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最可惜的皇帝,差点金瓯无缺,若非英年早逝,杨坚永无出面之日

2019-05-15 15:23暂无阅读:1788评论:0

(汗青释疑 第87期/奉天玉)

小说《三国演义》开篇写道:世界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纵观我国汗青成长趋势,此言诚不欺我等——东汉末年,群雄割据杂沓,最终世界三分,司马家眷竖立西晋后,终于竣事了百余年的乱世。可惜好景不长,先有八王之乱,后有五胡乱华,纵使司马氏后人将就竖立了东晋,也没能阻止世界再度支离破碎,自此之后,南北十六朝割据杂沓数百年,直到隋文帝杨坚金瓯无缺,才再一次迎来世界宁靖。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在杨坚之前有一个更为超卓的帝王,他不光有金瓯无缺的志向和能力,还付诸了实施,并且是可贵的明君。可惜的是,就在他差点统一世界的时候,竟倏忽英年早逝,可谓前功尽弃。若是他不发生这场不测的话,不光本身能免被誉为千古一帝,隋文帝杨坚或许永无出面之日。这小我究竟是谁呢?

说起这小我,他其实与杨坚颇有渊源——他的长子迎娶了杨坚的长女,也就是说他是杨坚的亲家。说到这里,连系杨坚废掉亲外甥周静帝,自立为王的履历,相信大多数人都猜到了主人公的身份,他就是北周的第三任皇帝北周武帝宇文邕。除了熟悉南北朝汗青的人,很少有人据说过宇文邕的名字,那么他果真有不输杨坚的才能,能够金瓯无缺并开创盛世吗?谜底是一定的。

首先,他年少的时候,示意就非常出众,史书称其“伶俐敏达有气宇”,再加上他对怙恃非常孝顺,非常得父亲也就是西魏权臣宇文泰的欢心,年仅十二岁便沾父亲的光,被拜为了辅城郡公。两年后哥哥宇文觉庖代西魏皇帝,竖立了北周政权,不光没有提防他,反而将他录用为了上将军。

若是说,他的这些待遇成就,还有父兄的劳绩在内,不久之后宇文觉被废,其庶兄宇文毓被权臣搀扶上位之后,他担当大司空、治御正,以沉稳的性格获得庶兄的信任和倚重,被赞美为“此人不言,言必有中”,就是他本身的本领了。几年之后宇文毓再次被废,成为傀儡的人成为了宇文邕本人。他的两个兄长都折在了堂兄宇文户手中,吸取教训后,宇文邕没有莽撞行事,而是选择了韬光养晦,麻木宇文护,经由十二年的隐忍,终于将这一毒瘤除去。

此后,他历经两次亲征,灭掉了北齐,一统北方,不久之后又大破南陈戎行,这个时候,只需再经由一场大战,最多不外耗时一两年,宇文邕必能实现金瓯无缺的洪志向,并且他“克己励精,听览不怠……性既明察,少于恩德,凡布怀立行,皆欲超越前人”,乃至“群下畏服,莫不寂然”,若是真的实现了金瓯无缺的洪志向,我国汗青必然会迎来又一盛世。

可是,就当他筹算一鼓作气,霸占南陈的时候,北方的突厥固然已经与他攀亲,却照样反水了盟约,“犯境幽州”。这个时候,若是放任不管,持续南下,必然会腹背受敌,于是宇文邕武断调转枪头,筹算御驾亲征北伐突厥,并兵分五路,做好了开战的预备。然而,天妒英才,就在这最为要害的时刻,年仅三十六岁的他倏忽病重,不治而亡。

宇文邕作古之后,被他严加教训的长子宇文赟继位,却辜负了他的盼望,沉湎酒色,骄奢淫逸,并施行虐政,不到两年便因身体被掏空而病逝,皇位传到了八岁的儿子北周静帝宇文衍头上。杨坚作为权倾一时的隋国公,又是幼帝的外祖父,易如反掌的篡位即位,在宇文邕打下的根蒂上,轻松灭南陈,金瓯无缺,然而享誉千年。

固然杨坚本人的能力和进献也不容否认,然则替杨坚打下泰半根蒂,却被世人遗忘在记忆角度的宇文邕,实在令人可惜,若是他没有英年早逝的话,山河无论若何都落不到杨坚头上。

参考资料|《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