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诗经《硕鼠》赏析

2019-04-15 15:17暂无阅读:1286评论:0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园。乐园乐园,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徳。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这首诗用精当贴切的比方,来描画坐享其成残暴盘剥劳动

人民的盘剥者,切实非常形象又十分贴切。诗作真实地反映了

其时的社会素质。诗每章的前四句是对实际生活的写照,后四

句是对生活幻想的显现。由对实际的不满,到对幻想的追求,这

是受魔难者思惟成长的必然纪律。诗作者用巧妙的构想把这

纪律表达出来,在这里,他施展超凡越俗的想象力,将盘剥者比

作摧残粮食、毁坏衣物、人人厌恶的老鼠。诗中只现喻体不露本

体采用借喻的形式,不光深刻地揭露了盘剥者的贪婪残酷,也表

达了其憎恶、仇恨的思惟情绪。

诗一起头,诗人就气愤地高声申斥:"无食我黍!"这一句话,

把积郁在心中的对不劳而食的盘剥者的怨恨悉数倾泄出来了,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怨恨,是因为"三岁贯女,莫我肯顾(德、劳)",

劳动听民辛辛劳吃力地长年累月侍奉盘剥者,但盘剥者却一点也

不体谅、恻隐他们,完全把他们的生死置之度外。奴隶们的这种

揭露和训斥,表清楚他们在思惟意识上的醒悟,不光如斯,他们

还熟悉到,对于贪婪无情的盘剥者,任凭你如何警告,如何痛斥,

他们的豪夺个性决不会改变。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奴隶们便

发生了逃亡的念头,"适彼乐园(国、郊)",去寻找没有榨取、没有

盘剥的乐园去,然而这只能是对美妙生活的神往罢了,在谁人时

代,"乐园(国、郊)"只能是幻想,实际中是绝对没有如许的处所

的,奴隶们也只能在幻想中去追求这一美妙的境界。最后唱出

的"爰得我所(直)","谁之永号",似乎在实际中找到了安身立命

的世外桃源,这美妙的幻想与其时丑恶的社会实际形成光鲜的

对照。

和《诗经》的另外诗作一般,这首诗也使用了一唱三叹的句

法,这种句法同〈伐檀》一般用得巧妙,既有纪律又富有转变。每

章第二句"黍、麦、苗"一字的转变,显得生动活跃,内容上也没有

大的差别,但三个字的转变,分明地显露出奴隶们什么样的粮食

都被盘剥者抢去了,甚至连长在地里的庄稼苗也被并吞去了,剥

削者对奴隶们的盘剥愈来愈惨重,奴隶们的生活愈来愈艰辛。

可是与此相反,看待奴隶们的立场起先是不想,接着不给一点好

处,到最后连问一下也不问了。"顾"、"德"、"劳"三个字在表意

上一个比一个稍微,强调了盘剥者只顾榨取掉臂奴隶死活的态

度。乐园乐国乐郊的变换,先要求获得一个安家之所,再是不受

榨取与盘剥,凸起奴隶们对幻想王国的神往之情。"爰得我所"、

"爰得我直"、"谁之永号!"离别从分歧方面表达了诗的递进思

想,凸起了诗作的思惟意义,使得奴隶们怨恨盘剥者神往没有压

迫没有盘剥的情绪更为强烈,增加了诗的分量,使主题更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