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挟皇帝以令诸侯不是曹操最先想到的,确是曹操最先办到的

2019-06-12 14:19暂无阅读:962评论:0

挟皇帝以令诸侯是曹操完成的,然则在曹操之前有好几小我都有机会,一个是袁绍,一个是刘表。

东汉末年,先有八常侍之乱,引来董卓入京,废了少帝,立了汉献帝。此时的世界诸侯,为了驱除董卓,构成关东军联盟,选举有“四世三公”名头的袁绍做了牛耳。董卓怕洛阳不保,再说西边是董卓的家乡,情急之下放了三天大火烧了洛阳城,带着年幼的汉献帝跑到西安去了。这时王允又结合吕布杀了董卓。然则董卓旧部打着替董卓报仇的灯号,杀了王允,赶跑吕布,掌握了汉献帝。时间不长董卓旧部中的李傕和郭汜起了内讧,竟然打了起来。汉献帝乘隙就想逃回洛阳。

王朝衰败,群雄并起,东汉皇帝流落四方,饮食起居竟然形同乞丐。此大势力最大的应属袁绍了。袁绍的谋士沮授再次提醒袁绍要把汉献帝这面旗号抢到手。他说:“将军生于宰辅世家,以忠义匡济世界。今朝皇帝流离失所,宗庙受到毁坏。而州郡牧守以兴义兵为名,行兼并之实,没有一人起来守卫皇帝,抚宁公民。现将军已经粗定州城 ,应该早迎大驾。在邺城定都,挟皇帝以令诸侯,蓄戎马以讨不臣。那时,还有谁能抵当!”沮授的定见遭到郭图、淳于琼的否决,他们说:“汉室衰微已经良久了,今天要从新振兴谈何轻易!何况当前英雄各据州郡,士众动以万计,这时就是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的时候。若是我们把皇帝迎到本身身边,那么动不动都得上表请示。遵守号令就失去权力,不遵守就有抗拒诏命的罪名,这不是好法子。”沮授又语重心长地奉劝:“迎皇帝不光相符道义,并且是相符当前需要的重大决议。若是我们不先脱手,必然会有人抢在前头。取胜在于不失时机,成功在于迅速神速,进展将军考虑。”袁绍一小我威风习惯了,如果汉献帝来了,本身还得早请示晚报告的,不如一小我说了算,所以袁绍最终没有采纳沮授的定见,乃至失去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在汉献帝还在会洛阳路上之时,就先派了董承去洛阳建筑销毁的宫殿。虽说其时还有这汉庭的称号,然则一穷二白,钱成了汉庭最大的难处。这时的汉献帝想起在荆州的刘表。 在荆州时代,刘表恩威并著,招诱有方,使得万里肃清、群民悦服。又开经立学,爱民养士,自在自保。可谓粮多兵广,又是汉室宗亲,若是此时的刘表能拯救汉献帝,并辅佐他,也可达到挟皇帝以令诸侯的境地, 然而刘表为人道多疑忌,好于坐谈,立意自守,而无四方之志。致使刘表也失去了这个主要的机会。

比拟之下曹操则武断多了,有谋士献策说道:“挟皇帝以令诸侯。”他以高度的政治敏感,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马上派上将夏侯淳率兵前去救援。待救到汉献帝后又想尽法子将汉献帝接到了大本营许昌。

汉献帝原本栖身在洛阳,曹操感觉只有把汉献帝弄到身边才能高枕而卧。于是他托言无粮供给,将汉献帝顺利接到了许昌。汉献帝也没有想到,在这杂沓的年头居然还当真有人缅怀他,尊奉他。君臣相见,都感伤万分。此后时起年号建安迁都许昌,录用曹操为上将军,上将军这一官职其意义已远远凌驾其他的朝廷官员。曹操的权力正当化了。

这也是他能够在英雄辈出的东汉末年,越战越强的原因之一。