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孔雀台赋诗,其乐融融,曹植为什么说"听百鸟悲鸣"呢?

2019-05-16 00:39暂无阅读:1672评论:0

位于城西南18公里处(邺城镇,原名香菜营乡),是。这里古称邺,古邺城始建于春秋时,三国时期,曹操击败袁绍后营建邺都,建筑了、、三台,即史书中之"邺三台", 是的发祥地, 台高10丈,有屋百余间,因历代名人题咏甚多而名。

铜雀台初建于建安十五年(210年),按《·魏志》:铜雀台新成,公将诸子登之,使各为赋。次子曹植,才思迅速,援笔立就,写下了《登台赋》,传为嘉话。操大异之。

据说,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在邺城所建的落成,召集了一批文士"登台为赋",曹植也在个中。在世人之中,独有曹植提笔略加思索,一蹴而就,并且第一个交卷,其文曰《》。此后曹操对曹植寄予厚望,认为他是最能成就大事的人。

曹植的《登台赋》文思迅速、文采华美,纵横捭阖、贯通今古,既有观景之壮美,又有抒情之洋溢,把台阁的远大和曹操的卓著功勋、宏伟大业相关联,写出了国度的繁荣富强、万物的滋长繁荣。然则,在写百鸟鸣叫时,曹植用了一个"悲鸣",为什么不是"欢唱"呢?

一个"悲"字,往往带给人苦楚和伤感的情调,用在整篇赋文中,似乎很不协调。那么这个"悲"字究竟是如何的寄义?为什么没有人提出疑义呢?连系上下文,能够知道这个"悲"字本来尚有寄义,是和人才有关的。

鸟鸣和人才有关,这个渊源应该来自《诗经》。史载《左传·文公六年》:"秦伯任好(秦穆公)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针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即"穆公杀仨良"的故事。

《黄鸟》诗见于《诗经·秦风》中,"交交黄鸟,止于棘",即交交黄鸟鸣声哀,枣树枝上停下来。通篇叠章频频地吟唱黄鸟哀哀鸣啼声,哀叹穆公坑杀奄息、仲行、针虎三位圣人不该该。就此还留下了一个成语:黄鸟悲鸣。

关于黄鸟悲鸣和人才有关,曹植本人也写过一首《仨良诗》:"黄鸟为悲鸣,哀哉伤肺肝。"训斥暴君、伤悼贤才。

可见,曹植在《登台赋》"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中,"听百鸟悲鸣"指的是对从古到今人才的聆听。这也顺承了上两句"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人才济济,贤才辅佐)关于人才汇聚的描述。曹操唯才是举,已经在身边群集了一多量人才,成就了如今的伟业,但照样会"听百鸟悲鸣",承前人的教训,对人才倍加疼惜。这恰是对曹操招揽人才,成就大业的赞颂,"周公吐哺世界归心"。

一点拙见,呈如今这里,还望方家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