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多半会博物馆VS故宫:元末道流画家邓宇或邓宇志留下的谜团

2019-05-15 15:24暂无阅读:1305评论:0

在潮湿而平坦的江南,这是一类最常见的景观:在山路边、水岸上,或是被人工精心打理过的天井一角,一堆材质并不坚韧的岩石上,布满了青苔,从石缝中冒出一些杂草和荆棘,你发现有两竿翠竹不知什么时候也冒了出来,而过不了几日,当你再一次注重到时,就会赞叹,它们已亭亭如盖,玉立于山石之上。

自北宋的文同和苏轼起头,墨竹便成为所有文人画家们所钟爱的题材,人们喜爱竹,不因为其潇洒、修长的外在形象,也源于它象征刚直不阿的强硬个性。由宋入元后,文人的社会地位低下,借绘竹石、梅、兰等题材表达本身的心里诉求、适意寄兴的风气起头普遍风行,天然天趣、不假雕饰、以素净为贵这些尺度成为元代审美的主流标记。

但这两杆竹,却给我们透露出一些纷歧样的信息,因其画作者的身份为:道士。

元代 邓宇《竹石图》壹 多半会博物馆VS故宫:邓宇照样邓宇志?

纽约多半会博物馆收藏的这幅《竹石图》(Bamboo and rock),画心部门尺寸为长135.1厘米、宽 42.2厘米。其作者为元代的邓宇。

有关邓宇,我们所知甚少。撒布下来的资料只有一些简洁的记录:他出生于元朝末期,由元入明,但其生卒不详。邓宇字子方,号止庵,临川(今江西临川)人,他能吟咏、鼓琴,亦能写竹石,撰有《雪鹤山人诗》。

多半会博物馆资料介绍称,这位邓宇自12岁就入了道教,1360年成为温州道观的主持。1371年,曾追随道教四十二代天师张正常赴南京,数次为朱元璋求雨。

浙江人民出书社编撰的《中国古代书法家辞典》,在邓宇词条下显露:邓宇幼习道教,及长,从金志阳学道,元至正年间(1341-1368)浪游江、浙间,改字仲修,号云林 ,又号云鹤山人。后居龙虎山,从张天师——这段介绍内容与多半会博物馆的介绍资料相吻合。

道教第四十二代天师为龙虎山道士张正常,字仲纪,号冲虚子。是汉张道陵四十二世孙,元时赐号四十二代天师。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登大明皇帝位,张正常入贺,被授予“正一教主、嗣汉四十二代天师、护国阐祖通诚崇道弘德大真人”之号,俾领道教事,后加赐永掌世界道教事。但不久后,令作废天师称号,只称大真人,爵位仍视二品。张正常于洪武十年(1377)逝世,其子张宇初继任为第四十三代天师。

公元1371年,即洪武四年,南京区域的确遭遇过长时间旱灾,张正常率领道士入京求雨确有其事,有关其传说、故事在民间普遍撒布。

除了绘画成就外,这位邓宇更为世人所知的是他的书法作品。人们经常提到他的代表作是在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卷之后的题跋。米友仁50岁所做的这幅长卷,是与其父米芾共创“米家山水”的经典作品,描画了米友仁熟悉的潇湘奇观景色,得其“失常万层”之“真趣”,长卷之后有宋、元、明等各时期14家题跋。

《潇湘奇观图》画心部门

《潇湘奇观图》局部

现在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这幅《潇湘奇观图》卷,为茧纸本,墨笔,纵19.8cm,横289cm。

故宫官网上,介绍《潇湘奇观图》后题跋者时,将这段后记归为“邓宇志”。这位所谓“邓宇志”,在小米这幅卷后除了题跋外,还有钤印三枚,离别为:“述古堂印”、“邓子方”、“雪鹤山人”。

《潇湘奇观图》后后记细部

《竹石图》细部1

将个中“邓子方”款印与多半会博物馆的《竹石图》中的款印比拟较,能够发现:故宫博物院所介绍的小米卷后题跋者“邓宇志”与多半会博物馆《竹石图》的作者“邓宇”,应为统一人。

故宫博物院和多半会博物馆,谁是对的呢?

在绘画史中,没有任何有关邓宇的记录。笔者查阅收集资料,有关邓宇、或许邓志宇并无几多切实的信息,不克妄做判断。

而在《钦定四库全书》中,御选元诗姓名爵里栏面前,有邓宇一项,其内容如下:邓宇【字子方临川人落发上清宫号清壑樵史别号雪鹤山人】

是以笔者倾向于潇湘奇观图后题跋者为:邓宇,而“志”在此处或可懂得为动词:记录、标记的意思。

尽管这一假设还有待确认,而正因近人将邓宇志归为《潇湘奇观图》题跋的作者,是以在有限的收集资估中,邓宇与邓宇志被混为一谈。下文中,且暂用“邓宇”一说。贰 浅议邓宇的社会关系

在邓宇题跋的这幅文字记录中,阐述了他的一些美学主张,也透露处他的一些社会关系。

他首先一定了米友仁这幅“文字温粹、点染浑成”的画带来的艺术享受,然后对米友仁提出的艺术主张——钟山水之秀,而复严其秀于山水”——透露一定,这一段议论表明,他认为文人山水画的创作不该全由画家毫无凭据的主观臆造,也不该是对山水外形的忠厚描画,而是需要画家经由对山水的频频视察后,参悟其精神,从成长出一套对客观世界艺术归纳的说话。

