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周初最主要的两个诸侯封国,为何其成长却天差地别

2019-04-15 09:18暂无阅读:637评论:0

文|远在小河对岸

山东省,别称齐鲁大地。而齐鲁两国,不只是今山东省境内的两大周初诸侯封国,也是其时世界最为主要的两个诸侯封国。齐国为吕尚(姜姓吕氏,即姜太公)的封国,吕尚不只是文王、武王之师,照样武王之岳丈(姜太公之女邑姜,为武王之后),成王之外公。与周王室的关系最为亲密,且又最擅兵事。故而,齐国尤被周王室倚重,周成王时期,齐国还被付与东方的挞伐之权(皇帝之权),史载:..乃使召康公命太公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九伯,实得征之。”

而鲁国,为周公旦的封国。武王伐纣灭商不到三年,即崩逝。当时殷商残存势力仍很壮大,而成王年幼,周公实柄周政,平定管蔡之乱,而诛武庚,不乱了周王朝的政权。周之礼仪及宗法制,皆赖周公之制订与完美。能够说,周公之於周王朝的进献,胜过了周武王。因为周王室需周公辅佐,而未能就国,便由其长子伯禽就国。因周公之殊勋,而使鲁国获得了郊祀周文王的资格(诸侯不得郊祀皇帝)。

但为何齐鲁这两个周初最为主要的诸侯国,厥后来的成长却天差地别呢?齐国成长敏捷,而成东方大国,并是春秋时期第一个称霸的诸侯。鲁国却成长迟缓,屡遭齐国侵凌,而沦为二三流诸侯国。

而关於齐强鲁弱之启事,《史记》中有一段记载:..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後除之,故迟。”太公亦封於齐,蒲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及後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呜呼,鲁後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归之。”

便是将之概括为,齐国简其礼而从其俗(从本地夷俗),而鲁国却厘革本地礼俗,故民归齐而不归鲁。从外观上看,这是由姜太公与伯禽两人治国理念的分歧而造成的究竟,但这却不是最基本的原因。若是周公能预感应伯禽厘革封国礼俗,将导致鲁国的国运不昌,完全能够让伯禽再匡正过来。然则,周公却没有任何解救办法,这显然错误情理。

其实,导致这究竟的基本原因,乃是鲁国深受周之礼制的束缚。鲁国乃是周公的封国,而周公又系周之封建系统(封建诸侯、以藩屏周)的完美者。故而,鲁国弗成能损坏本身制订的世界秩序,而只能严厉执行周公制订的礼制,以作世界之表率,是以,鲁国便成了“礼仪”之邦。而齐国为异姓诸侯,受周礼的束缚相对较小,且被封在边陲、成长空间很大,又得挞伐之权,便於兼并弱小诸侯。故而,得以率先壮大起来。

参考史籍:《史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