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西狩获麟,孔子却为何泪流不止?

2019-06-12 03:52暂无阅读:581评论:0

昔时鲁哀公领着他的大臣们围猎选择的所在是嘉祥的南部山区,经由轰赶野兽,倏忽惊扰了一只神兽,也就是麒麟。这只神兽被惊扰之后仓皇逃窜,鲁哀公和他的大臣们见到一只从来没见过的神兽,感应非常的好奇,于是在后背拼命的追赶。个中孙叔氏之车子鉏商的马跑得较快,车子鉏商在后背对麒麟射了一箭,麒麟中箭后持续向西奔驰。凭据战马奔驰的速度测算应该是很长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就是嘉祥到巨野这段距离。

最终麒麟因为负伤在今嘉祥卧龙山西部被车子鉏商一班人马围住捕捉,发现是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母兽,等鲁哀公等人赶到的时候人人围在一路商议,也不克确定这个神兽究竟叫什么名字。后来请来了巨匠判定。其看到麒麟负伤惊魂不决的模样心中万分沉痛,此乃麟也,世界第一仁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仁者爱世界所有的生命,悲怜之情难以言表,就建议鲁哀公将麒麟带归去疗伤。不想麒麟因惊吓过度不吃不喝很快就死了。

再来讲讲一下其时的配景吧:哀公获麟那年,孔子正在鲁国著述《春秋》。之前孔子履历了二十多年的漫游各国之旅,列国君主对其"敬而远之",本身的学说无人采用,妄想逐渐破灭,之后目击幻想实现无望,心灰意冷之下才回鲁国创作春秋,以期实现叔孙豹的"立言"之不朽。(具体的配景能够看一下我的文章《孔子的时代》)

韩愈《获麟解》有言"麟之出,必有圣人在乎位,麟为圣人出也。"、"麟之所认为麟者,以德不以形。若麟之出不待圣人,则谓之不祥也亦宜。"

然而此时的社会倒是礼崩乐坏愈演愈烈,"吾从周"的孔子显然错误时宜,此时却有瑞兽出生,难免令孔子有同病相怜之感,于是孔子说"吾道穷矣"

"丘犹麟也!麟之出,因不遇明王而遭害;丘生不逢时,不遇明王,故吾道难行于世,而终至于穷矣!

孔子随后住手写作《春秋》不久即辞世。

作者:卷轴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