邓宇在《潇湘奇观图》后题跋

在谈论厥后列位题跋时,他说起了一小我物“上清外史薛公玄卿”,并谈论说他与赵孟頫的对小米此画的看法尤为精到。

这位“上清外史薛公玄卿”,是紧随米友仁的第二位题跋者,应是元朝人薛羲(1289-1345年),别名玄羲、字玄卿,号上清外史。元代贵溪人,泰定三年辞归龙虎山。

后世将邓宇与张雨、方从义、邹复雷、吴伯理等归为道流画家,从岁数和交往局限看,这位薛羲是邓宇等人的前辈,在明朝人李昌祺所做的小说《剪灯余话》等传说中,亦有不少关于这位道士的神话传说。

另在多半会博物馆邓宇的《竹石图》上方,有署名“羽庭”的题诗一首,个中写道:“江南烟雨后、直节前人稀。秋满潇湘岸,云深翡翠衣。”——这首诗为邓宇的画作增添了更多的道家神秘色彩。从款印看,应为同时期的刘仁本所提。

《竹石图》细部

刘仁本 (?——1368年)字德玄, 号羽庭, 晒台黄岩县人。历官江浙行省摆布司郎中,他通晓诸史、百家、阴阳、卜技、名法诸学, 尤其雅好形而上学, 其诗文集名为《羽庭集》。尤其是在至正十四年 (1354) 任方国珍幕僚时代, 在庆元、奉化、定海、上虞、黄岩等地积极兴儒学, 鞭策扶植, 普遍交友浙东儒、佛、道、山野之人。

按多半会博物馆资料,邓宇于1360年成为温州道观的主持,这时的他与刘仁本应有友谊。实际上,恰是在公元1360年(至正二十年),刘仁本在浙江主持了一件中国文化界的大事:以承续兰亭会为名的“续兰亭会”。

这年阴历三月三日,刘仁本召集四十二人举办大规模的诗人雅集,以接续兰亭诗会的精神 。出席者除官员与士医生外, 另有军官与方外之士等绍兴绅士。刘仁本要求与会者“仍按图取晋人所咏诗”, 并接兰亭会上未完成的诗, 而其内容则施展兰亭雅集的精神、气质与文采。此次诗会之后, 刘仁本集成《续兰亭诗》。

但这位对文化做出积极进献的刘仁本,终局却很惨痛。至正二十七年十二月,朱亮祖攻占温州,刘仁本被擒获,次年三月,被朱元璋鞭背溃烂而死。

在邓宇在小米画卷后后记中,还提到“居贞其宝之”,个中居贞是指郑居贞,别号郑桓。这位郑恒并不是王实甫《西厢记》中那位虚拟的崔莺莺的表哥,而是实际中的人物。其先新安人也,父亲郑潜曾在闽为官。郑居贞在洪武年间中举,历任巩昌通判、河南参政,他方孝孺是石友,曾为方孝孺作《凤雏行》赠之。此后,朱棣动员“靖难之役”,攻破南京后,方孝孺被“诛十族”,郑居贞也被连坐而被诛杀。

从米氏图卷的收藏印章看,此图或为郑氏家眷所收藏,也或者是邓宇在其处见此画而题跋。

上述说起两位与邓宇有过交往的人物:刘仁本、郑居贞,在由元入明之际,小我命运都难以保全,在其时的乱世中,邓宇本人深信道教,追求清虚之道——“秋满潇湘岸,云深翡翠衣”这类的境界,生怕也应是他最好的选择。叁 《竹石图》曾是唐骝千家眷旧藏

多半会博物馆资料显露,邓宇这幅《竹石图》由Oscar L. Tang于1991年救助给博物馆。Oscar L. Tang便是华裔金融家唐骝千。

唐于1938年出生于上海,籍貫江苏无锡,是纺织业巨商唐炳源(字星海)之子,香港联亚集体主席唐骥千之弟。唐星海早年所拥有的庆丰纺织厂在中日战争前夜更是无锡七大纺织企业之一。战后,唐星海于1947年迁居香港,翌年创立南海纱厂。

唐骝千早年便赴美假寓,1956年卒业于私立高中菲利普斯学院,后考入耶鲁大学,获科学学士学位。1960年,与严幼韵之幼女杨葸恩(Frances Young)娶亲。

上世纪70年月初,唐骝千与友人配合开办莱克与唐投资集体(Reich & Tang),后成为全美30大基金公司之一。

在杨葸恩作古后,74岁的唐骝千与华裔考古学家徐心眉再婚,成为2013年文艺界和金融界的一桩惊动一时的新闻。作为纽约多半会博物馆的董事,他曾于1997年花重金购得董源名作《溪岸图》等一批中国古代画作,赠予多半会博物馆收藏。

有关唐氏家眷在文化范畴最新的一条信息是:该家眷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救助500万美元,成立的丝绸之路研究中心(the P.Y.and Kinmay W.Tang Center for Silk Road Studies),该中心于2017年4月29日起头运作,学校鸠合了一批知名专家学者,对古代的中国、中亚和远东区域在说话、汗青、宗教、艺术等范畴进行全方位的研究。

个中500万美元由唐炳源匹俦的第四子唐骝千(Oscar Tang)和夫人徐心眉,唐炳源长子唐骥千的后代唐裕年、唐文瑛和唐美瑛配合救助。

附录:

《潇湘奇观图》局部大图

《潇湘奇观图》局部之一

《潇湘奇观图》局部之二

《潇湘奇观图》局部之三

《潇湘奇观图》局部之四

《潇湘奇观图》卷后题跋局部1

《潇湘奇观图》卷后题跋局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