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晨云说春秋战国:齐桓公援燕灭戎狄两国,助燕国成北方大国

2019-04-15 12:20暂无阅读:1294评论:0

晨云说春秋:商周时期北方戎狄屡犯华夏列国,烧杀抢劫的戎狄成为诸侯列国的边患。齐桓公会盟华夏被列国推为牛耳,提出列国一致对外,消弭戎狄对列国的风险。山戎抨击燕国,燕王向桓公求援。齐桓公亲率大军远征山戎,一向追击到孤竹而返,不光消弭了戎狄对华夏列国的侵扰,并且还向北拓地500里,声威大震。桓公援燕在汗青上,北方区域生在世分歧的戎狄部落,他们经常南下侵扰华夏王朝。商周时期,王朝经常派大军伐罪戎狄部落,商王武丁挞伐戎狄足足打了三年。固然史书记载每次交战俘获十几个戎狄的王,然则戎狄部落并没有被斩草除根,依然活跃在北方。

春秋时期,王室衰退,各个诸侯国内争斗不已,从而给戎狄南下供应了可乘之机。北方大国如郑国、晋国、齐都城难以抵当戎狄的入侵。齐僖公在位时,山戎犯境齐国,郑国派世子郑忽协助齐国赶走了入侵者。山戎盘踞于燕、齐、鲁三国之间,占有地舆优势,经常威胁三国的平安。齐桓公时期,齐国兵强粮足,内结华夏列国,外抗山戎。其时华夏列国面临三大外部威胁,一是北方的戎,二是西方的狄,三是南方的楚国。对于齐桓公的霸业而言,首要有两大威胁,北戎与南楚,西狄有西方大国秦晋抵当,就不消东方的齐国费神了。山戎抨击燕国,燕庄公国小兵弱难以招架北戎之一令支的攻击,令支在燕国境内抢劫了大量的生齿和牲畜,燕国面临亡国灭祀之灾。

燕庄公无奈之下,遣使向齐桓公求援。齐桓公多次召集诸侯大会,燕都城没有被邀请,也没有自动介入。燕国还没有进入齐桓公主导的“圈子”,尽量如斯,齐桓公照样甘愿兴师救燕,一来,齐燕是邻人,巢倾卵破的事理齐国是懂的;二来,齐桓公既然荣登牛耳之位,抵当外来侵略也是牛耳的责任,不然难以服众。齐国爽快地准许了燕庄公的恳求。戎行鸠合完毕,粮草辎重预备稳健之后便出征。齐军渡过济水,与鲁庄公在鲁济会面。鲁庄公并没有筹算追随齐桓公同去救燕,只是说:“偶感小疾,未便远行,然则能够为齐军供应后勤施舍。此次远征剪灭山戎,一举消弭北戎对华夏列国的威胁,功在现代,利在千秋。”齐桓公见鲁庄公并没有追随的意思,也就没有将就,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北征山戎,路途遥远艰险,若是我不克取胜再请您出兵互助。”酬酢事后,齐桓公便率领大军持续进步。

令支国王密卢据说齐桓公率领大军正往燕国赶来,便携带抢劫之物回国。等齐桓公率军赶到燕国之时,密卢早已逃之夭夭。燕庄公出城迎接齐军,感激齐桓公救国之恩。密卢已经撤军,管仲认为:“山戎固然不敢与我军接战,然则也算获胜而归,若是我们就此凯旅,他们必定还会抨击燕国,不如持续进军,一劳永逸地消弭边患。”齐桓公也正有此意。远征拓土齐桓公与管仲率领齐军伐罪令支,然则齐军对北方的地形、习惯都不熟悉,亲信知彼才或者取胜。燕庄通知诉齐桓公,燕国边境有个小国名叫无终(故地在今河北玉田西北),固然是山戎的一支,但并不是山戎阵营的,能够让他们做行军的领导。齐桓公派人送给无终国国王大量的金帛,无终国王不光准许给齐军做领导,并且还派出上将率军匡助齐军伐罪令支。

有无终的将领作为大军的前导,在齐桓公和管仲的批示之下,齐军顺利进军,起头围攻令支的都城。令支国王密卢一方面加固防御工事,另一方面派人前去孤竹(故地在今河北卢龙一带)求援。密卢依恃险峻的地势,而且大掘壕沟深堑,隔绝齐军的攻击。管仲号令士兵每人背一个沙土袋,将密卢挖掘的壕沟填平。齐军一举捣毁密卢的巢穴。齐军把密卢抢劫去的燕国的臣民都给解放了,将燕国臣民遣返回国。桓公号令禁绝视如草芥,令支人对桓公感德感恩。

