一平台上,在上面扔了一些李存勖生前摆弄过的乐器,一把火烧了。李存勖是后唐的竖立者,能够如许说,他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在前半生,他用热血与勇气打造了一个国度;后半生,他用乐器和小气破坏了一个王朝。史称兴教门之变。李嗣源入洛阳杀尽叛臣,葬存勖尸骨于雍陵,在大梁称帝,是为后唐明宗。

李存勖的死在五代乱世并不算什么,无非是少了个接触奇才。但汗青记住的只是他与伶人们的故事,至于他竖立的功勋,似乎没有他与伶人们的故事更让人眷念。由此可知,一小我竖立大业并不难,难的是若何守业。李存勖无疑就是守不住大业的人,一代君主死于乳浆也许就是上天对他的责罚与讪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