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原创 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重逢

2019-04-15 06:16暂无阅读:536评论:0

我们都不曾悔怨,是因为我们当过铁道兵。我们都喜欢那首《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曲,每当聆听或讴歌都邑想起那段投军的岁月。我们是亲如兄弟的战友,联结友好,互帮互学,在分歧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固然未上过疆场打过仗,但为故国铁路建筑曾一路斗争在风雪高原,大漠沙漠,用芳华和汗水浇灌这虎帐绿花……

——沈子友2019年3月13日

此次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晤面,我俩都感动不已。

3月上旬,张治国到山东探望战友,到我的家乡莒县故地重游,因为49年前他来接过我们。他的到来受到原铁道兵老战友的热情欢迎。由此,我又想起旧事。

1976年秋,我从铁六师建筑给水营调到师政治部组织科任干事,第二年秋张治国大学卒业返回军队,被直接放置到宣传科任干事,在那座建在沙漠滩上的营房里,我们旦夕相处了三年多。1980年我们又一路调到在阿拉沟口五公里的铁五师政治部。1981年我被调回在山东修兖石铁路的铁4师,张治国战友仍在铁5师工作。兵改工后虽有两次偶遇,但都仓促而别。此次据说他要来济南,我便推迟了外出规划,并请和张治国曾一个新兵连的原铁六师29团通信参谋张树增转告他,我在济南等待老战友。

“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3月11号上午,张治国来到济南,老战友久别重逢,非常感动,双双眼含热泪,紧紧握手拥抱。正午就餐时,治国谈到此次山东之行,深感老区的人和老区的兵的老实热情不减昔时。把酒忆旧事,话当下,不知不觉曩昔了4个小时,我俩一瓶烈酒见了底。

与战友治邦交流中,感受到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好,连结了昔时的活力。他敷陈我,刚退休后的几年里,经常跑铁路建筑施工工地,用镜头和文字记录来自“铁道兵”的中铁部队的成长和成长,赞扬铁道兵老战友发扬铁道兵精神,转工不褪色的可歌可泣的事迹。跟着时间的推移,老兵们都退休了,工地上也很难见到老铁道兵战友的身影了,都不熟悉了,再说张治国的岁数也到古稀了,跑不动了,便转而研究汗青,除了读中国通史、断代史外,还喜欢参观汗青遗址和博物馆。凭据治国的喜爱和意愿,我放置第二天伴随他参观龙山文化博物馆。

3月12日8点许,张树增战友带车来到住处。我们首先到济南东部的章丘龙山镇城子崖,参观设在这里的龙山文化博物馆。参观完龙山文化博物馆返回济南,途中经由奥体中心四周的山东省博物馆,这也是治国战友想去的处所,我们便进去参观,战友边参观边聊,非常尽兴。

张治国战友是1968年从辽宁锦州入伍的。在军队入了党、提了干并被介绍上大学,在库尔勒铁六师政治部任职时与新疆军区第十四野战病院女军医常绍兰结为夫妻,成为军中夫妻。兵改工之前为铁五师宣传科长,改工后为中铁15局党委宣传部长。后又担当十五局新疆工程批示部党委书记,历久在新疆工作,同时也成就了他后铁道兵时代的一段绚烂。

张治国战友是党的宣传思惟战线的老兵,既能撰文又会攝影,几十年如一日,热爱新闻宣传工作,在各级报刊上揭橥新闻、文学及摄影作品无数,并多次获奖。

战友相聚总有时,一经分袂泪湿襟。第三世界午,我和张治国战友恋恋不舍的告别,张治国战友脱离济南,返回洛阳。

“送战友,踏征程。悄然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把稳夜半寒风寒,一路多保重……”。挥手告别治国战友,耳边想起《驼铃》歌声,战友啊治国战友,我们还会再重逢。

作者沈子友(心系远山),山东莒县人,大专文化,1970年12月入伍,1984年1月集体改行至中铁十四局党务部门工作。喜爱文学,喜欢念书,有多篇文学作品在报刊和各大收集平台刊发。

编纂李勋修(奎先达坂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