桓公召集令支人:“你们的国王已经逃窜,他会跑到哪儿去呢?”令支人说:“令支与孤竹结好,先前密卢已经向孤竹国王求援,如今密卢应该在孤竹。”齐桓公和管仲决心“剩勇追穷寇”了,桓公将俘虏来的令支兵拨给无终上将以赔偿此前的兵员损失。稍事休整后,齐军持续进军。密卢跑到孤竹国王那边大倒吃力水,孤竹国有一条水流湍急的溪涧,是齐军必经之处。孤竹国王号令将河上所有的船只悉数销毁,没有渡河的对象,齐军只能插翅而过了。山穷水复之际,史书记载桓公碰到了“俞儿”(传说中的爬山之神,只有碰到霸主他才会显形)。在俞儿的匡助之下,齐军顺利渡河,向孤竹的都城无棣城杀去。孤竹国王哪里想到齐军可以越过溪涧呢?情急之下,只能弃城逃跑。

孤竹北部有个叫“旱海”的处所,此地是个不毛之地,时常暴风怒号,沙石走飞。孤竹国王决意将齐军引诱到此地,让“旱海”吞噬桓公的大军,于是他率军北行,齐军达到无棣城时,他已经远去。桓公持续追击直至茫茫荒漠,夜晚到来,风沙俱起,浓雾漫溢,声如鬼泣,人马俱惊。桓公大惊,管仲说:“臣曾经据说北方有个旱海,是个有去无回之地,生怕我们已经进入旱海了。不克再向前走了,照样收兵退却吧。我据说谙熟门路,这些马匹多是从漠北而来的,它们应该知道返回之路。”桓公便让士兵选择几匹老马在前面走,士兵们随厥后,终于走出了令人惊悚的旱海。齐军历尽千辛终于从旱海中走出来。

桓公率军从新达到无棣城,发现孤竹国王已经回到无棣城,正预备封城御敌呢。管仲让无终上将带人乔装入城,天黑时分,里应外合攻破无棣城,生擒孤竹国王,桓公历数他的罪状后,将其枭首示众。桓公大胜孤竹,斩杀孤竹国王凯旋。燕庄公前去迎接,酬金齐军不在话下。席间,桓公对燕庄公说:“寡人应君之邀,孤军千里兵定孤竹,一举覆灭了令支和孤竹,不光解除了北戎对燕国和华夏列国的边患,并且辟地500里。这些地盘与我国并不邻接,我没法有效治理,照样送给您吧。”燕庄公一听,还有如许的功德呢?桓公不光解救燕国于危难之中,并且还把挞伐得来的地盘送给燕国。

燕庄公忙谢绝:“受惠于齐军威武,敝国才得以留存宗社,怎么还敢盼望其余呢?”桓公不愧是个大政治家,坦诚地对燕王说:“寡人所挞伐的地盘偏于北方边陲,若是不进行有效治理,山戎很快便会复国,持续风险燕国。进展您能固守这些地盘,拱卫华夏列国。”燕庄公听后,也不再谢绝,这不光是个恩德,也是个义务。挞伐竣事,大功乐成,齐桓公便凯旅回朝,燕庄公一路相送,不知不觉进入齐国边境50里。桓公下车对燕王说:“按照礼制,诸侯相送都是不克出国境的,寡人不克不遵循礼制。”于是齐桓公割地50里送给燕国。燕庄公转眼之间又获得了50里沃野。

在这场持续了近一年的战争之中,燕国获益良多,不光保国无忧,还假齐桓公之手向北拓地500里,一跃成为北方大国。对于齐桓公而言,一战定军威,既向各诸侯国显露了齐国壮大的国力,又尽了牛耳之责,与桓公结盟的列国无不敬畏齐桓公。齐桓公离霸主之位又近了一步。齐桓公达到鲁济,鲁庄公设宴恭贺齐军大获全胜。桓公也不是小气之人,将所获战利品分给鲁庄公一半。管仲辅佐桓公一战定乾坤,诸侯莫不侧目赞叹。管仲有个采邑名叫小谷(故地在今山东东阿)接近鲁国界限,鲁庄公便挞伐民夫在小谷建筑城郭,修成之后送给管仲以市欢之。桓公远征孤竹,覆灭了北戎对齐国的威胁,声威大震,而楚国在南方的势力极端膨胀,齐楚争霸之势起头形成。齐军依靠经验雄厚的老马走出了荒漠,桓公则依靠管仲这匹老马登上了霸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