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新鲜!为何是南腔北调?五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是若何统一说话的?

2019-04-15 21:31暂无阅读:1866评论:0

说起来也是,要不是昔时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南方这些方言,可不就是外语?

01

南方从来就是“化外之地”,南人也从来就是“化外之民”。“化外之民”在“化外之地”说的“化外之语”,不是“外语”是什么?

不外那时“外语”的地位可不像如今这么高,要想活得人模狗样就非得“至少把握一门”弗成。相反,它还被看作是野蛮文化的象征。

孟子就说南方人是“鴃舌之人”。鴃就是伯劳鸟,“鴃舌”也就是说话像鸟叫。可见,把南方方言视为“鸟语”,也是由来已久,少说也有两三千年汗青了。

那时不只语音不统一,南方一片“桃红柳绿”,北方也有“齐东野语”,就连文字也八门五花。用许慎的话说,就是“言语异声,文字异形”。秦始皇统一了文字(书同文),却统一不了语音(语同音)。

02

反却是,文字统一今后,沟通的难题少了很多,听不懂,还能够写出来看,人人也就懒得再去统一语音,故方言存焉。

所谓“方言”,其实也就是“四方之言”。华夏民族以中央自居,视本身为“中”,视周边民族(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为“外”,则“方言”也就是“外语”。

后来,世界一统,五族共和,成了一家子,又把更外边的“老外”,什么英吉利、法兰西、德意志、葡萄牙看作“蛮夷”,称为“夷人”,老公民则称其为鬼子、鬼佬或鬼崽。

如斯,则外语就该叫“夷语”或“鬼话”。可惜后来大清帝国已不大摆得起谱,合同划定不得称“夷”,——鬼子们在中国混的日子长了,也知道那“夷”不是什么好字眼,于是改称“方言”。

昔时,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武昌开办的“方言私塾”(即今武汉大学前身)就是外语学院。

03

这回,东瀛西洋,南洋北洋,又跟一家子似的了。自打“夷语”改称“方言”,却是没据说鬼子们有什么定见,实际上他们又受骗了。

这是“春秋笔法”,他们不懂的。什么是“方言”?就是“处所之言”。处所上的比起中央来,照样低了一等,鬼子们不明不白又吃了一个暗亏。

在玩弄词华讲究名分这方面,他们从来就不是咱们的敌手。中央的话语就是官话,也就是国语。官话和国语也是古已有之的,三千年前就有,只不外那时叫“雅言”。

04

雅言也就是周王室使用的说话。因为那时五方之民,“言语欠亨,嗜欲分歧”,又都尊周王为世界共主,则互相之间要沟通,要交流,要朝聘会盟,要勾肩搭背各怀鬼胎去打这个打谁人,便商定都以周王室的说话为政治交际场合的正式通用说话,这就是“雅言”。

雅,就是雅正、规范。那么,谁来规范呢?诸侯们是没有资格的,有资格的只能是“皇帝”。同样,谁需要把话说得一本正经呢?庶民们是没有这个需要的,有此需要的只会是诸侯和医生。所以,雅言就是国度通用说话,也就是官话。

05

不外,那时的官话称作“雅言”,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雅”通“夏”。所谓“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越人安越,楚人安楚,正人安雅”,雅就是夏。

夏,就是华夏,也就是华夏,甚至也就是中国(中央之国)。卖力说来,这华夏中国的雅言,在其时也不外只是诸国国语中的一种,只因为它为“世界共主”所有,这才成了“国际通用”的国度通用说话。

是以,比及世界一统,没什么“国际关系”了,雅言也就作废,而代之以“官话”。官话就是宦海中人说的话。中央当局派到各地去的官员都要说这种话,所以叫官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