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1470年前的今天,梁武帝饿死,在位48年为何陷入佛国妄想不克自拔

2019-06-12 06:44暂无阅读:1036评论:0

撰文/赵立波

南朝四百八十寺,几多楼台烟雨中,说的就是关于梁武帝陶醉人世佛国的感慨。当汗青的云烟斗转,对于那段汗青的实情俨然没有太多意义,然则真正不克忘怀的是这个曾经励精图治的建国之主本应该在最绚烂的时刻进一步实现世界合拢,然而吊轨的是他竟然脱去龙袍陶醉法衣。汗青上的今天是萧衍作古的日子,谨以此文算作不克忘却的纪念。

南朝梁武帝萧衍借着祖宗萧何的名声之后,加上擅长武功,不经数年逐渐把握了军中重权,跟着形势的成长,逐渐庖代了齐朝,在世人的山呼海啸般的“强制”下正式即皇帝位。

方才即位皇帝的萧衍示意得十分不错,完全能够用“励精图治”来归纳他早期的工作状况,而且取得了很好的工作成绩。而且还能一边工作,一边搞点文学创作,身边群集了谢眺、沈约、任眆、范云等人,时人称之为“竟陵八友”,一时堪称文治武功,全国上下漫溢着文艺天气。

梁武帝萧衍(464年—549年)

若是按照这个成长逻辑的话,梁武帝的朝代最低也会成为一个南朝盛世,他是南朝在位皇帝时间最长的一个,为政之初,他励精图治,倡导俭约,把四处一片豪侈的沦落之风成功阻止。萧衍的例行俭约也是出了名的,史书上说他“一冠三年,一被二年”,他不讲究吃穿,衣服能够是洗过好几回的,吃饭也是蔬菜和豆类,并且天天只吃一顿饭,太忙的时候,就喝点粥果腹。在这方面,萧衍在中国古代所有皇帝中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之辈。

此外萧衍非常正视对仕宦的选拔任用,他要求处所的长官必然要清廉,经常亲自召见他们,训导他们遵守为国为民之道,清正廉正。为了履行他的思惟,萧衍还下圣旨到全国,若是有小的县令政绩凸起,能够升迁到大县里做县令。大县令有政绩就提升到郡做太守。他的政令实行起来今后,梁的统治状况获得显著改善。若是按此成长下去,萧衍势必会成为历代帝王最卓越之一,甚至极有或者从新北伐,收复失地,重建早期泱泱帝国。

萧衍书法

然而事情成长到这里,萧衍倏忽跟人人开了一个天大的国度打趣,脱去了龙袍跑到了寺庙里做起了僧人来,这下子整个朝廷马上慌作一团,众大臣哭哭啼啼跑到了寺庙前,跪求他赶紧出来工作,君臣彼此拗了三天,梁武帝终于算是将就出来,与此同时公布大赦世界,改年号“大通”。群臣认为皇帝的此次落发瘾总该是曩昔了吧,没想到两年后再度披上了法衣,死活不愿出来,在寺院里还成功的举办了“四部无遮大会”。披上法衣的萧衍站在佛堂上大讲《涅槃经》,突然从皇帝酿成了僧人,群臣无不惶恐。过了几天,群臣赶忙集资捐钱一亿,向“三宝”祈祷,恳求赎回“皇帝菩萨”,这一招还真奏效,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连佛也给推磨,就如许两天后萧衍还俗,可是由此正式做起了兼职僧人工作,此后朝堂多了好多怪异的器材,经卷取代了奏折,佛号替代了发布政令,而他要在帝国架构外竖立一座人世佛国。

南朝四百八十寺

萧衍在之后的历久岁月里,做僧人成了主业,皇帝成了兼职。大同十二年四月十日,萧衍第三次落发,此次群臣用两亿钱将其赎回;太清元年,三月三日萧衍又第四次落发,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资一亿钱赎回。梁武帝晚年深信佛法,纵容险恶,郭祖深形容:“都下梵宇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僧尼十余万,资产丰沃。”由此慢慢导致了“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特别现象。

能够说萧衍的几回落发最后都是大臣用钱说话,并且每次都是翻倍,他用实际动作支撑释教事业,一时之间,僧人成了天底下最庆幸的职业,与此同时,他已经非常在乎外人对他学佛和打造佛门的进献,对于政治,他早已经看得开,看得虚。有如许一件对照出名的事情:“禅门有个有名的公案,比武双方是萧衍与禅宗东土初祖菩提达摩。

相关画面

萧衍问:“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弗成胜纪,有何好事?”

达摩答:“并无好事。”

萧衍大惊,忙问:“为什么说没有好事?”

达摩答:“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萧衍问:“若何是圣人所求的第一义谛呢?”

达摩答:“廓然浩荡,本无圣贤。”

连连碰鼻,萧衍不免焦躁,舌锋一转,盯着达摩蓦然厉声抛出一句妙问:“在朕眼前的究竟是个什么人?”达摩答得更绝:“我也不熟悉。”

梁武帝和达摩论道

对于此次会面争执的真实性,好多学者透露猜忌,认为这是后世禅僧诬捏出来的。但弗成否认,这场机锋在理论上替萧衍兴佛却遭恶报给出了一个注释:本来在高人看来,萧衍的吃力修,不外都在一个“有”字上下功夫,尽在沙上筑塔,基本看不清事物的虚幻素质,平生纠缠实相,破不了一个“我执”;肉眼凡胎不识真佛,听不懂达摩的点拨,离《金刚经》所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的境界隔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几百年后,提起梁武帝萧衍,不识一字的六祖慧能巨匠斩钉截铁地下了定论:“武帝心邪,不知处死。”假如萧衍地下有知,闻听如斯考语,不知有何感触。

荣华的南朝

随后真正让他的帝国和佛国崩塌的是有名的“侯景之乱“,

侯景原为东魏的将领,因为他与东魏丞相高澄的矛盾,于太清元正月据河南十三州叛归西魏,但西魏宇文泰对其不信任。迫于无奈,侯景色函萧衍,许愿献出河南十三州来投奔南朝梁。萧衍回收了侯景,并录用他为上将军,封河南王。不久,东魏冲击侯景,萧衍派萧渊明支援,究竟战败,萧渊明被俘。高澄假冒提出息争,意在离间侯景和梁朝。司农卿傅岐认为高澄议和是离间之计。而朱异等人则死力主张与东魏亲睦。萧衍不听臣下奉劝,与东魏使者往来,侯景感应惊恐。

萧衍画像

此时,侯景假托东魏名义写信给萧衍,提出用萧渊明交流侯景,萧衍居然透露接管。侯景十分生气,遂起兵哗变。他在公元549年三月围攻建康。城中久被围困,粮食隔离,饥病困扰,人多浮肿气急,横尸满路,能登城抗击者不到四千人。南梁诸王手握重兵,却彼此猜忌,按兵不动。十二日,侯景攻入建康,纵兵洗劫,萧家宗室、世族琅琊王氏、陈郡谢氏皆遭到重创,是为侯景之乱。

城陷之后,侯景的军人进出皇宫很随便,还佩戴兵器。萧衍见了很新鲜,问摆布侍从,侍从说是侯丞相的卫兵。萧衍生气地喝道:“甚么丞相!不就是侯景吗!“侯景据说了,非常生气,于是派人看管萧衍,萧衍的饮食也被侯景裁减。萧衍口吃力干渴,索蜂蜜水,未得实现,忧愤成疾。蒲月,萧衍被活活饿死在台城,死时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