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卢俊义上梁山,让林冲深受其害,这就是江湖

2019-06-12 06:49暂无阅读:1884评论:0

在清人钱彩著的《说岳全传》中,把林冲和卢俊义说成是陕西大侠周侗的门徒,实际上这只是他的诬捏罢了。细读水浒就会发现,林冲和卢俊义绝非师兄弟的关系。宋江处心积虑地把卢俊义拉上梁山,其目的就是为了压制林冲。而卢俊义能青出于蓝,稳坐梁山第二把交椅,是因为他这种类型,是当一把手的向导最喜欢的,古今职场概莫能外。

自宋江上山今后,诸事强行出面,晁盖渐有被架空之势。所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一山不克容两虎。晁宋二人虽近乎平起平坐,但晁天王究竟是盗窟之主,只要晁盖在一天,宋江就无法招安,是故必欲去之。

宋江宦海身世,腹黑虑深,为人好施小利,口甜如蜜,翅膀浩瀚。反观晁天王干事宽宏,心地正直,其贴心腹者,唯有三阮、刘唐、林冲等数人罢了。林冲当初火并王伦,势如雷霆大怒,苍鹰扑兔;推晁盖为盗窟之主,再让吴用公孙,鼎足三分。晁盖感其厚德,服其高义,深为倚重。以林冲之才,“忍得住,熬获得,做得彻”,胸中自有韬略,资格又老,足堪大任。

晁盖曾头市中箭之后,宋江不请名医解毒急救,只是给晁盖贴药喂汤搪塞一番,然后就守在床前嗷嗷啼哭,满是做给别人看的。只等着晁天王归西之后,瓜熟蒂落地交班呢。哪知晁盖临终绝笔:抓住史文恭者,才能做梁山之主,让宋江一场高兴化做空,也此后深忌林冲。

晁盖的做法并非是置私仇于大局之上,而是在制订梁山往后的成长计谋。宋江身在县衙想梁山,到了梁山盼招安,不是个安分人。要让他做了大当家,梁山前途未卜,兄弟们命运难料。而林冲揭竿而起,与高俅势不两立,对朝廷万念俱灰,梁山泊是他独一的归宿。若是让林冲做盗窟之主,梁山必然会在原有的根蒂上成长强大。

不外宋江究竟已是梁山的二把手,若是直接传位给林冲,宋江心中不屈,必会别生事端。而林冲当初不肯做寨主,如今也不会随意准许。故晁盖衡量考虑,以其时梁山将领的本领,秦明疏于艺,呼延灼拙于计,武略堪敌史文恭者,唯林教头一人罢了。何况林冲为人沉稳有谋,资历又摆在那儿,若是擒贼立功,接了大位,名正而言顺,世人都无话可说。晁盖的做法,摆清楚是对宋江已露眉目之屈膝路线的摒弃。

果真不出晁盖所料,梁山泊举哀未已,众兄弟泪犹在面,宋江就改聚义厅为忠义堂,把梁山从新分为六个大寨,给众将从新分派工作,布令祥明,显然是蓄谋已久。接着又以居丧百日为由,耽延报仇,然后无事逢僧闲话,东拉西扯打闲岔,就是要淡化晁天王在梁山的影响。不虞与宋江打闲岔的僧人,说起河北玉麒麟的台甫,让宋江心生一计。

宋江最所作最歹毒的事,就是赚卢俊义上山,平白把一个大好人酿成强盗。而他呕心沥血说合卢俊义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于林冲。把卢俊义一个新人推在前台,架在火上烤,也能够转化矛盾,宋江此举,用意极深。

第一、卢俊义的技艺,不在林冲之下,足可敌得住史文恭。

第二、卢俊义是清白之身,与梁山英雄都无交游,无法形成本身的圈子。

最主要的是第三点,卢俊义没有经由那首藏头反诗的考试,证实这家伙智商堪忧,对照好掌握。像卢俊义这种具备上述三项特征,买卖能力超强,不懂拉帮结派,对向导不组成威胁,又跳不了槽的人,宋江用着天然宁神。

恰是:人怕出名猪怕壮,防火防盗防不了宋江。台甫府的首富卢俊义,履历几番生死,受尽万般熬煎,财为梁山所取,人被宋江所挟,情不自禁,意冷心灰,只能情愿给宋江当枪使。他刚到梁山,无尺寸之功,宋江就高调公布,要推让卢俊义为盗窟之主。这出双簧,显着是演给林冲看的,就是让林冲领略,梁山的一把手是谁,只能由他宋江说了算。等卢俊义侥幸捉了史文恭,宋江一边假惺惺地要让位,以示未忘晁盖绝笔,一边又放置李逵等人搅局闹事,使卢俊义更加悚惶不安,只能唯宋江的亦步亦趋。

这还不算完,宋江又放置了马军五猛将一职,以降将关胜排在林冲之上,把林冲降为一个通俗的战将,成功地把隔离出了梁山的向导层。总之,卢俊义上梁山,让林冲深受其害,这就是江湖!接着宋江又重用降将,亲信花荣秦明李逵王矮虎等直系,疏远鲁智深武松杨志的二龙山,以及史进朱武少华山等势力,实现了对梁山的周全掌控。

纵观全书中,林冲和卢俊义从无交集,关系显得非常微妙,就是这个原因。林冲正本就不贪恋权位,无所得之,无所失之。只可怜卢俊义身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被宋江给坑惨了。

后来燕青劝卢俊义知难而退,远引高飞,可他还要跟宋江,直到被宋江给坑死。而林冲称病留在六和寺,被武松照看着,远离了荣辱是非。可见仅见识这一块,卢俊义比林冲就差远了。他固然职场成功,稳坐梁山第二把交椅,可价值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