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锦衣夜行》里的徐妙锦,汗青上真的存在吗?

2019-04-18 00:23暂无阅读:523评论:0

在明朝汗青中,曾撒布过如许一个故事,徐达有个女儿叫徐妙锦,为了隐匿明成祖朱棣册立她为皇后,选择了落发为尼,而且写了一封《答永乐帝书》拒绝朱棣的求婚。

好多人认为这位徐妙锦并不存在,因为即使徐妙锦是徐达的遗腹女,徐达于洪武十八年作古,即使出生于洪武二十九年,到徐皇后过世时的永乐五年也已经是二十一岁,按照明朝贵族后代十五六岁婚配的年数,二十多岁应该已经嫁人,朱棣不太或者立一个已为人妇的女子为后的。

然则真的是如许吗?

凭据明朝官修的《明太祖皇帝实录》实录记载:太傅魏国公徐达薨...子四人,皆上赐名,长子辉祖袭封魏国公;次添福,授勋尉,早逝;次增寿,擢右军都督府左都督;次膺绪,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女四人,长,今上(即成祖)皇后,是为仁孝皇后,次代王妃,次安王妃。

这里提到了徐达有四女,个中有三女是嫁给了尚为燕王的朱棣、代王朱桂、安王朱楹。第四女的去向并未记载。而徐达的神道碑文里也提到了再次确认了第四女的存在:......是年四月十八日己酉葬于钟山之阴,生男四人,世子允恭袭封魏国公,女四人,长女燕王妃。

那这第四女会是谁呢?真的是徐妙锦吗?

陈琏,字廷器,号琴轩,洪武时中举入仕,平生历经洪武、建文、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六朝,官至礼部左侍郎后致仕。在他小我所著的《琴轩集》里记载了这么一篇墓志,名为《中山武宁王第三女徐氏圹铭》。徐氏讳妙锦,先世凤阳人,父中山武宁王,母夫人贾氏。仁孝皇后及代王妃其姊也,安王妃其妹也.......洪熙初,被召赴北京,仁宗皇帝敕有司给官舟具,饮膳视公主,遣中使护送。及至,今太皇太后特赐金帛、服用诸物优养其老,复遣中官护送回南京旧第,恩至渥也。洪武庚申六月初三其生之辰,正统五年正月初六以疾卒,寿六十有一。都督景珩等人卜于本年某月日,袝葬钟山先茔之次,因具行述,来请圹志,为之铭曰。生于勋门而终于室,祔葬先茔,其藏孔密。

这篇墓志为我们勾勒出了徐妙锦的平生,她是徐达第三女,生于洪武庚申年,即洪武十三年,卒于正统五年,享年六十一岁。母亲是贾氏,徐皇后和代王妃是她的姐姐,安王妃是她的妹妹,她出于某种原因终身未嫁。明仁宗在位的洪熙年间曾召她至北京,其时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皇太后赐给了徐妙锦礼品用以养老。

从这里我们也看不出来徐妙锦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终身未嫁,但她身世勋贵家眷却并未与皇室和其他功臣家眷攀亲,而是选择了终身未嫁这条这条并欠好走的道路,个中原因我们已经弗成得知。嘉靖时期显现的《根除遗事》是记载靖难时为建文殉国的忠臣烈士,个中有一篇徐妙锦传,成为了后世徐妙锦传说的底本:

徐氏妙锦者,先世凤阳人,父中山武宁王达建国功臣,母夫人贾氏......姊适燕王,后正位中宫,是为仁孝文皇后,次姊代王妃,洪武末诸藩不靖,代王被逮,妙锦乃梵香告天,矢不适人........仁孝文皇后崩时,妙锦年已二十有八,文庙(朱棣)闻妙锦贤且美,欲聘为皇后,命内使暨六尚女官往谕防,妙锦称病辞匿,不出。

家人复来劝之曰:此朝命也,可终避耶?女官立即直抵病榻,妙锦拥被呻吟,内使遥列房栊外,与女官皆叩头请不得已,乃渐渐引起,自以手指面曰,吾所以不嫁者,岂有他哉?正以貌陋且有麻痕,非妇容也。

女官皆罗跪,仰视良久乃进言曰:尊貌明莹如玉,安得有麻?特谦辞尔!

