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大型原创民族史诗音乐剧《辫子魂》首秀成都,现场震撼到哭!

2019-05-15 15:25暂无阅读:853评论:0

一辫千里铸国魂音乐剧《辫子魂》首演

5月14日晚

由阿坝州民族歌舞团

倾力巨献的大型原创民族史诗音乐剧

《辫子魂》

在四川省锦城艺术宫热血首演

这场酣畅淋漓、激昂激动

撼天动地的表演

令现场嘉宾热泪盈眶

连连赞美,获得极大成功

表演当晚

全场座无虚席

音乐剧《辫子魂》以藏羌传统文化为主线

以真实汗青事件为配景

再现鸦片战争时期

阿坝藏羌屯军守备阿木穰、哈克里

率两千藏羌勇士

奔赴浙江宁波抗击英帝国主义

最终三军覆没

只剩发辫回乡埋葬的汗青故事

整场音乐剧固然只有110分钟

然则远大的款式

空阔的视野

烂漫的舞台

让现场观众仿佛身临其境

现场从头到尾

热潮迭起

演员们热情忘我的演绎着

家国情怀与爱恨情义

或温柔浪漫

或激昂激动

或热血悲歌

或感人心曲

每一个脚色都丰满深刻

每一幕场景都摄人心魄

那热血沸腾的交战标语声声中听句句透心

真切的排场带动观众的心绪

与剧情一路跌宕升沉

博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此剧共分上下两个篇章

由《相遇》《招婿》

《出征》《如斯战术》

《大宝山之殇》《涅槃》

六场和尾声构成

篇章一《相遇》

诺斯满年方十五便善骑射,是金川守备阿木穰老爷的女儿。一日,为了追踪受伤的雪豹,涉险跨入别家领地,马蹄失足,滚下山岗,陷入晕厥。醒来时 ,她已被狼群重围,眼看就要葬身狼腹。

危机时刻,一位藏族青年手举火炬自告奋勇,驱走狼群。青年是甘堡寨的屯兵多尔吉。月出乌云,火炬的光影下,两人四目相望,暗生情愫。而此时远处家丁寻来,两人不得不星散。 临走,诺斯满为谢救命之恩将母亲留下的佛珠赠与多尔吉。走出丛林后,诺斯满与多尔吉一别就是五年。

篇章二《招婿》

五年后,鸦片战争爆发,战事将起,屯军上下厉兵秣马。临行前,阿木穰老爷进展诺斯满找到如意郎君。一瞬间诺斯满征婚的新闻传遍了嘉绒河谷,各地头人携重礼纷至而来,可诺斯满心中只有谁人手捧佛珠求婚的青年。阿木穰老爷却分歧意这门亲事!

本来诺斯满祖辈与多尔吉祖辈有百年世仇,多尔吉父亲更是因为阿木穰老爷才身首异处。诺斯满吃力吃力乞求,犟不外她的执着与朴拙,阿木穰老爷赞成了亲事。

婚礼最终如愿举办,行至一半,朝廷快马急报“浙江战事已起,命阿木穰率土屯军两千火速赶往阵前”。阿木穰当即号令凡已婚的屯军士兵,克日集结。听闻此意,众目睽睽下诺斯满逃离婚礼现场,婚礼只得作废!另一边多尔吉黯然离场,只留背影。

篇章三《出征》

战鼓震天,出征的军号响起,练兵场上,两千屯军集结完毕,在墨尔多神山的赐福下,众将士跳起出征祭舞,整军肃静肃穆。

固然前路未卜,但没有人怯生生,几百年来藏羌屯军早已习惯了生死。诺斯满在虎帐中焦炙寻找,看见多尔吉持刀而立,威武不屈。悲从中来,掉臂世人阻拦,诺斯满抱住多尔吉试图留下他。

可多尔吉战意已决,决然从诺斯满怀中摆脱,大步向前,只留诺斯满一人泪如雨下。当远方山顶最后几片云擦着乱石和玛尼堆往草原深处滑去,望着诺斯满的背影,多尔吉同样摆布犯难。

篇章四《如斯战术》

批示对英之战的统帅是道光皇帝的侄儿,扬威上将军奕经。奕经善夸夸其谈,无军事验, 且痴迷算命。

率军抵达杭州时,据说此地关帝庙灵验。奕经特前去求签,此签上写道:“不遇虎头人一唤,全家谁敢保安然”。刚巧行军5000里的藏羌屯军将士刚至,奕经观其军皋比帽加身。

便以此为天意,掉臂敌我双方力量悬殊。掉臂摆布将军进言,私合天时人地相宜,撰“五虎扑羊"计欲强攻英军,妄图收复宁波、镇海。阿木穰、哈克里等屯军将士以军令为大,立状 "不战胜,即战死”,整军只待出战。

篇章五《大宝山之殇》

敌强我弱,血肉之躯终不敌坚船利炮。朱贵将军及手下为不使千里驰援的藏羌勇士做无谓牺牲,率数百人战死于大宝山。守备阿木穰冲进慈溪县城看着一片尸山血海,神情肃穆,这位远征英雄流下惋惜的泪水。这时,硝烟深处一把长刀架在阿木穰肩头。多尔吉第一次显现,阿木穰老爷就猜到了他的目的,若是不是诺斯满执意爱上多尔吉,他其时就不会妥协成婚。 此时刀下的阿木穰老爷泰然自如,将多尔吉父亲为屯官时的暴行一一道来,看着疆场满目疮痍,又不禁哀痛国度衰败,江山破碎。

远处,诺斯满倏忽显现在疆场,5000里征程她竟尾随而来。多尔吉也再难举起长刀,家仇国恨孰轻孰重,他天然知晓。更况且,他深爱着诺斯满·阿木穰珍视女儿,让她与多尔吉、纳帕脱离疆场,并拜托多尔吉与诺斯满放下恩仇成婚,然后回身率部队冲向疆场。此时宁波攻城战即将起头。

篇章六《涅槃》

多尔吉被阿木穰老爷的大义所打动,遮蔽好诺斯满后也冲进疆场,神山下的誓言,为国赴难的承诺。

几辈人的恩仇在国难之时化为灰烬,多尔吉和阿木穰联袂率领残存的将士冒着洋枪洋炮向死而生,血染沙场。

诺斯满跑进慈溪县城,寻找亲人,看着父亲英勇倒下,在伟大的沉痛中剪下了父亲和勇士们的发辫。

篇章七《魂归》

疆场硝烟还未散尽,诺斯满带着着阿木穰老爷与将士们的发辫回到了墨尔多神山下的家园。在陈旧的歌声中,仿佛看见大鹏金翅鸟托着勇士们的魂魄回来,远方的神山被点点酥油灯照亮,那就是勇士们归家的天路。

全剧塑造的壮烈牺牲、可歌可泣的英雄形象,给观众留下了长久的记忆。表演竣事后:全场掌声雷动,观众意犹未尽。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热血粉丝对这部作品赐与了高度一定。

小编认识到,此台大型原创民族史诗音乐剧《辫子魂》是由阿坝州民族歌舞团历时4年筹备,邀国内一线团队凭据本土特色量身打造。5.1围绕声,62副耳麦无一假唱,匠心深耕,倾情演绎。

《辫子魂》谨以此向先烈致敬

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将来,《辫子魂》创作班底,将经由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去彰显崇奉之美、高尚之美,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生气勃勃迈向将来。

记者 陈勇强 泽旺旦真

主编:梁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