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明中叶海盗运动疯狂 .在日本称王.终死于大明朝之下

2019-04-15 09:17暂无阅读:1183评论:0

明代中叶今后,海盗运动愈演愈烈,到了嘉靖年间更演酿成为祸二十多年的「倭寇」之患。其实,明中后期发生的海盗问题,与明廷实行海禁政策,严峻限制海上商业运动不无关系。

如前所述,明太祖朱元璋为了巩固政权,并为了竖立及维持朝贡商业系统,实行海禁政策。其所禁止中国人出海经商,亦严厉限制外国商人来华商业。及后成、宣年间的郑和下西洋,仅促进了外国在中国朝贡体系下的交际往还,对中国的对外商业却没多大成长,而海禁政策一向持续着。到了嘉靖年间,发生日本贡使在宁波争贡而演变的仇杀事件,并祸及沿岸公众,换来明廷罢浙江市舶、取销与日本的勘合商业及更严峻执海禁的后果。

正本浙江、福建、广州三个市舶司的勘合商业,就无法适应跟着经济成长而日益增进的国外商业需求,因而在贡舶商业渠道外,早已存在民间的私运商业渠道。但嘉靖年间,因发生日本争贡事件,加上早前于屯门及西草湾与葡萄牙人发生辩说,沿海治安组成威胁,是以严峻实行海禁,休止一切对外商业。

而罢市舶对闽浙一带造成的后果尤为严重,因为闽浙居民,正本其地贫瘠,地少人稠,农业不兴,本地人民却多以手工业为生,并仰赖互市求存。隔离闽浙居民的生理,无异加倍鼓励居民挺而走险,不只使私运商业更为炽烈,并且也因明当局的各种政策失措而演酿成寇盗之祸。

嘉靖二十六年,发生海商焚劫余姚谢氏宅事件,明廷委派朱纨巡抚浙江,兼统福、兴、漳、泉、建宁五府军事。朱纨为人清廉正派,惜昧于国际形势,在闽浙一带严施海禁。这引起本地私运商人及与之勾通的豪族的激烈抵制,他们既失其生理,于是转而为寇。朱纨终因朱门势族的弹劾罢官,最后报毒自杀,而这一悲剧也解说明代逆国际商业的潮水,轻忽经济成长严峻海禁的失败。

治史者言及倭寇,往往懂得为日本海盗,但据近人不少研究,已倾向「倭寇」成份首要为中国人的说法。其时有名的倭寇头子,多为中国人,如王直为傍边的代表。他曾向当局恳求开放海禁,不果,终转而为盗。最盛时王直集体在日本竖立凭据地,自称徽王,引倭为奴,最后终因明代假诱招安捕杀。王直是典型的海商转为海盗的例子,以往学界只着重王直的海盗身份,而轻忽其自己是徽州商人。樊树志说起藤井宏着《新安商人的研究》,指出王直是徽州盐商身世,后来「为日本商人当掮客,成为货色商业的中介者,在双屿、烈港拓荒私运市场。王直身后,徽商在海上还相当闹热,后继者有徐惟学、徐海。而王直借助闽广海商称雄浙海,遭官军袭击后,在日本平户竖立凭据地,定都称王,布置官属,掌握关键,形成了以『徽王』王直为中心的徽浙国外商业集体,把徽州海商的国外商业运动推进到一个空前未有的鼎盛阶段。自王直今后,日本的平户港一向是明末清初中国民间海商往明天本的一个首要据点。

明代的海盗之患,除了中国与日本人外,亦有葡萄牙人介入个中。葡萄牙人在履历了个多世纪的国外深险后,于15世纪末先后战胜了非洲西海岸的险阻,发现好望角并成终达到印度。到了16世纪初,他们终于达到东亚,在发现了与中国互市能获取可观利润后,积极开发与中国的商业。惟葡萄牙积极鼓励商人从事国外商业的政策,与其时明当局严申海禁、限制商业的政策格格不入。事实上,「葡萄牙人从1524年起,在中国东南沿海闽浙一带进行私运商业,他们落脚的宁波甬江口外的双屿岛就是一大规模私运商业的据点。海上私运集体首领许栋、王直、李光头从葡萄牙人手中贩买从非洲、东南亚、欧洲带来的货色,以及进步的火器,葡萄牙人则购置中国的生丝、丝绸、瓷器、棉布、粮食……葡萄牙人以此(双屿)为基地睁开对中国与日本的商业……葡萄牙人在中国中部的进出,一度成为中国海商的中介,和南下竹旳日本商人势力发生接触。」10惟明代当局不只没有因势利导,反而把上述现象视作「倭患」的一部门。是以,明中晚期海盗运动疯狂,恰是当局僵化的海禁政策带来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