妙锦即谬指数处曰:此皆斑斑作防?难道麻乎!

女官即出,内使亦随去复命。妙锦即削发为尼,夙夜望虚空礼佛,未尝一日懈。文庙闻之,竟虚中宫,不复册立。

这篇文章提到了徐皇后身后朱棣欲册徐妙锦为后,徐妙锦拒绝而且削发为尼,朱棣不再册立皇后。

那么这个徐妙锦传起原是哪里呢?作者黄佐在文中自述是凭据陈琏《琴轩集》中的徐妙锦墓铭,并连系徐天赐口述所写,徐天赐是徐达的六世孙,而陈琏正统六年致仕,正统五年时他是礼部左侍郎。

这两篇文章里都提到了夫人贾氏,凭据《明史》记载,徐达的夫人是谢氏,在谢氏之前是正室张氏,张氏因为一些原因早死,不被明廷认可,由朱元璋作主续娶了谢氏,徐达作古后明廷只追赠了谢氏为中山武宁王夫人。

然则我们从《明英宗皇帝实录》里找到了贾夫人的踪迹:以常州府宜兴县境地三十六顷赐魏国公徐显宗,是田原赐中山武宁王夫人贾氏,显宗其曾孙也,故复赐之。

徐显宗是徐达之孙徐钦之子,按照古代的宗法轨制,祖父、曾祖父的正妻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但仍要以祖母、曾祖母待之。好比明宪宗的王皇后,固然与纪淑妃之孙明武宗朱厚照并无血缘关系,但朱厚照仍视其为祖母。这位贾氏夫人当是谢氏身后徐达娶的继妻。

黄佐《根除遗事》是记载了建文史事的主要史料之一,因为明代中后期朝廷对建文朝汗青的禁忌逐渐松懈,从正德时期起头,关于建文史料的书起头陆续显现,徐妙锦作为履历过靖难之役、建文逊国的见证人之一也被纳入个中。

《根除遗事》因为成书较早,记载齐全成为了后世编写建文史事的史源之一,何乔远《名山藏》和张岱《石匮书》记载的徐妙锦传就是引用自《根除遗事》。而徐妙锦也演酿成了站队建文,厌恶朱棣篡位:“尝论根除事,谓「建文君当坐殿上,以待燕王至,苟不让则死之,何须自焚窜?」每语逊国是,未尝不痛哭也。”(谈迁《枣林杂俎》)

清代对徐妙锦的记载则是更为微妙:后薨,帝欲聘之,妙锦矢志不从,遂守贞不嫁。至宣德中,入宫朝张太后,自称徐达“第三女”。宫人窃密语曰:“此薄皇后而弗为者。”长兄魏国(徐辉祖)抗节且释囚,次兄(徐增寿)定国乞降身亦死......思之思之,电火光华,妙锦悟之早久矣。(《古艳乐府》)。

徐妙锦的年老因为徐辉祖否决朱棣而被朱棣囚禁,二哥徐增寿站队朱棣却被建文处死,徐家作为大明朝最顶级的勋贵家眷,弗成避免的要被残暴政治斗争所裹胁,徐妙锦以终身未嫁来逃难,也实属不易。

从徐妙锦记载的演变中,我们能够看到一个生平原本恍惚的徐达之女形象逐渐丰满,作为大明建国第一功臣徐达的女儿,她本应像本身的姐妹们一般嫁入皇室,但她却选择了终身未嫁这条并欠好走的道路,而且矢志不渝,也算是一位奇女子了。即使贤明神武如朱棣,想必也会对如许的奇女子叹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